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5章尚延川是不是欺負你了

此話一出,所有人安靜下來。

被張羅驕告上法庭豈不是要賠個傾家蕩產?

沈婉兒身體一僵,一張姣好的臉蛋毫無血色,她意識到自己說的話不太對勁,找補道:“我和汪博一開始不是這樣說的,訴求也完全不一樣,所以我有正當理由懷疑。”

法官點頭:“可以懷疑,但要拿出證據。”

“我......我冇有證據。”

沈全猛地拍下桌子,衝著沈安安怒吼:“你非得為了點錢要把一家人搞的這麼難看嗎!”

沈安安無比譏諷:“不是我,一直以來是你們想方設法企圖私吞我母親留下來的資產!”

退一萬步說,如果放在以前,沈家遇到了困難,她願意拿出來,但他們現在就是單純不想給。

憑什麼?

又不欠他們的。

即使欠所謂的養育之恩,那早該還清了。

沈全瞪著沈安安,恨不得上去抽死她。

幾個月冇打,敢這樣和他說話。

張羅驕看了眼對方氣急敗壞又無可奈何的樣子,暗爽不直。

打官司的樂趣就在這裡。

他起身,示意法官該繼續了。

法官頷首,神情嚴肅看向沈婉兒:“你所說的那些,冇有物證人證,不算證據。”

接下來,法官就宣判了結果,沈全要按照協議上如數將沈安安母親留下來的資產在三個月內歸還,如若過期不還,就直接在沈全名下的資產內抵押扣除。

沈婉兒被氣得整個人顫栗,咬碎了一嘴銀牙。

沈安安算你狠!

就算你拿回了嫁妝,她也絕對不會讓這個賤人找到那兩個老東西的!

在南方玉石一條街做小本生意的對吧。

她大發慈悲找幾個人過去給兩個老東西‘招攬人氣。’

沈全搞清楚了局勢,明白多說無異,起身氣沖沖的離場。

沈婉兒緊跟在後麵,壓低聲音和他說:“爸,我想把那條白玉項鍊做條高仿的......”

沈全冇應她的話,抬起頭看著對麵的薑雨澤和秦封,衝著他們皺眉:“彩禮已經還給你們了,彆在這裡礙我眼!”

沈婉兒道:“雨澤,我們不可能了,你不要苦苦糾纏,我很煩,幾千萬而已,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你付出了多少。”

“你可彆往自己臉上貼金了,我彩禮幾千萬,你嫁妝我一個硬幣都冇看見。”

沈全心情奇差,眼看著他們要吵起來,耳邊嗡嗡作響,不想聽下去,硬拉著沈婉兒揚長而去。

秦封連一個眼神都冇有給這對父女,直到隨後沈安安和陳幽一起從裡麵出來,他立馬迎了上去:“恭喜你,拿回了屬於自己的東西。”

“謝謝,你今天來這裡專門來看我的?”

“恩,不過我來的有些晚,不讓進去了,抱歉。”

沈安安語氣真誠:“沒關係。”

今天來的這些昔日裡的朋友,同事,她一一抱有感激。

改天,她一定要請這些人大餐一頓!

秦封這時注意到她的臉色偏白,眉眼間憔悴:“安安,你生病了嗎,臉色這麼差。”

“冇有......”沈安安摸了摸鼻子,眸光閃爍“不小心掉水裡了......”

“你去遊泳了?你不是不會水嗎?”薑雨澤滿臉好奇。

“哎呀你彆管了,這些不重要。”

秦封抿了抿唇,沉默半響:“安安你和我過來一下,我們到那邊說。”

薑雨澤:“......”

他能說什麼?

他敢說什麼?

親舅舅當著他的麵光明正大追前女友,他除了悔不當初,冇有任何資格開口。

與此同時,被汪博苦苦哀求的張羅驕終於脫身走了出來,引入眼簾的便是沈安安和秦封在‘咬耳朵。’

他微微一怔,特意走近了幾步。

秦封斟酌許久:“是不是尚延川欺負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