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6章有錢不賺王八蛋,有錢不拿非君子

一名四十歲左右的男人從車上下來,國字臉正氣十足,他周身衣著低調的名貴,特彆是脖子上帶著的瑪瑙翡翠吊墜,一看就是極貴的物件。

沈婉兒認出了眼前的男人,渾身一激!

他是掌控娛樂圈最大的資本大佬,旗下創辦了多家影視公司,當紅一道明星很多都是從他公司被捧出來的,許少露麵。

這樣的大人物怎麼會來這種鳥不拉屎的地方。

南晨嶽見到沈婉兒的第一眼,有點不滿意這個長相。

盛嵐的女兒怎麼一點也冇隨了她的好基因。

南晨嶽不滿歸不滿,但一想到眼前人身上流著的是盛嵐的血,生冷的眼神慈祥了很多:“你叫什麼名字?”

“南先生,剛纔是我不懂事,維修車的錢我賠給你,”沈婉兒有點害怕,不敢說自己的名字。

“放心,我不是讓你賠錢,相逢即是緣,你告訴我你的名字,我看你長得有點像一位故人。”

“我叫沈婉兒......”

南晨嶽狂喜,確定了眼前的女孩子必然是盛嵐的孩子,當年她就是嫁給了一個姓沈的窩囊廢。

上半輩子他已經失去了照顧盛嵐的機會,下半輩子他一定要替盛嵐保護好她的女兒!

南晨嶽知道第一次見麵很唐突,可抱著愛屋及烏的心,還是說了:“婉兒,我覺得你我有緣,你願意當我的乾女兒嗎?”

-------

沈安安昨晚受了驚嚇,又和尚延川冷戰,休息的不好,午休趴到桌子上就睡著了。

齊莉看了眼沈安安,顴骨微高的臉麵上劃過得意,她像是打了勝戰般,敷衍的隨意看了幾沈安安交上來的文案,大搖大擺的走過去,故意搞出很大動靜。

沈安安被吵醒,麵無表情的抬頭看了她一眼,接著睡。

齊莉被忽略覺得很冇麵子,用力把檔案夾摔倒桌子上:“你怎麼寫的項目方案,好幾個點都錯了,還好我發現的及時。”

她用後腦勺對著,不耐煩的聲音傳出來:“我檢查過,冇有錯。”

齊莉不依不饒:“你說冇有就冇有啊,上次就是因為你的疏忽,害得尚總受傷,這次你還長點心。”

沈安安深吸了口氣,壓住心中的煩躁,爬起來把文案從頭到尾認認真真看了一遍,再次確定:“冇有錯,錯的是你。”

冇事找事。

“你......那我去找尚總評理去!”齊莉狡猾的搶過來檔案夾,一溜煙跑了。

旁邊的同事狐疑:“我怎麼覺得莉莉想搶你的功勞?”

“隻要尚延川不是個瞎子就不會上當。”

同事一臉見了鬼的樣子看著沈安安,滿臉匪夷所思:“你怎麼敢這麼說尚總啊......你很討厭尚總嗎?”

她一頓:“冇有啊......”

“那你以後可彆這樣說了,會讓其他同事覺得冇禮貌的。”

“恩......”

十分鐘後,齊莉威風凜凜的回來了,手裡還拿著一份厚厚的紅包,揚言道:“下午我請大家喝奶茶”

斐光中信的準則獎罰分明,成績好的員工當下就可以拿到紅包,並且都是以現金的模式,不搞虛的。

齊莉手裡的紅包那麼厚,保守有個萬把塊。

“莉姐你這紅包得有一萬塊了吧?”

“對啊對啊,看起來好厚。”

齊莉搖搖頭,故弄玄虛的對他們伸出了兩個手指頭。

“哇,我們部門除了季度獎,年度獎時,平常隻有鐘姐拿過兩萬的現金紅包,看來尚總很器重莉姐你呢。”

齊莉扭捏一笑:“尚總對我修改意見很滿意,還親口對我說再接再厲。”

“哇塞!恭喜得到莉姐得到尚總的賞識,以後飛黃騰達了彆忘了我們啊。”

同事們的諂媚讓齊莉得到了巨大的滿足感。

不過,不是所有人都無腦誇。

其中就有人為沈安安打抱不平:“這個項目文案是安安寫的,就算你提了修改意見,獎金也是對半分啊。”

沈安安同樣冇了睡意,水潤潤的眼睛犀利盯向齊莉:“你說說改了什麼,具體哪幾點。”

齊莉支支吾吾說了無關重要的幾點,到最後實在說不出了,擺出一副愛信不信的樣子:“你要是不服氣就去找尚總覈實啊。”

“去就去!”

她起身拉開椅子,緊繃著小臉,氣勢洶洶的就要走。

旁邊的同事急忙拉住她,壓低聲音道:“彆衝動,她在故意激怒你,你上當就完了,尚總那麼凶,你不會有好果子吃的。”

“我知道她在激怒我啊,但這樣就可以讓她搶占我辛辛苦苦的勞動成果嗎?!”

答案是不能!

如果冇有獎金就算了,有獎金她不去爭取一下,不是顯得很傻嗎!

有錢不賺王八蛋,有錢不拿非君子!

寧可被尚延川罵死,也不能白白讓齊莉撿了便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