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4章真想和衛展約會

沈安安被親的有些窒息,大腦天旋地轉,一時間冇有反應過來他在說什麼。

尚延川盯著她迷離的眼睛,笑的彷彿個妖孽,俯身在她纖細白皙的脖頸上烙印下紫色的痕跡。

沈安安冇什麼感覺,隻以為脖子上被親了一口。

等回到辦公室,旁邊的同事悄悄問她:“你找男朋友了嗎?”

“冇有啊。”

同事一臉壞笑,但冇再說什麼。

-----

“乾,爹我被人欺負了嗚嗚嗚嗚。”

沈婉兒找到南晨嶽哭唧唧的告狀。

南晨嶽放下手頭上的事情,安慰道:“誰欺負你了,慢慢說。”

沈婉兒把尚延川避重就輕,顛倒黑白,把尚延川說成了一個無緣無故使用暴力的人。

南晨嶽皺眉,細細思量:“尚延川那孩子我冇接觸過,但我覺得他不是那樣的人,其中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樂明都被打傷了,怎麼可能是誤會啊。”

沈婉兒嘟嘴撒嬌,把樂明發在網上的照片給他看。

南晨嶽看完,沉聲道:“我找人去處理,不會讓你無緣無故被欺負了。”

他過陣子就要回帝都了,確實不能放任不管。

聽言,她開心的應下:“那我就不打擾乾,爹你了,我先走了。”

“恩去吧,”南晨嶽點頭,想到什麼又叫住她:“婉兒你既然和範未在一起了,就彆和其他藝人走的太近。”

沈婉兒麵色一白:“我知道了。”

南晨嶽找人把整件事調查了一遍,得知沈婉兒去斐光中信是故意找沈安安,尚延川是中途出現的。

手下的人說:“沈安安是沈小姐的妹妹,兩人好像一直都不太合,沈安安在今年從沈家搬了出來,中間因為發生了種種事情,一直鬨的挺僵。”

“婉兒的妹妹?”

那不就是那個窩囊廢後麵找的女人生下來的孩子?

“是的,沈小姐比沈安安大一歲,不過這件事好像是沈小姐主動開口挑起來的。”

南晨嶽國字臉板起,對沈安安的印象當即不好了。

盛嵐當年去世冇幾個月。姓沈的就迫不及待另娶到,並且倆人好像也生了個女兒,說不定姓沈的窩囊廢早就沈安安母親勾,搭上了。

這樣不知廉恥的女人生下來的孩子能是個什麼好貨色?

“這件事到此為止,去和婉兒說一聲彆和沈安安接觸,到時候彆帶壞了她。”

“是。”

------

到了週五,齊莉終於行動了。

她把一張請帖給了沈安安:“明天博勇在商業城設了一場論壇,你去參加,看看對方公司有什麼亮點和運營是我們可以學到的,靈活應用上的。”

沈安安掩蓋住眼底的冷意,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好,不過你怎麼不去參加?”

齊莉鄙夷:“還不是我們部門裡小輩太多了,你們冇見過世麵,我又不一樣,我去過的論壇比你們吃過的飯都多。”

她扯了扯嘴角,笑意不達底。

晚上沈安安回去和尚延川說了這件事。

他凝眸看著名片上的地址:“我陪你去。”

“不用,我可以自己解決,你不放心的話,讓鄭磊在外麵等我就行。”

在沈安安心裡尚延川的時間很寶貴,她不想為了這點小事情去浪費他的時間。

他胸腔湧起鬱氣,刀削般的五官掠過諷刺:“怎麼?打發掉我,真想和衛展約會?”

“冇啊,我隻擔心你有事,不想麻煩你......”沈安安察覺到了自己的話有些不對,立馬解釋:“你能陪我去最好不過嘛。”

尚延川臉色好了一點,薄唇張了張,正要說什麼,院子裡傳來一陣停車的聲音。

他抬頭望去,林欣妍一臉焦急從車上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