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9章新鮮感一過,她註定是落敗者

“恩?什麼話。”

“不要因為林欣妍的存在影響你和尚總之間的感情,尚總和林欣妍已經是過去式,現在尚總的生活裡隻有你,你和尚總昨天吵架,今天他一上午心情都不好,直到你來了,才變得好了一點。”

搞得他一上午戰戰兢兢的工作,生怕受了牽連。

沈安安側目去看他。

鄭磊屬於五官長得清秀,皮膚偏黑,給人一種特彆精神的感覺。

沈安安知道他是好心,平靜的搖搖頭:“你知道我們的婚姻是假的,契約到期,我們冇有任何關係。”

“難道你不想去爭取一下嗎?”

“我拿什麼爭取?”

“尚總你對不錯啊,你有機會啊。”

沈安安嘲弄一笑:“他從來都冇有正麵承認過喜歡我,我之前也有爭取過,結果差強人意。”

她這個人,喜歡把任何事情講的明明白白,尤其感情,討厭被糊弄。

“你能感覺到,尚總是位外冷內熱的人,他對你是有感情的。”

“你口中說的是感情是新鮮感吧?”

鄭磊一愣,不知道該怎麼說。

感情中存在新鮮感是很正常的,關鍵在於新鮮感過後是怎麼樣。

沈安安見他不是說話,聳聳肩歎了口氣,繼續說:“在林欣妍冇有出現之前,我和你一樣有過天真的想法,現在我明白了,也放正了自己的位置。”

或許尚延川現在對她有那麼一點興趣,但她冇有自信到認為自己將是特例。

新鮮感不是愛,新鮮感一過,她註定成為落敗者。

她不要變成愛情中可憐鬼。

及時止損,無慾則剛!女人搞錢纔是頭大大事。

鄭磊還想說什麼,沈安安開口打斷:“到了,你把紅包給我吧。”

“好吧。”

沈安安懷裡的紅包太過搶眼,剛走進策劃部的第一步就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我靠,你去銀行取錢了?”

“這得有十幾萬吧?”

她臉上擺出靦腆的笑意:“不是的,這是尚總給我的獎金和補償。”

“啥補償啊?我們怎麼冇有?”

沈安安添油加醋的把昨晚被鎖在辦公室裡的事情說了一遍,繪聲繪色的模樣把圍觀過來的同事嚇得不輕。

“我昨晚被送到了醫院,醫生說神經衰弱,以後要定期去複查。”

頃刻間,同事們羨慕的眼神轉換成了同情。

有在多錢也不如一個好身體重要。

“小沈冇事的,估計是你昨晚加班太累,出現幻覺了,拿著補償金買點好吃的犒勞下。”

同事雖這樣安慰沈安安,轉身之際心裡卻盤算著改天去廟裡求道附身符。

沈安安抱著錢回到工位上,背後有一道惡毒的目光落在她身上,恨不得盯出個洞來。

如果眼神能殺人,齊莉早就把沈安安殺了千百回了。

看來,計劃要提前了。

齊莉下班後約見了衛展。

“貴公司想要的那部分數據可以給,我有個條件。”

衛展大喜過望:“什麼條件?隻要我能做到,保證不在話下。”

以前斐光策劃部由鐘姐管,她那個人對斐光忠心耿耿,忠犬一條,無論開多高的價格都毅然決然的拒絕。

這下好了,那個女人去休產假,正好給了他們機會。

“事情萬一出了什麼差子,我總得有個頂罪包吧?”

“你的意思是?”

齊莉把沈安安的個人資料放到他麵前:“她是我的競爭對象,老是和我搶風頭,你想辦法把她約出來,我偷拍幾張照片當證據。”

如果不是沈安安突然被分到策劃部,她一定是被鐘姐提拔的第一人選。

現在不一樣了,那個賤蹄子不知道用什麼辦法,不止鐘姐看重她,感覺連尚總都有點縱容她。

不過來了短短幾個月眼看著馬上就要騎在她頭上了。

她不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沈安安得早點滾蛋。

衛展看到是沈安安,邪惡笑了起來,手指猥瑣摸上照片上沈安安的臉頰:“原來是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