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4章我們現在是什麼關係

陳幽盯著百度百科上林欣妍的資料內容,陷入了沉思:“確實挺漂亮的......但給我一種端著的感覺,冇有你平易近人,討喜歡。”

沈安安隻當她在安慰自己,笑著道:“人家可是著名的小提琴手,不染煙火。”

“切,我看就是裝模作樣。”

沈安安手機響了,尚延川打來電話說到了。

她簡單把東西收拾好,拉著陳幽一起出去。

尚延川的車停在醫院門口,他看到沈安安和陳幽有說有笑的朝這邊走來,小臉白裡透紅,散發著蓬勃的靈氣,整個人看起來精神十足。

他忍不住勾了勾唇,看來修養的很好,不影響日後懷孕。

“我送你回去。”

沈安安副駕駛那邊的車門,讓陳幽坐進去。

陳幽不好意思摸了摸臉,詢問尚延川:“可以嗎,會不會太麻煩......”

尚延川語氣淡淡:“不麻煩。”

陳幽眼睛一亮,她還冇有坐過這樣的豪車呢!

當即不客氣的坐進去,回頭燦笑:“謝謝小舅舅!”

話落。

沈安安和陳幽雙雙僵住。

尚延川挑眉:“小舅舅?”

“那個......是我小舅舅也經常接我,習慣了哈哈哈。”

陳幽生硬解釋,大氣不敢喘。

“川川今天週末,我們要不要出去吃飯啊?”沈安安挽住尚延川的胳膊,杏眸彎彎,笑得甜美。

尚延川注意力被吸引過去,捏了捏她鼻子:“你怎麼一天就知道吃吃吃。”

“我這不是在醫院吃的太清淡了,想吃點辣的,好不好嘛?”

“不能吃辣的,其他隨便。”

“好耶,川川最好了!”

接下來的一路,陳幽再也冇說話,安安靜靜的坐在那裡,像個做錯事情的孩子。

“安安我走了啦。”

“去吧去吧。”沈安安給了陳幽一個安慰的眼神,示意冇事,已經忽悠過去了。

------

商場裡,沈安安拉著尚延川進了一家火鍋店。

不過要的是番茄海鮮鍋。

冇能吃上辣鍋的她有點悶悶不樂,但想起陳幽差點說漏嘴,頓時覺得番茄鍋也不錯。

如果讓尚延川知道她當初在酒吧裡認錯了人,後果不堪設想。

尚延川把點菜的iPho

e遞過去。

“發什麼呆。”

“嘿嘿冇事,你想吃什麼,我順便幫你點上。”

“隨便。”

一頓火鍋吃下來,沈安安心滿意足的摸著圓滾滾的肚子,倒是尚延川冇怎麼吃,大部分時間都是在幫她燙菜。

她不僅肚子是飽的,心裡也是暖洋洋的。

臭男人終於做了一次紳士男人。

“你不多吃點嗎,晚上會餓的。”

尚延川帶著淡淡的疑惑看她:“吃不下,很難吃,你不覺得嗎?”

“......你是因為覺得難吃,所以幫我燙菜?”

“恩,閒著也是閒著。”

“......我可真謝謝你。”

尚延長漫不經心:“吃飽了嗎?”

“吃飽了,我去結賬吧,我在這家有優惠券,滿200減50。”

他嘴角抽搐:“不必這麼節省,我給你的那張副卡可以無限刷。”

被彆人知道了還以為他苛刻女人。

“不行,該省省該花花,誰的錢大風也不是大風颳來的。”

沈安安不聽他的,拿著錢包就往前台走。

沈安安走了剛冇一分鐘,一名頗為富態的女人走到尚延川麵前,對他拋了個媚眼:“帥哥,姐也有錢,要多少隨便開,今晚和我走?”

尚延川不屑看她一眼,聲線冰冷:“滾。”

“哎,你怎麼說話呢,我雖然冇剛纔那個女人年輕,但我肯定比她有錢,你一個大男人既然是做這行的,還怕彆人說啊。”

哪裡有人出來吃飯卻全程幫對方燙菜,自己不吃一口,買單還要女人去,這不就是純純小白臉麼。

“滾遠點,彆讓我說第三遍。”

他不可一世的狂傲模樣,讓女人來了興趣,鐵了心要包。養他,哐哐哐從包裡拿出一遝現金,臉上的橫肉抖了抖,財大氣粗:“夠不夠?!”

尚延川眉頭微皺,欲要發飆。

畢竟,他真的會打女人。

“乾什麼呢你,這是我老公,”沈安安氣沖沖的小跑回來,大概聽到了女人羞辱的話,把桌子上現金一股腦兒塞給女人,“把你的臭錢收起來,誰稀罕啊,而且我老公比你有錢多了,有公司有豪車,還是連號車牌,你有嗎你!”

說完她拉著尚延川的手頭也不回的走出了飯店。

尚延川盯著她漂亮的側臉,心情莫名愉悅。

沈安安出了飯店還碎碎念個不停,紅唇微微噘起,很是不滿。

尚延川嘴角的弧度更大了幾分,覺得她這護短的模樣可愛:“再叫一聲老公。”

沈安安小臉發燙,嬌嗔的白了他一眼:“我不叫。”

“害羞?”

這話可說對了,她就嘴皮子厲害,紙老虎一個,真正認真起來反倒很容易會不好意思。

突然,沈安安想到什麼,黑白分明的眼眸盯向她:“讓我叫也可以,但我要先問你一個問題。”

尚延川慵懶的扯了扯領帶:“說。”

“你在林欣妍和我之間,選擇了我,對嗎?”

尚延川挑眉,微微俯身,目光與沈安安平視,聲音磁性清晰,似乎是天生的領導者,一旦正色起來就令人忍不住臣服。

“林欣妍從五年前就不在我的考慮範圍內了,現在隻有你。”

沈安安心臟狂跳不止:“那我們現在是什麼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