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1章真誠

尚延川對上她熾熱真誠的眼神,喉嚨微癢,不自然偏過臉:“你想多了。”

“不,你心裡真的有我,”沈安安似對他說,又像是對自己說:“你為什麼不承認呢,愛就要大膽說出來!”

冇等他說話,她接著道:“我對你也是有好感的啊!”

她不傻,這些天的種種變化,不會一點都冇有察覺到。

隻是從來都冇有往那方麵想。

此刻,他的反應讓她確定了。

尚延川瞬間不悅,大長腿慵懶交疊,目光冷冽的逼視著沈安安:“隻是好感?”

難道不是愛的死去活來,非他不可嗎?

沈安安摸了摸鼻子,極其自然的垂下眼尾,掩蓋住那抹一閃而過的心虛,側麵看去,宛如一隻受傷的小白兔:“當然不是啊,我擔心我對你的愛太過濃鬱,適得其反引起你的反感,滿腔的愛意隻敢露出冰山一角。”

認識這廝後,她的演技越發爐火純青,不進娛樂圈都是損失!

尚延川下巴微揚,露出流暢漂亮的下顎線,他不屑道:“欲蓋彌彰。”

前排的鄭磊:“......”

為什麼他感覺欲蓋彌彰的是尚總您啊。

“嘿嘿,”沈安安挽住尚延川的胳膊,腦袋靠在他肩頭:“川川你什麼時候喜歡我的啊,或者說什麼時候對我有好感的?”

“閉嘴。”

“問問還不行嗎?小氣。”

“你也是臣服我的美貌嗎?”

“好巧哦,我也是。”

“還好我機智,冇有相信你是痿男這種話,要不然我們可能就要錯過了!”

“唔—”

沈安安的嘴被猝不及防的堵住,她瞪大眼睛看著眼前放大的俊顏,這個男人好看的不像話,

但是!

這是第幾次在鄭磊麵前打kiss了?

真的好羞恥啊!!

尚延川原本隻想堵住她喋喋不休的小嘴,但她的唇瓣宛如有癮,每次一碰上便讓他欲罷不能。

尤其她軟綿綿推攮的動作,那張漲紅了的小臉,以及細微嗚咽的聲音。

明明知道她在欲拒還迎,可越是這樣,他越不想放過,恨不得壓在身下狠狠欺壓。

如果沈安安知道尚延川心中所想的話,一定會忍不住口吐芬芳。

欲拒還迎個大頭鬼啊!

現在已經到了斐光樓下了,她擔心會看到同事!

說曹操,曹操就到。

透過車窗看去,不遠處的齊莉開著大眾正往這邊開來,同樣也要去地下車庫。

沈安安反應過來,猛地去推。

奈何對方力氣太大,拒絕無果。

她狠心一咬牙,瞬間口腔裡瀰漫著淡淡的的血腥味。

尚延川驟然睜開眼睛,麵上閃過怒氣,緊接著開始瘋狂掠奪。

沈安安招架不住,險些窒息。

好在齊莉冇有看到這邊,尚延川也終於鬆開了她。

沈安安哀怨的瞪了他一眼,隻不過緋紅的小臉嬌媚無比,與其說埋怨不與說更像撒嬌;“差點被同事看到。”

她剛說完,連忙伸手捂嘴。

天哪,她的聲音怎麼變得那麼......

尚延川慢條斯理的整理著領帶,狂傲冷笑:“看到又能如何?”

“看到會被說三道四啊。”

“誰說就開除誰。”

“......”

得,您有這個資本,惹不起。

沈安安打卡成功進了辦公室,把帶來的小籠包放到了桌子上,打算先去接杯水,慢慢吃。

路過的同事們看向她的眼神中充滿了怪異。

她不禁皺眉,齊莉又在背後嚼舌根了?

“安安,你的嘴怎麼腫了......”坐在她辦公位置旁邊的同事疑惑開口。

她怔住,急忙從抽屜裡找出小鏡子檢視。

......

尚延川那狗男人把她的嘴親腫了!

沈安安強裝淡定:“冇事,吃辣吃多了,有點上火。”

“不會是和男人親嘴親腫了吧。”

路過的齊莉陰陽怪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