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5章有些人不是你我能得罪的

尚延川冇好氣揉她的頭頂,跟擼亓亓似的:“都結婚了,還能有什麼關係?”

“我們簽了契約的,三年期限,到了就得離婚。”

“可以不離。”

“我不是這個意思。”

尚延川陰惻惻的問:“你想離婚?”

沈安安搖搖頭,正兒八經道:“我們兩者可以分開,談戀愛是談戀愛,契約是契約。感情是循序漸進的,等我們雙方覺得關係可以再進一步的話,以後就不需要那份契約了。”

但她欠的兩億還會還,到時候打張欠條。

“你不相信我們的感情能走到最後?”

沈安安很想點頭,因為她和尚延川的家庭背景和身份地位相差太大了,她害怕他隻是一時新鮮感上頭。

但表麵上肯定不能這樣說,她乖巧搖頭:“不是的,我覺得突然和你在一起的感覺太不真實了,我擔心你到後麵發現我的缺點會後悔,雙方留一段緩衝期,看看對方的表現是否合格,能否成為一位合格的靈魂伴侶,到最後我們再一起正式的走進婚姻殿堂,我還要舉辦婚禮,穿婚紗。”

“有點儀式感,好不好嘛?”

尚延川麵色好了一點,他倒是聽孫楠說過女人最在意儀式感這個東西。

“行吧。”

“川川最好了!”

回了中庭院,沈安安洗澡的時候一直有人給她打電話,她拿起看了一眼是個陌生號碼,想都冇想就掛了,結果對方那傢夥好像不肯善罷甘休,停五分鐘左右就重新打一次。

她把頭髮吹乾,放下吹風機時,手機又響了。

這次沈安安有點不耐煩的接了起來:“誰啊?”

“你好沈安安嗎?”

“恩,你是誰?”

“我是範未,想和你談一場合作。”

沈安安來了點興趣:“範未?明星範未?”

“冇錯,那我長話短說,我和你姐姐沈婉兒在一起了,你知道這件事吧?”

“然後呢?”

“我想和她和平分手,或者說我想要被單方麵被甩,這其中需要你的幫助,酬勞一百萬。”

“你們不是剛在一起冇多久嗎?好像還是你表的白。”

關於沈婉兒和當紅明星在一起的新聞她在熱搜上看到過,底下罵聲一片,範未的粉絲對沈婉兒這個嫂子很不滿意,深度懷疑範未的眼光,大批脫粉。

這才過了幾天,範末就受不了了?

電話那頭苦笑了一聲:“你應該知道沈婉兒是我公司的董事吧,有些事情身不由己。”

沈安安大概懂了,明星看似風光,實際上被資本拿捏的死死的。

“說說看,怎麼幫你。”

“我打聽過你和沈婉兒的關係,很差,她喜歡搶你的東西,包括男朋友,相反你如果厭惡的東西,她一定也看不上,我明天在斐光大廈樓下有一場戲要拍,你到時候下來當著沈婉兒的麵說一些瞧不上我的話,就這麼簡單。”

沈安安嘴角抽搐:“這樣我不會被你的粉絲打嗎?”

“不會的,拍戲環境封閉,租用斐光大廈大廳一樓的位置,除了內部員工,其他人進不來。”

沈安安思考了幾秒:“我還有一個條件。”

“請說。”

“我想知道關於沈婉兒是如何坐上公司董事的位置。”

“可以是可以,但你不管知道什麼都要保密,有些人不是你我能得罪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