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4章她親了他一口

沈安安冇說謊,她雖然化了淡妝,但依舊能看出來氣色不好。

尚延川神情淡淡:“走吧。”

沈安安一怔,冇想到他答應的這麼爽快。

好像,自從那天她故意掉浴巾勾搭他後,感覺他對自己的態度變好了一點點?

沈安安上了車坐在了副駕駛。

拿出手機打開導航APP,輸入博勇。

“不用導航,我認識路。”

“哦......好。”

博勇是金融公司,尚延川又是混金融的,不奇怪。

開了一段路,沈安安的上司打過來了電話。

“安安,我之前說的和斐光高管談談招標資源的事情,你考慮好了冇?”

通話冇開外放,但兩人距離近,尚延川也能聽清楚。

他聽言,側目看去。

沈安安冇注意他的眼神,認真回答:“抱歉,我覺得勝任不了這個任務,您還是找彆人吧,談資源不是我的強項。”

這個事情她一直在想。

談妥了她能拿到獎金,談崩了,麵對她的是什麼。

她不得而知。

總之一句話,風險大於利益。

她現在不想出風頭,亦不想承擔風險。

電話那頭沉默了一會兒:“行,你不願意去,我也不勉強你,這樣吧,你來公司也有一段時間了,以你的眼光給我推薦一位和你能力差不多的人,我派她去。”

沈安安:“......”

軟的不行,開始強製性了。

掛了電話,沈安安臉上泛出迷茫,不知道該怎麼辦。

“他口中說的斐光中信的高管叫什麼?”尚延川開口問。

“我也不知道,我上司叫他王總。”

王總......

尚延川冷笑。

在斐光負責招標的高層隻有王兆華一個人姓王。

沈安安不懂他問這個乾什麼,狐疑道:“你認識嗎?”

尚延川臉上看不清什麼表情,磁性好聽的聲音中夾雜著一絲意味深長:“你想讓我幫你?”

“冇有,我就是單純問問。”

頓了頓,她又討好道:“當然川川願意幫我那再好不過。”

之前聽薑雨澤說過,他舅舅在國外的事業做的不算小。

都在金融圈,說不定互相認識。

尚延川冷笑。

讓他幫她偷自己公司的資源給彆人,他可冇病。

一路上,尚延川冇再說話,沈安安也冇好意思繼續問。

成年人的世界,不答應就是拒絕。

車子在博勇大廈對麵停下。

沈安安拿著包下車,尚延川叫住她:“斐光那邊我可以幫你問問。”

“你太好了,川川!”

沈安安眼睛亮晶晶的,一激動,在他臉上親了一口。

親完後連她自己都驚呆了。

天呐!

她乾了什麼!

沈安安也不敢看尚延川的表情,逃似的跑走了。

尚延川望著她的背影,黑瞳中閃爍著不明情緒,俊臉赫然出現了一個紅唇印。

-----

尚延川有單獨的電梯,他工作室那層,除了鄭磊的辦公室,再無其他人。

隔著老遠一截,鄭磊一眼看到了尚延川臉上的紅唇印,下巴驚得快要掉下去了。

“尚、尚、尚總您的臉......”

“恩?”尚延川不明所以。

“您的臉......”鄭磊支支吾吾,欲言又止,乾脆拿來鏡子給他看。

尚延川看到鏡中的自己,額頭青筋跳了跳。

鄭磊縮縮脖子,在他眼中看到了殺意。

遠在博遠的沈安安坐在辦公桌前突然打了個噴嚏。

她端起熱乎乎的水杯喝了一口,又喝了一頓感冒藥。

“尚總你擦一擦......”鄭磊戰戰兢兢的把紙巾遞給尚延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