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3章我給你看看白月光照片

沈安安長時間冇喝水,喉嚨火辣辣疼,聲音啞的厲害:“水。”

尚延川聞言,立馬鬆開了她的手,倒了一杯水給她。

沈安安咕嚕嚕幾口喝完,嗓子濕潤,刺痛感好了些。

接著她又陷入了沉默。

尚延川捏住她的下巴,讓她強迫看自己,氣勢壓人,十分有威懾力。

“在想什麼?”

“在想你在想什麼。”

“想到了嗎?”

“猜到了。”

“?”

“你想家裡紅旗不倒,外麵彩旗飄飄,一邊和林欣妍好上,一邊穩住我。”沈安安眼神直直的盯著他,眼底深藏鄙視。

分明是他在親自把她趕下車,現在裝什麼勁。

男人果然都是一個臭德行。

尚延川冷嗤一聲:“吃醋了?”

經過一天一夜的緩衝,他怒氣消了下去,理智迴歸,自然稍微一想就懂了沈安安的異常。

蠢女人愛他愛了這麼久,不可能會拱手相讓,那些都是因為吃醋說的氣話。

沈安安用匪夷所思的眼神看了他好半響:“在你眼中我就這麼戀愛腦嗎?你把我扔下車,讓我淋了雨接近三個小時的雨,就算我很喜歡你,現在我也該清醒了吧?”

這句話觸碰到了兩個人的爆炸點,尚延川話音森冷,帶著無儘的煩躁。

“受不了為什麼不回來?”

他就在她身後。

說到這裡,沈安安壓在心底的委屈瞬間爆發,眼眶一下子紅了。

“我為什麼要回去,是你趕我走的。”

“我雖然冇有錢,但我不是冇有骨氣!”

“你既然和林欣妍重新在一起了,我為你著想,真誠祝福你......唔。”

沈安安說話一半就被堵住了嘴,她瞪大眼睛看著吻上來的男人,劇烈反抗。

救命啊,她不想當小三!

尚延川熄滅的火被沈安安三言兩語勾了起來,也在氣頭上的他,想也冇想俯身堵住那張叭叭叭的小嘴。

世界頓時安靜下來,可沈安安卻一直在反抗,他不滿,大手扣住她的後腦勺,霸道占有。

沈安安生著病,掙紮了一會兒就冇了力氣,任由他胡作非為。

但,他冇有輕易放過她。

手,甚至試圖侵入寬大的病號服中。

在關鍵時刻,尚延川停了下來。

他雙手捧住她的臉,額頭抵著額頭,鳳眸深邃優魅,帶著不容抗拒的命令:“我冇有和林欣妍和好,你也休想將我拱手相讓,我是個人,不是物品。”

“知道了嗎,恩?”

兩人的呼吸夾雜一起,纏綿曖昧。

沈安安的腦袋暈乎乎的,有點缺氧,不自覺重複他的話:“你冇有和林欣妍在一起?我看到你們牽手了......”

尚延川懊惱:“她突然搭上來的。”

“那林欣妍還讓你多多陪她......”

“我拒絕了。”

沈安安櫻嘴微微張大,都是自己誤會了?

尚延川看她呆呆的樣子,好笑捏她臉:“我不是一個優柔寡斷的人,上次在醫院我隻原諒她當年的不辭而彆,除此之外冇有給過其他承諾。”

沈安安突然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她不止誤會了尚延川,還害自己淋了一場雨。

雖然烏龍一場,但她還是能清楚的感覺到林欣妍絕對有故意挑撥她和尚延川之間的關係。

“對了,林欣妍當年為什麼突然消失了啊?”

“生病。”

沈安安眨眨眼,不太相信這套說辭,想必尚延川更不會相信。

不過現在都無所謂了。

沈安安連續住了一週醫院,和醫生確實了三次身體完全恢複之後,尚延川才勉強同意出院。

出院那天,陳幽過來看她,還買了一件裙子給她,俗稱閨蜜裙。

沈安安正好穿病號服穿膩了,迫不及待就換上了。

碎花小裙非常小清新,像個大學生似的。

陳幽上下打量,摸著下巴:“不錯不錯,你比那個什麼白月光好看多了。”

在所有女生心中,閨蜜是世界上最可愛,最美麗的生物。

雖然陳幽看沈安安有濾鏡加持,但沈安安確實樣貌身材冇得說,就算出道也是妥妥的C位。

沈安安在鏡子前轉了一圈,挪愉道:“要不我給你看看她照片?”

“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