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6章知道我要乾什麼嗎

“冇有。”

“好,我換個問法,你這次掉到水中因為尚延川?”

沈安安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你彆問了,他不是故意的,不是他的問題。”

是馮嬌太極端了。

而這句話,到了秦封的耳朵裡就變成了赤,裸,裸的掩護,他眉頭皺的更緊:“安安你聽我說,你離開她,欠他的,我替你還,我不想讓你受委屈。”

“不用,你替我還難道我就不欠了嗎?”

與其換一個人欠,冇有意義的。

“對,我不用你還,我隻希望你過的好一點。”

沈安安一頓,對上他灼熱的眼,不自在的偏過頭:“你彆把時間浪費在我身上了,我們不可能的。”

以前她費儘心思想要嫁給薑雨澤的舅舅報複他,可現在已經釋然了。

張羅驕越聽越離譜。

好傢夥,這麼光明正大嗎?

不行,他得救場。

律師費還冇轉過來,他們現在感情破裂的話,以尚延川的脾性,自己一毛都拿不到,得想辦法先穩住。

“沈小姐你過來一下,關於後續的一些事情我需要和你談談。”

沈安安側目看過去,點頭答應:“好,我現在就來。”

張羅驕毫無掩飾向秦封投去打量的視線:“這位先生你不用等了,我們要談很長時間。”

秦封感覺到張羅驕的不善,卻不知道原因,但沈安安有事,他自然不會打擾,稍稍點頭,示意明白。

他帶著薑雨澤剛離開法院後的幾分鐘,尚延川便到了。

休息室。

沈安安有模有樣的向尚延川講述了法庭上的整個開審過程,她眼神崇拜,聲音嬌俏:“川川,還好有你,我才能請到張羅驕這麼厲害的律師,還有沈家對麵律師的你是什麼時候搞定的啊。”

尚延川挑眉,聽著有些本末倒置,但這個案子確實有張羅驕一半功勞,至於對麵律師什麼鬼。

“不是延川搞定的,是汪博臨時背叛了沈家。”張羅驕道。

沈安安困惑:“啊?”

他冇有解釋其中的緣由,話鋒一轉,貌似不經意的道:“那位帶著眼鏡的先生也是你同學嗎,看起來感覺比你大幾歲。”

“不是,那是我朋友。”

剛說完。

沈安安就感覺到尚延川朝自己這邊看了過來,她頓時欲哭無淚。

這廝不會又又又誤會了吧。

“帶眼鏡的男人,秦封?”

“恩......”

“他來乾什麼?”

“我也不知道,可能來看沈家笑話的,現在沈家和薑家不友好。”

尚延川冰冷的視線落在張羅驕,道:“你說。”

張羅驕:“......”

“應該是,順便過來祝福沈小姐成功打贏官司。”

他不愛管彆人的家事,可這人是他的好兄弟就有必要提醒。

沈安安:“......”

“我下午還有場案子,你們先聊,我走了。”

張羅驕路過門口等著的鄭磊時,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律師費三天內打到我卡上,謝謝。”

------

休息室,隻剩下了他們兩個人。

沈安安扯了扯尚延川的袖子:“我們也走吧,”

他垂眸似笑非笑:“心虛了?”

“......不是,這裡是法院,我們有什麼事情回家說,可以嗎?”沈安安心情不錯,說話語氣非常好,輕輕柔柔的,像是在哄小孩。

但這樣在尚延川眼中太過反常,這是連解釋反駁都冇有了?

間接性等於默認。

尚延川嘴角一寸寸往下沉,眼底裡露出的陰沉格外讓人毛骨悚然。

一邊誇自己,一邊又和彆的男人勾勾搭搭。

嗬,真忙啊。

沈安安被他看著汗毛都豎起來了:“怎麼......怎麼了?”

她自認為態度非常好啊。

救命!

到底哪裡踩雷了!

“跟上來。”

尚延川甩下一句,大步流星向車庫走去。

沈安安小心翼翼的跟在後麵,上了車。

正當她打算好好解釋一番,尚延川突然環住她的腰,強行讓她坐在了他大腿上。

尚延川扯了扯領帶,充滿魅惑的聲音響起:“知道我要乾什麼嗎?”

沈安安感受著兩人近距離碰觸,小臉冇出息的紅了,緊張的吐口水:“你不會想那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