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7章你當我是冤大頭

坐在前排的鄭磊適時開口:“尚總,我先下去等你們吧?”

彆打擾你們的好事啊。

生米煮成熟飯,他們生娃,他摸魚休假!

“就在車裡......會不會?”沈安安猶猶豫豫的開口。

春天來了,男人也到了發情期了?

尚延川冇好氣的笑了:“你們腦子裡都裝著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

“哈?”

難道不是想做羞羞事情嗎?

“你揹著我和其他男人聯絡,我要懲罰你。”

“我們隻是正常說話!”

“你還頂嘴?”

張羅驕剛纔分明是在提醒他。

蠢女人死不承認讓尚延川胸腔憋了股火氣,冇有開空調的車內冷氣簌簌。

沈安安凍得瑟瑟發抖,她為難咬唇,儘量忽視鄭磊的存在,主動抱住他,小手輕輕拍打在他後背,裝著無辜,轉移話題:“不要生氣了,你想怎麼懲罰我都行,生氣容易氣壞身體,我會心疼的。”

不知為何,被她這麼一安撫。

尚延川的火氣消下去了一大半,望著眼前的小女人,她烏髮雪膚,明眸皓齒,臉頰邊的嬰兒肥,添了幾分柔軟和純淨。

他喉結微動,眼底晦暗了幾分。

沈安安坐在他腿上不舒服,屁股挪了挪,抬起眼就看到了尚延川用格外灼熱的眼神看著自己。

她被這種眼神燙了一下,白綿的耳垂瀰漫上桃色:“怎麼了?”

尚延川深吸了口氣,他本是冇那方麵的想法的,但也耐不住刻意被她勾,引。

他承認,蠢女人在撩,人方麵,手段確實可以。

“下去吧。”

尚延川猛地開口。

“哦哦!”

沈安安終於解放,快速挪了下來,隻是覺得為什麼感覺到氣氛有一點點不對勁......

隨即,尚延川脫下西裝外套蓋在了大腿上,具有侵略性的眼神落在沈安安身上:“下次不聽話,我會教訓你,這次下不為例。”

“怎麼教訓?”沈安安一副初生牛犢不怕虎的模樣。

“打屁股。”

“......換一個。”

“你冇的選擇。”

沈安安恨不得找個牆角鑽進去,她難道不要麵子嗎!

屁股是說打就打就可以打的?

上次掐她屁股已經很過分了!

這一切讓前排的鄭磊收入眼底,忍不住想笑,在即將笑出聲的那一刻,他主動說起:“尚總,我通知財務把張羅驕律師的費用打過去了。”

“恩。”

“七百萬嗎?”沈安安問。

鄭磊狐疑:“兩個億啊。”

她嘴巴張成o型,整個人直接炸了:“不是說好七百萬嗎!”

怎麼現在直接飆升到兩個億!

鄭磊解釋:“是這樣的,張羅驕律師和其他律師不一樣,他單單出場費基礎價是一千萬,但我們的案子比較麻煩,找人證和物證,加上提前開庭,張羅驕律師推掉了幾個案子,所以加起來差不多是這個價格。”

“那也不至於兩個億吧......”

“沒關係的,這點錢對於尚總不算什麼。”

可是對於我是天價啊。

沈安安心中咆哮,簡直想抱頭痛哭一場。

尚延川慵慵懶懶斜睨了她一眼:“我冇讓你還。”

她身子一怔,眼巴巴的望著他:“那我能真的不還嗎?”

尚延川無情拒絕:“不能,你當我是冤大頭?”

“是你說的不讓我還......”

“我的意思是,你不用還錢,可以用其他還。”

“......**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