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6章我從來就冇把博勇放在眼裡

休息室,空無一人。

沈安安悄悄給尚延川打過去電話,同時按下了錄音鍵。

她麵上不解的道:“不是去看內部采訪嗎,來休息室乾什麼?”

衛展反鎖住門,按捺不住的朝沈安安撲去:“是采訪啊,內部采訪,一對一的那種。”

沈安安早有防備,側身靈活躲過,不慌不忙:“你給了齊莉多少錢把她說服的?”

衛展一愣,有些詫異她這麼快就猜到了,冷笑一聲:“既然你已經看出來了,我就不裝了,冇多少錢,也就幾萬塊,錢不是重點,重點是我答應幫她收拾你。”

沈安安雙手環胸,衝他勾手指,一笑一顰又純又欲:“想收拾我?還等什麼,來呀。”

縱使衛展閱女無數,也實在招架不住她這樣故意引誘,恨不得馬上蹂,躪她一番。

“等著,看我馬上‘收拾’你。”

衛展一邊說著,一邊猴急的往下脫衣服。

等脫掉最後一件,門猛地被踢開。

尚延川逆光而站,柔和的光線打在身上,身材修長,眉眼矜貴,全身上下宛如鑲切了一層與生俱來的金光,彷彿神袛下凡。

雖然這是早就計劃好的,但此時此刻沈安安依舊忍不住為他著迷了幾秒鐘。

真帥啊。

這五官,這身材,真絕了!

尚延川盯著脫得跟泥鰍光溜溜的衛展,眼中閃過厭惡,脫下身上的西服蓋住沈安安頭頂上,遮擋住她的視線。

衛展麵色钜變,捂住關鍵部門,想要撿起衣服穿上,鄭磊卻手疾眼快的一腳把地上的衣服踢到門外。

他慌的一批,朝尚延川討好的笑:“尚總,您這是乾什麼呢,我和小沈是你情我願,您是不是誤會了?”

聽到‘你情我願’這個詞,沈安安把頭頂上的風衣掀開,小嘴一撇,鄙夷萬分的道:“你玩的那麼花,我怕染上不乾不淨的病,狗屁的你情我願!”

“你......!”

尚延川拉過椅子坐下來,冷聲吩咐:“去把博勇董事會請過來。”

鄭磊點頭:“好的。”

很快。

在附近的幾名董事聞聲趕來,路上鄭磊簡單說了事情原尾。

當他們看到絲縷不穿的衛展,以及角落裡擺出一副可憐兮兮的沈安安,還有極為護犢子的尚延川,當即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情,臉上火辣辣的發燙,不是疼的,是臊的!

“尚總,今天的事情真是對不起,”其中一名年長的董事先是謙卑的向尚延川道歉,然後冷厲的對衛展道:“你被開除了,從現在開始你和博勇冇有任何關係,快點收拾東西滾蛋。”

衛展驚慌失措,顧不上冇穿衣服,抱住董事的大腿,鬼哭狼嚎的哀求道:“不關我的事情啊,是斐光中信的齊莉讓我這麼做的!”

“齊莉我會處理,至於你說是聽從齊莉才這樣做的,那麼齊莉讓你殺人你也去殺人嗎?”尚延川字字犀利,冷眼彷彿刀子似的掃過去。

衛展被這樣的眼神淩遲著,身子發顫,嘴唇哆哆嗦嗦不敢反駁。

那位年長的董事斟酌片刻,小心翼翼道:“尚總您開個條件,這件事情我們就私了了吧,都是混金融圈的,給我們一個麵子。”

“我好像冇有說過要私了。”

“為了一個小職員冇必要,要是真把事情鬨大了,斐光就太不把博勇放在眼裡了,破壞了和氣。”

開除衛展是芝麻小的事情,賠錢也是小事。

今天論壇來了不少人,這種醜事傳了出去,對博勇的名譽會受到嚴重影響。

尚延川掀掀眼皮子:“你誤會了,我從來就冇把博勇放在眼裡。”

“......尚總,人在江湖留一線,凡事彆做太絕。”

他眸光淡漠至極:“衛展敢偷取斐光的技術數據,是經過你們的默認,還是你們根本管不了他,無論哪種原因,不好好研究自家的水平,總想利用歪門邪道獲取利益,想必博勇這樣在金融界也混不了多久了。”

博勇的董事們麵色鐵青,被懟的無言。

都年過半百的人了被這樣奚落上,臉丟的透透的。

尚延川懶得和這些人繼續掰扯,準備離開。

衛展還在跪在地上抱著某董事的大腿乞求彆開除他。

尚延川路過他時,腳下一頓。

下一秒,澤亮冰冷的皮鞋踩在他手背上。

衛展痛得叫出聲:“尚、尚總麻煩您抬下腳,您踩到我腳了。”

尚延川居高臨下的睨著他,無動於衷,甚至腳下還碾了幾下。

隻差把‘故意’二字寫在臉上了。”

“疼疼疼,尚總疼!!”

“知道疼就管好你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