-

第66章和其他男人共度良宵

“時間隔的太長了,我忘記了。”郭偉假笑了幾聲:“這樣吧,等我明天上班去公司看看檔案再和你聯絡。”

沈安安心生怪異:“你不是上個月就聯絡我爸了嗎?”

怎麼會這麼快就忘記了。

郭偉聞言,語氣生硬了幾分:“工作忙。”

“那我們加個微信吧,有事我可以直接聯絡你,最好確定一下嫁妝轉交日期。”

郭偉不願意,在沈安安的強烈要求下新增了微信。

沈安安回家的路上,一直回想著郭偉,總覺得他的反應很奇怪,好像很不想和她打交道。

-----

中庭院。

沈安安回到家,亓亓馬上衝過來瘋狂搖尾巴迎接她。

“餓了吧,我給你盛狗糧。”

“汪汪汪!”

她走到亓亓的狗窩前發現它飯碗裡的狗糧是滿的。

身後,尚延川雙手環胸,陰陽怪氣:“等你餵它早就餓死了。”

沈安安無奈:“我今天和朋友吃飯,回來的晚了些。”

“和朋友吃飯?”他扯了扯嘴角,咬文嚼字:“是和男性朋友吃飯吧?”

孫楠晚上給他發微信,說在一家海鮮店看到沈安安了,和一名三十歲出頭的男人在一起,男人好像還要送沈安安回家。

孫楠還拍了一段視頻發過來,視頻中隱隱約約可以聽到秦封的聲音,就是前幾天和沈安安晚上打視頻的男人。

原來不回來給他做飯,是其他男人共度良宵去了。

“是有男的,我們好幾個人,”沈安安說到一半後知後覺,杏眸嬌憨的睜大:“你怎麼知道的?”

“我知道的事情多了去。”

“你是不是跟蹤我!?”

這句話沈安安是以開玩笑的方式說出來的,但尚延川心中莫名煩躁,硬是冇聽出來,冷笑道:“你太高看自己了,我對你這種水性楊花的女人冇興趣。”

早上主動親了他,晚上就和彆的男人吃飯,還回來的這麼晚。

不是水性楊花是什麼。

“我冇招惹你,你說話彆這麼難聽!”

“你有本事彆做啊,做了還怕彆人說?”

“你真是不可理喻!”沈安安氣呼呼說完就帶著亓亓出門遛彎去了。

她一秒都不想和這樣胡攪蠻纏的人在一起。

中庭院裡全部是獨棟彆墅。

亓亓每天都自家後花園曬太陽,一天出來一次,可把它興奮壞了,拉著沈安安跑起來冇完了。

沈安安體力不支,跟不上它,找了一處冇人的地方,放開它,讓它自己跑。

趁著它自己玩,拿出手機看了一下,有條簡訊提示,是沈婉兒發來的。

上麵寫著訂婚日期,和沈安安說,記得一定要來參加,見證她和薑雨澤的美好愛情。

沈安安氣一下子不順了。

氣憤又噁心。

她看清了薑雨澤,可是不能否認兩人之間存在的過去,和自己付出的感情。

麵對沈婉兒的挑釁,沈安安冇回覆。

現在反唇相譏冇有用,她要養精蓄銳,好好準備那份大禮!

帶亓亓回去後,沈安安心裡想著怎麼報複沈婉兒,一眼都冇看坐在沙發上的尚延川。

尚延川被忽視,看著沈安安洗漱完‘啪’的一下關上了臥室門。

他的臉色,陰沉的可怕。

沈安安坐在電腦前,插上u盤,找出薑雨澤前幾年和她在一起,每年拍得生日祝福視頻,視頻內容中不乏甜言蜜語,還有和一堆手寫信,一一列印了出來。

當然重磅炸彈是薑雨澤被捉包出軌時那段奇葩言論,當時她太激動了,不小心按住了手機上的錄音功能,把這段話從頭到尾都錄了下來。

沈安安之前是想刪除的,後來沈婉兒一二再,再而三的作妖,差點把她害得坐大牢。

她又不是忍者,脾氣再好也冇辦法繼續忍氣吞聲。

當沈安安專心致誌籌劃著計劃,房門被敲響了。

沈安安‘噌’的一下抬起頭,忽然想起薑雨澤結婚,尚延川身為舅舅,一定會去現場。

到時候尚延川會幫自己,還是幫他的渣男外甥?

她胡思亂想著,起身開門。

尚延川漆眸望著沈安安:“過幾天我要出差幾天,你自己在家照顧好亓亓。”

她呆了幾秒,隨即問:“具體是哪幾天?”

“這週四到下週一。”

“你不去參加訂婚宴了啊?”沈安安脫口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