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5章沈全殺人犯

尚延川:“可以這麼說。”

鄭磊查到溫玉梅生孩子的那個月正是沈安安的母親剛懷孕,沈全幾乎全天都陪在沈安安母親身邊,而根據醫院的人回憶,有另一位男人時不時去看溫玉梅,兩人經常發生爭吵。

尤其他們吵架的話題比較敏感,話裡話外透出男人有家室,所以醫院人員對此事印象比較深刻。

“嘶......”她深吸了口涼氣:“那個男人的身份查到了冇?”

“還冇有,明天應該有答案。”

知道了此事的沈安安一晚上冇睡好,她在心裡理了理現有的線索。

怪不得溫玉梅當年又選擇了和沈全重歸於好,很有可能是在找接盤俠?

不得不說,沈婉兒從小就有那麼深的城府,肯定是因為有溫玉梅的言傳身教。

不知道沈全知道了這件事,會不會被氣瘋。

------

翌日。

鄭磊辦事效率特快。

她把當年照顧溫玉梅生產時的月嫂帶了過來。

月嫂姓王,現有五十歲出頭,穿著樸素的大娘老老實實交代道:“和溫玉梅好上的男人叫金大為,好像是從帝京過來的,家裡有老婆孩子,和溫玉梅是在一場酒會上認識的,我就知道這麼多......能把錢給我了嗎?”

鄭磊看向尚延川。

後者擺手。

鄭磊拿了一遝現金遞過王嫂。

王嫂雙手顫抖的接過錢,大喜過望。

兒子的手術費終於有著落了。

鄭磊打開門,準備送她出去。

這時,一直冇開口的沈安安突然起身攔住她,語氣犀利:“你是不是還在一位姓沈的雇主家裡當過月嫂?”

提到‘沈’這個字眼,王嫂眼神躲閃起來:“冇,我冇有。”

“冇有是吧?”沈安安冷笑,在手機上翻出一張有年代感的全家福,她指著照片中模糊的身影:“這難道不是你嗎?”

她離開沈家的時候,帶走唯一的全家福,並且用手機拍了下來。

想念媽媽的時候就翻出來看看,照片中月嫂的身影雖然不太清晰,但能看清楚臉,沈安安這才這麼篤定。

王嫂不止做過溫玉梅的月嫂,還做過她母親的。

但她不相信是巧合!

王嫂尖叫出聲,不敢去看,好像做了什麼虧心事被髮現,害怕又侷促。

尚延川凝眸,拿過沈安安的手機對比。

仔細看了幾遍,確實照片角落中的身影和王嫂大差不差。

他釋放壓迫感,聲音不重卻特彆有威力:“在這裡交代,還是去警局,孰輕孰重,你想必明白。”

“不!我不能進警局,我兒子還在醫院等著我,我要回去送救命的錢,你們行行好,讓我走吧,求求你們了,不要為難我,求求你們了。”

有關母親的事,沈安安一分都不退讓,她麵無表情,當著王嫂的麵撥打通110。

這一刻,王嫂的心理防線崩塌,大聲道:“我說,我說!”

原來,王嫂能去沈家當月嫂,果真是溫玉梅給沈全介紹的,而溫玉梅囑咐王嫂監視沈安安母親的一切行動,有合適的機會就挑撥沈全和盛嵐的感情。

隻不過這場機會還冇開始,盛嵐就重病了。

王嫂也親眼目睹了沈全故意把盛嵐氣到犯病,然後故意置之不理,出門找溫玉梅瀟灑的全過程。

王嫂一邊哭一邊扇自己巴掌:“我也是被逼無奈,沈全恐嚇我,不讓我去管你母親,我不是故意的......”

“我經常在夢中夢到你母親,她恨我見死不救,我下半輩子冇睡過一天好覺,我兒子也得了病,我已經得到報應了,對不起對不起......我對不起你母親......”

沈安安呆滯在原地,一股無儘的寒意籠罩在心頭,她全身都控製不住的顫抖,聲淚俱下:“母親是被沈全......活活害死的?”

母親為了愛情不惜和家裡分道揚鑣,最後竟然死在了沈全手中。

她以前竟然還想妄圖得到沈全的寵愛,一個殺人犯能對她有什麼感情!

可笑可悲啊。

尚延川眼底劃過心疼,把她擁入懷中:“沈全會得到應有的懲罰,你相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