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0章愛屋及烏,心中有執念

鄭磊猶豫了一下,把手裡的茶盤遞過去:“我泡了兩杯菊花茶,清火的。”

沈安安頷首,深吸了口氣抬手敲了敲門。

“進來。”

尚延川的聲音傳出來,讓她安全感迴歸。

有他在,自己不用怕。

沈安安推門進去,尚延川坐在辦公桌前,他帶了一條天藍色的領帶,襯著年輕俊朗,他看到進來的人是沈安安,鳳眸上揚。

南晨嶽也注意到了沈安安,當即繃直了身體,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她,喃喃自語:“像......有點像。”

兩人外貌上也就有四五分像,更多的是氣質像。

盛嵐去世的時候比她大不了幾歲,在南晨嶽心裡,他心愛的女人一直是年輕漂亮的模樣,就如眼前的小姑娘,渾身散發著青春靈氣。

“這位叔叔,我臉上有什麼東西嗎......”

沈安安看到南晨嶽直勾勾盯著自己看,有些怕怕的,更多的是莫名其妙。

南晨嶽意識到失態,連忙收斂起視線,乾咳了幾聲。

“不好意思,想到了一位故人。”

沈安安見他態度蠻好的解釋,就知道他肯定冇認出自己。

“尚總,今天我來的目的是來找沈安安,如果你非要包庇她,不讓她見我,我也無話可說,但有句話我想提醒你,如果婉兒以後受到沈安安的欺負,彆怪我找你麻煩。”南晨嶽把話題拉了回去,義正言辭道。

像極了為小輩討回公道的長輩。

沈安安:“......”

叔叔你睜大眼瞧瞧,我就在你麵前。

你眼神不好,心眼好像也不好。

每次都是沈婉兒故意找事在先,到底誰欺負誰啊。

尚延川手指有節奏的點著桌麵,語氣雲淡風輕:“這話反過來我也送給你,我不介意幫你教育教育沈婉兒。”

南晨嶽眉頭一豎,國字臉挺嚇人:“這麼說,你非要和我對著乾了?”

他的事業大部分在帝京,錦官城雖有小部分人脈,但肯定比不過尚延川。

不過今天他冇打算挑事,是來講理的。

“是你不明是非。”

南晨嶽臉色一青,下意識的想要維護沈婉兒,但又想起顧清品價沈婉兒的那段話。

他放緩了語氣:“這樣吧,你看好沈安安,我看好婉兒,誰也彆找誰的麻煩,如果讓我發現沈安安故意挑事,我不會對她客氣的。”

尚延川冷笑:“同理。”

南晨嶽點頭,他知道婉兒脾氣差了點,但也不至於故意去欺負彆人。

事情算是達成了一致。

南晨嶽走後,沈安安語氣困惑:“看樣子他真的是沈婉兒正兒八經的乾,爹。”

尚延川眸色深沉,突然道:“沈婉兒比你大幾個月?”

“對,”沈安安咬牙切齒:“沈全婚內出軌。”

“有冇有可能南晨嶽對沈婉兒這麼好是因為她母親?”

沈安安一怔:“有可能,那麼這樣說沈全有可能被綠了?沈婉兒其實是南晨嶽的孩子?”

“不確定,一個男人四十多歲未娶妻生子,拋開性取向的問題,隻能是心中有執念。”

沈安安似懂非懂:“南晨嶽因為喜歡溫玉梅,所以對沈婉兒愛屋及烏嗎?那既然這樣的話,溫玉梅直接選擇南晨嶽不就得了,畢竟南晨嶽比沈全有錢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