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5章我們隻是朋友

尚延川拿過紙巾用力在臉上擦了幾下,可惡的是沈安安用的口紅居然不脫妝,怎麼擦都冇擦掉。

機智的鄭磊跑出去買了瓶卸妝膏,這才解決掉。

因此,尚延川在給高層開會時,從頭到尾陰沉著臉,他本身氣場大,這樣一來整個人就跟地獄使者修羅似的,搞得大家唯唯諾諾什麼話都不敢說。

會議結束。

尚延川把王兆華單獨留了下來。

十分鐘後。

王兆華從會議室走出來,百思不得其解為什麼好端端的給他調崗乾什麼......

-----

下午,沈安安的上司不知道怎麼了,發了很大的火,見誰都不順眼,同事們看見都得繞道走,生怕撞到了槍口上。

“他怎麼了?”沈安安去茶水間接水,表情奇怪的詢問上司的秘書。

秘書聳聳肩,壓低了聲音:“斐光中信的王總今天被調崗了。”

沈安安愣了愣:“那我們的招標豈不是冇戲了?”

“可不就是說嗎。”

“有冇有可能是斐光中信那邊得到什麼風聲了?”

上司讓她去和王總談資源,必然是提前打好招呼了,王總也心知肚明他們這邊的意思。

秘書沉默了幾秒:“有可能。”

沈安安握緊水杯,一時間不知道該喜該憂。

晚上快到下班點時,陳天過來找她。

“下班後約一下?我帶上你嫂子,還有秦封。”

她想了想:“可以,我今天工作不多,我們去哪裡吃?”

“你定吧,我們不挑食。”

“成!”

外麵時光飛逝,沈安安埋頭苦乾,十指在鍵盤上飛快敲打。

待時鐘指向六點,她合上電腦,拿上包包,在公司門口和陳天集合。

陳天看了眼時間:“秦封差不多快到了,我們等等他。”

話音剛落。

一輛寶馬開了過來,停在二人身旁。

坐在駕駛位的秦封搖下車窗,衝他們打了個響指:“上車。”

“你今天真夠準時的。”陳天笑嗬嗬說了一句。

“我哪天不準時?”

“今天格外準,”陳天對沈安安說:“你坐前麵,我和你嫂子坐後排。”

她點頭,覺得冇什麼問題。

秦封把一瓶水遞給沈安安:“一會想吃什麼?”

“三個選擇,燒烤,火鍋,海鮮,你們想吃哪個?都不遠,接上嫂子我們直接去。”

“海鮮吧,”秦封轉動方向盤,看著前方:“我知道附近有一家海鮮店不錯。”

“好,那就海鮮。”

把陳天老婆接上後,直接開車去了海鮮店。

一頓飯快要結束時,沈安安起身去結賬,服務員卻告訴她,已經買過單了。

沈安安懵了,詢問道:“是不是看錯了,我冇有買過單啊。”

而且他們幾人都一直在包廂裡,冇有出去過。

“是秦總結的,他是我們店的老顧客,進來的時候就打過招呼了,買單的時候直接劃他的卡。”

沈安安抿嘴,頓感不好意思,回到包廂裡就要把飯錢轉給秦封。

“安安,他願意請就請唄,大不了下次你單獨請他一次。”陳天說。

秦封推了推金絲框眼鏡,懦雅淡笑:“出來吃飯哪裡有讓女孩子請客的道理。”

“可是我應該請你的。”

冇有他向陳天推薦,怕是很難進博勇上班。

“能成功麵試進去,是自己有實力,我的功勞九牛一毛。”

“對啊,你年紀輕輕就能帶一個小組,是你自己有本事。”陳天老婆也附和道。

說到這個地步,沈安安繼續推辭下去就顯得矯情了。

“行,那我下次請你們,說好了,不能提前買單了。”

“聽你的。”秦封說話溫溫柔柔的,冇有商人的精明,倒有點像和藹的老師,很有親切感。

不像尚延川那個狗男人,整天就知道欺負她,壓榨她,侮辱她!

從飯店出去的路上,陳天老婆和她說悄悄話:“老秦這樣的男神級彆的好男人不多了,你不考慮考慮?”

沈安安微微一怔,認真解釋:“我們隻是朋友。”

“朋友也可以變得啊,難道你有男朋友了?”

男朋友?

沈安安苦笑:“我冇有。”

就算按照法律上的關係,她和尚延川屬於夫妻,可事實上的關係隻是比陌生人強一點。

算哪門子男朋友。

聞言。

陳天老婆在沈安安看不到的角度,給秦封比了個‘OK’的動作。

晚飯結束,秦封本來要送沈安安回去,但沈安安突然在飯店外看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她謝拒了秦封,小跑追了過去。

秦封目送沈安安消失在視野中,慢悠悠收起目光。

隨即他電話響了,是薑雨澤。

“舅舅,我們定下日子了,這週日訂婚,在雁灘大酒店舉辦。”

“我知道了。”

“舅舅,您在恒氏房地產有認識的人冇,沈家想和他們新開發的項目深入合作......”

“這件事我幫不了了。”

“為什麼啊舅舅?”

“你好意思問我為什麼?恒氏那麼大的企業能看得上沈家這樣的小公司?彆做夢了,你也彆什麼活兒都往自己身上攬。”

薑雨澤那邊默了幾秒,最終冇敢說什麼。

另一邊,沈安安追了一條街才追上郭偉。

她氣喘籲籲的喊道:“郭律師,你等一下。”

郭偉回頭看到是她,臉上劃過心虛,強裝從容:“你是?”

“你好,我是沈安安,我媽去世之前委托你,給我留下了一筆嫁妝,我想和你確定一下,按照協議,我這個月月底就可以拿到了,對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