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2章或許,她不該那般惡意揣測林欣妍。

沈安安問她什麼事情,可以現在就說,她冇再回覆。

林欣妍約定的時間是在臨近下班前一個小時,她想了一下,還是起身乘電梯下樓。

就在樓下,幾步的事情,浪費不了多長時間。

大廈外。

林欣妍舉著一把傘安靜等待著,她氣色看起來很不好,外麵披了一件毛絨衫,隱隱約約能看到裡麵的病號服,直接從醫院出來的。

沈安安挑眉:“有事情?”

“恩,不好意思又打擾你了。”

“直接說事吧。”

“我最近一直在醫院做化療,冇時間照顧奧利奧,把它一直放在寵物店裡我不放心,可以請你和延川幫忙照顧一段時間嗎?”

沈安安第一反應想拒絕,如果把奧利奧接到中庭院,豈不是又帶給林欣妍和尚延川接觸的機會。

“你放心,我每週最多去看奧利奧一次,等我第一階段的化療結束後,我就會把奧利奧接回來,保證不會越界,打擾你和延川的感情。”

沈安安盯著她那張極度坦率的臉,不知道為什麼,越想拒絕了。

這樣想著,也準備這樣說。

“我覺得......”

突然,林欣妍猛地朝她推了一把。

沈安安猝不及防,踉踉蹌蹌往後退了好幾步,期間眼睜睜的看到齊莉拿著一把水果刀發了瘋般刺傷了林欣妍的手臂。

齊莉不甘心,快速把水果刀從林欣妍身上拔出來,再次朝著沈安安撲去。

好在沈安安反應敏捷,加上巡邏的保安路過,很快把齊莉控製住。

“都怪你,是毀了我的人生!”

“要不是你,鐘姐一走,我就是策劃部的老大,你知道我努力了多久才麵試進來的嗎!”

“現在不止斐光不要我,其他公司也冇人要我,我家就我一個賺錢的,你就是要逼死我!”

“這回你滿意了嗎!!”

齊莉聲嘶力竭的發泄著,抱怨著上天的不公平。

她吃了那麼多的苦,做了那麼多的事情,這個賤人纔來了不到半年,怎麼能和她平起平坐!

可沈安安已經無心管齊莉,她脫下自己的外套,捂在林欣妍源源不斷往出湧血的傷口,手指微微顫抖,快速撥通了120。

經過醫生的搶救,林欣妍的傷口不至於要命,但她是血癌患者,很容易出事。

一場簡單的手術進行了四個小時。

尚延川得到訊息後,一直陪著沈安安在手術室外麵等待著。

“病人情況穩定了,不過她這樣特殊的患者,還是要多加關心照顧,應該分多些精力在她身上,更何況她還是為你擋了一刀,這樣的友情也好,親情也罷,你要學會感激。”醫生從手術室走出來對沈安安囑咐著。

沈安安垂下了眼,心生愧疚:“我知道了,謝謝您。”

或許,她不該那般惡意揣測林欣妍。

今天如果不是林欣妍,現在躺在手術室的人就是自己了。

尚延川察覺到她的情緒,大手攬住她的肩膀:“這件事不怪你。”

沈安安複雜歎息:“道理我懂,可是如果不是我,林欣妍也不會受傷......”

尚延川微微蹙眉,深邃的漆眸閃爍,不知道在想什麼。

沈安安拉著他的手:“我們去給林欣妍買點吃的吧,等她一會兒麻醉過去了,醒來就可以吃。”

“恩。”

兩人在買飯的路上,沈安安說起來了林欣妍想讓他們幫忙照顧奧利奧的事情。

尚延川麵色無異:“你決定。”

沈安安笑了笑,腦袋依偎在他肩膀上:“還好有你陪著我。”

沈安安打了一些清淡的菜係和營養湯,再次回到病房,林欣妍已經醒了。

林欣妍虛弱的朝他們笑笑:“你們還冇走啊,工作不是很忙嗎,快回去工作吧。”

“冇事,不知道你喜歡吃什麼,隨便買了點。”沈安安把餐盒放下,停頓了一下:“我幫你找好護工了,住院期間的一切費用到後續保養之類的,我全部負責,你把奧利奧接回去,直至你傷口徹底痊癒。”

林欣妍笑得一臉溫柔:“太好了,奧利奧可以重新和亓亓一起玩了。”

-------

按照林欣妍提供的地址,從寵物醫院接上了奧利奧。

它的毛色和體型都和亓亓差不多,有區彆的是,它的眼神和體重。

奧利奧的體重至少比亓亓少十斤,還有它的眼神,一看就是非常機靈聰明的狗狗。

晚上沈安安帶著兩條狗狗出去遛彎,在小區裡碰到了秦封。

秦封帶著金絲框眼鏡,身上穿著薄款羊絨衫,懦雅又有風度,他語氣驚喜:“冇想到真能在這裡碰到你。”

沈安安失笑:“你故意來和我偶遇的?”

秦封之前送過她一次,知道她在中庭院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