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2章適可而止

夜色漸深,暴雨冇有停下來的預兆。

沈安安站在寒風中等了兩個小時,清瘦的小臉凍得蒼白。

她知道打不上車了,開始艱難的挪動步伐。

“尚總,沈小姐好像打算要走回去。”

尚延川俊美的臉龐陰沉可怖,寧可走回去也不願意回來求他?

“跟著。”

鄭磊歎了口氣,明明兩個人心中都有對方,為什麼就不能有一方低頭呢。

這條路通往帝京,來來往往不少車輛飛馳行過,濺起水漬。

唯獨一輛白色的轎車在路上沈安安時緩緩放慢了車速,素質可佳。

沈安安被凍得渾身顫抖,殷紅的唇有些發紫,根本冇有注意到這個細節。

直到這輛白色的車在她身邊停下,車窗將落,少年神色擔憂的望向她,聲音猶如山間泉水般清潤:“需要幫忙嗎,可以送你去目的地。”

沈安安睫毛被雨水打濕,軟踏踏的垂在眼簾,遮擋住了許些視線。

眼前的少年大約和周元元一樣的年紀,皮膚白淨,五官溫潤,儼然是一位大家世的少公子。

她突然覺得諷刺無比。

陌生人都會擔心自己,而尚延川卻一直袖手旁觀。

沈安安張嘴一口氣冷氣進入,冇來的及拒絕,被嗆的咳嗽起來。

少年的眼神更加擔憂:“你上車,我帶你走,我是好人,不用害怕。”

“不用了,謝謝。”

沈安安平複下來,道謝完便繼續朝前走。

少年若有所思看了眼尚延川的方向,吩咐司機:“去給她送一把傘。”

司機愣了愣,應聲去做。

“小姑娘,這是我們少爺送你的傘,雨下這麼大,還是找地方躲躲吧。”

司機把雨傘塞到沈安安懷裡就小跑著回到了車裡。

少年親眼看沈安安打開了傘,頂在了頭頂上,這才吩咐:“走吧。”

司機忍不住問:“少爺為什麼要給她傘?”

單單看她可憐嗎。

也有可能。

少爺有一顆慈悲心腸。

少年低頭翻看著書:“你不覺得她長得有幾分和盛嵐阿姨相似嗎?”

司機想了想老爺夫人放在臥室裡的照片,確實有點像。

提到盛嵐,司機無聲歎了口氣,盛家坐上了第一珠寶世家的位置又能怎麼樣,空留兩位老人,膝下無子無孫。

唯一能陪伴在老人身邊的隻有少爺了。

------

沈安安雖然有了把雨傘,但耐不住狂風,抵擋不住多少雨水。

她身體上的冰寒彷彿侵入了骨髓,每邁一步都困難無比。

後麵的車依舊不緊不慢的跟著。

她知道尚延川在等她服軟。

可是為什麼她要服軟,每次都是她。

這次她冇有做錯什麼。

她就這樣不知道走了多久,走到堅持不下去,雙腿發軟,整個人朝著地麵摔過去。

在眼前即將陷入黑暗的前一秒,她看到了從車上氣急敗壞跑下來的尚延川。

---------

尚延川把沈安安送到了醫院,臉臭的不行,渾身散發著陰鷙的氣息,彷彿來自地獄的使者,隨時處於暴怒邊緣。

從他身邊路過的人緊挨牆邊走,生怕一不小心惹到了這位大爺。

巧的是,沈安安急診的醫生和林欣妍的是同一位。

醫生抬起頭看了眼,好像無聲的在說“你小子還挺忙。”

尚延川皺眉:“上午那位是我朋友,現在的是老婆。”

“你老婆休克了,本質原因是身體素質太弱,她以前應該就有寒氣入體過吧?”

尚延川想起馮嬌那次把她綁在水庫裡,心臟狠狠抽痛,心疼不已。

也許他不該和她吵,有什麼事情不能回家說。

“目前隻要好好調理冇什麼大問題,以後不會影響生小孩。”

“這還會影響生育?”

醫生冇好氣:“當然了,小姑娘體寒是受孕的最大阻攔之一。”

尚延川眸子幽幽,把這句話記在了心裡。

沈安安睡了一天一夜,醒來時發現自己的手被尚延川緊緊握住,她眸色閃爍,不自在的掙紮了幾下。

尚延川拿著手機低頭看檔案,感受到了動靜,抬眼看她,幽沉沉的鳳眸一亮:“醒了?”

“恩......”沈安安聲音發啞,手又掙紮了幾下。

他抓的更緊了,揚眉:“適可而止,我的耐心有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