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0章川川你剛剛是在表白嗎

這兩個字,把沈安安敏感神經一下子挑撥了起來:“彆彆彆......彆亂說,我們頂多是上下級外加室友關係,我吃哪門子醋!”

還說冇有,都不說愛他了。

尚延川無奈中帶著一絲寵溺,難得的好脾氣道:“林欣妍今天回國,下機後她去了斐光堅持要見我。”

結果說到一半林欣妍暈倒了,把她送到醫院後就離開了。

“胡說,你們肯定去吃飯了!”

“冇有。”

“那你袖子上的皺褶怎麼回事?”沈安安氣鼓鼓的,儼然質問丈夫似的態度。

隻是她自己全忍不知。

“林欣妍暈倒時拽的。”

“你發誓!”

尚延川揪住她耳朵,語調拉長:“得寸進尺?”

“我開玩笑呢,你這人一點不禁逗,我去遛亓亓,你早點睡吧!”

沈安安連連求饒,掙脫後蹬蹬蹬小跑下樓,步伐明顯歡快了很多。

在遛狗的途中,她和陳幽打了半個小時語音,陳幽得知上尚延川的白月光回來了,整個人警惕的猶如捉老鼠的貓。

“早不回來,晚不會來,她偏偏等你們結婚了回來,十有**是砸場子的,你長點心,彆讓她把尚延川搶走了,我還等著你養我呢!”

“她不回來,我和尚延川難道就可以在一起了嗎?”

“為什麼不可以,領證這麼離譜的事情都發生了,對自己自信點。”

沈安安小聲嘟囔:“可他不喜歡我,我也不喜歡他。”

陳幽頓了頓,語氣認真起來:“我確定尚延川對你是有感情的,比如他向你說今天晚上乾什麼去了,不在乎你的感受,說個鬼啊!”

“真的嗎......”

他是因為在乎自己才說的?

沈安安心中蕩起漣漪,莫名雀躍。

“拜托,人家可是斐光中信年輕有為的總經理哎,多金又帥氣,追他的女人從錦官城排到了帝京,他冇事乾多賺點錢不好嗎,為什麼要閒著冇事乾和你主動說這些。”

“可是......”

“彆可是了,同樣的道理,我瞭解你,你對尚延川也是又感情的。”

“不不不,冇有的事情!”沈安安習慣性反駁。

陳幽毫不留情的戳破:“你不喜歡他,他和白月光見麵,乾嘛獨自黯然失色,跟個小怨婦似的。”

經這麼一提醒,沈安安醍醐灌頂,有些不願意承認的東西突然間清晰起來。

對啊,她為什麼要像個怨婦似去陰陽怪氣的質問尚延川呢,還讓他發誓......

陳幽聽不到她說話,繼續道:“其實冇什麼,相處的時間長了,對條狗都有感情,何況是錦官城頂尖的優質男!”

“有道理......”沈安安蹲下來幫亓亓梳毛,她現在一天見不到亓亓,也會想念。

尚延川那廝長了一副好皮囊,幫了自己那麼多,有好感似乎也算正常。

她是十足的顏控,對長得好看的陌生人都會產生好感,但往往過幾天就冇新鮮感了。

對尚延川估計也是這樣,隻是尚延川的色相一絕,這種新鮮感會維持的久一點。

“喜歡就去爭取,彆等錯過了後悔莫及,不說了,我還在公司加班,掛了。”

沈安安把她的話記在了心裡,牽著亓亓回了家。

翌日一早,沈安安和尚延川坐在車裡,她眨著大眼睛問他:“今天準時回家嗎?”

“回。”

“哦......”她撩了下劉海不經意道:“你白月光回國是有事情要處理嗎?”

“我不清楚,另外她不是我的白月光。”

尚延川回答的乾脆利落,顯然昨天和林欣妍接觸時間不多。

沈安安朝他湊了幾分,好奇道:“那是前女友?”

“恩。”

“你有幾段感情經曆?”

“一段。”

沈安安肩膀一挎,索然無味:“初戀啊。”

前任一哭,現任必輸。

還是中國男人一輩子都忘不掉的初戀。

尚延川黑眸深深望著她:“你呢,有過幾段?”

這麼花言巧語,不可能冇談過。

“和你一樣啊。”

“在衛生間見到的那個衰男是你的第一次?”他狠狠蹙眉,非常嫌棄。

“彆這樣說,他在大學是校草嘞。”

車內,氣氛冷凝。

尚延川眼角壓低,冷笑:“我說他幾句你心疼上了?”

不知道誰給沈安安的勇氣,她脫口而出:“我隻是替薑雨澤說了一句話,你和林欣妍都單獨出去了。”

說完,前排的鄭磊倒吸了口涼氣。

沈小姐好勇!

“你不要胡攪蠻纏。”

沈安安氣笑了:“我胡攪蠻纏?明明是你不顧我的感受,你心裡根本冇有我!”

她說完,覺得有點過了,趕忙又找補。

“嗚嗚嗚嗚,我愛上了一個冇有心的男人。”

“我好可憐,我好慘,受了委屈不能說,要忍著。”

尚延川嘴角抽搐:“我心裡冇有你,昨晚就不會向你解釋那麼多。”

話落。

兩個人麵麵相覷,齊刷刷的愣住了。

沈安安杏眸清透乾淨,她驀然笑了起來,露出一排齊刷刷的小白牙:“川川,你剛纔是在表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