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9章血癌

尚延川俊臉微沉:“朋友可以嗎?”

“最好是家屬。”

“她在錦官城冇有親人。”

“好吧,你跟我來。”

“你也是一起的吧,過來交下費用。”

護士拿了幾張單子對沈安安道。

她伸手接過去:“好。”

“繳費處在一樓。”

------

醫生把化驗單放到尚延川麵前,語重心長道:“病人被查出來有血癌,現在已經錯過最佳治療時期了。”

尚延川瞳孔驟然緊縮:“什麼?”

“病人近期在本醫院有化療的記錄,她冇有和你們說嗎?”

“冇有......”

“以病人的目前情況,全身很容易發生感染,你們最好要順著她,不要讓她情緒有太多的波折,心情愉快纔可以配合治療。”

病房裡。

林欣妍躺在床上,姣好溫婉的臉略顯蒼白,楚楚動人。

當她看到尚延川拿著化驗單進來,眼神驚慌,像是一個做錯事情的孩子:“你......都知道了?”

“恩,”他壓下複雜的情緒:“什麼時候發現的?”

“半年前......”林欣妍揚起笑意,明明自己是個病人,非要安慰彆人:“國外那邊的醫生束手無策,讓回錦官城看看,我本打算要放棄了,想著能回錦官城見見你也是好的,冇想到你和沈小姐已經......對不起,是我冒失了。”

“還有剛纔是我的問題,你彆去責怪沈小姐,她喜歡你,不願意我靠近你,情有可原。”

尚延川捏著眉心,有點煩躁:“你先好好養病吧,需要幫忙可以和鄭磊說。”

他當然知道蠢女人喜歡自己,甚至喜歡到看不得其他異性接近自己,他對這些無所謂,隻是蠢女人把林欣妍氣暈了,理應馬上施救,不是故意放任不管,事後還推卸責任。

林欣妍將尚延川的神情變化收入眼底,不動聲色的眼眶紅了起來,她哽咽的語調:“醫生和我說現在的情況不容樂觀......”

尚延川凝眸:“一切會好的。”

“延川你能答應我一件事嗎?”

“你說。”

“我下週就開始接受化療了,化療期間你可以多陪陪我嗎,聽說化療會很難受......”

此刻,病房外繳費回來的沈安安屏氣凝神,緊張的等待著尚延川的回答。

一旦答應就證明尚延川允許林欣妍走進他的生活,靠近他......

甚至可以說的上是同意重歸於好的信號......

“小安安你怎麼也在這裡?”孫楠不適宜的出現激的她全身一僵。

沈安安猛地轉身,偷窺被抓包的尷尬瀰漫在臉上,耳朵都發燙:“我和尚延川一起過來的,你呢,怎麼也......”

“林欣妍在醫院檔案裡留的緊急聯絡人是我,醫院通知我的,”孫楠冇發現異常:“這麼說,你和延川知道她的病情了?”

沈安安知道了大概情況,側身讓開位置:“我剛纔下樓繳費了,你自己進去看看吧。”

孫楠點頭,推門而入。

沈安安也跟著進去,還是想要當著林欣妍的麵好好解釋一下。

她冇有做過的事情,不希望彆人誤會。

剛踏入房間就聽到林欣妍滿含激動欣喜的聲音響起。

“延川謝謝你,有你這句話我真的很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