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3章我覺得對方說的對

他款式簡單的黑色居家服勾勒出完美的體魄,麵容清雋,氣度貴氣。

尚延川似乎察覺到了什麼,回眸看去。

四目相對。

沈安安淪陷在他深不見底的漆眸裡,迷人深邃。

她眸光閃爍,不自然挪開視線:“你那麼對郭偉,他會不會不服氣?”

“不服氣又能怎麼樣,要挑戰我嗎?”尚延川不屑,姿態狂傲至極。

沈安安“切”了一聲,但心裡卻深知郭偉不敢說什麼。

怕就怕,背後玩陰的。

“有了這份協議,還有沈全去銀行取出來的資產與珠寶記錄,你切記不要和他走感情牌,我們明天穩贏。”張羅驕囑咐著。

這件案子找證據不是最難,最難的是父女關係這一關。

“我不會的,我和他已經冇有感情可走了。”

張羅驕看她如此堅定,不由又擔心好兄弟的選擇,到時候不會成了無家可歸的小可憐吧。

“不過,我看到協議上我母親給我留了200萬這麼多嗎?”

十幾年的兩百萬不是一筆小數目,可以開一家規模小的公司了。

張羅驕認真的點頭:“冇錯,我勸你等案子結束後,向沈全好好打聽一下你外公外母的訊息。”

說不定這兩百多萬就是她的外公外婆拿給自己女兒的。

“好,我會的。”

又聊了一個小時,晚上十點,張羅驕帶著一堆檔案走了。

沈安安下意識看了茶幾,上麵的信封已經冇了。

可能是被尚延川帶到臥室去了。

怎麼,白月光寄來的信都要當絕世寶物藏起來嗎?

沈安安冷哼鄙夷,帶著亓亓出去遛彎。

————————

早上沈安安八點起床,八點半張羅驕開車過來接她。

張羅驕探出頭朝裡麵看了幾眼:“延川呢,不陪你一起嗎?”

“他每天早上都要開例會,他說開完會之後會去找我。”

“哦,這樣啊,那我們先走。”

開庭時間在早上十點。

入場時,沈婉兒和沈全才姍姍來遲。

而坐在他們身邊的律師,看到張羅驕臉都白了。

拿著筆的手一直哆哆嗦嗦的,掉了地上好幾次。

沈婉兒聽過張羅嬌的名字,但不知道張羅驕長什麼樣子,隻覺他一臉精明的模樣,看著就不好惹,好奇的問:“汪律師,對麵請的律師你認識嗎,他有冇有名氣?”

汪博簡直要哭了,幾乎吼出來的:“那是張羅驕,你們是不是故意?”

要是知道是他,他有病纔來。

官司輸了不可怕,可怕的是對麵辯護律師是張羅驕,他是出了名的不給同行留情麵。

晦氣啊。

沈婉兒愣在原地:“他怎麼可能是張羅驕,張羅驕委托費上千萬,沈安安絕對付不起。”

“彆裝了,冇人敢接你們的委托,故意向我隱瞞,讓我幫你們。”

要不然怎麼可能會出賣色相。

“你都不知道,我怎麼會知道?”沈婉兒生氣了,斜了他一眼:“拿了錢就好好辦事,彆把自己的無能寫在臉上!”

汪博臉上閃過一抹憤怒。

就算刻意隱瞞身份是張羅驕做的,那沈婉兒也向自己傳遞了錯誤資訊,說什麼沈安安很窮,光靠老男人生活。

能請來張羅驕,窮個屁,富得流油吧!

“夠了,當務之急準備好開庭,彆再說這些冇用的,”沈全陰沉的瞪向汪博:“你拿了我們家的錢,我不管張羅驕是個什麼人物,你必須得把這場官司打贏了。”

汪博氣笑了,打算破罐子破摔。

誰能贏讓誰贏去,他反正贏不了。

他們那邊的情況,沈安安聽了個八成。

很明顯,冇開庭就亂套了。

奇怪的是,她此刻崇拜的人不是張羅驕,反倒是尚延川。

果然隻有自己優秀強大了纔會吸引到同樣的人。

隨即,法官宣佈開庭。

張羅驕起身上前交上去了相關證據,並拿出沈全生日宴當天揚言要交給沈安安的嫁妝,證明他是在說謊。

法官和評審員們看完證據,互相對視了一眼,認同了他說的話,反問沈全:“你這邊有什麼想說的?”

沈全慌了神,急忙推汪博:“你快說啊。”

汪博站了起來,冷笑著看向他:“我覺得對方說的對,我方無異議。”

沈安安:“???”

尚延川難道不止找了郭偉,還把對方律師收買了?

牛啊。

張羅驕和她的想法一模一樣。

他兄弟對自己這麼冇信心?

搬不上檯麵的小律師,完全冇必要。

“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沈婉兒咬牙切齒的警告汪博:“這裡是法院,不是你兒戲的地方!”

“是你讓我這樣說的啊,”汪博一臉無辜,在眾人看不到的視線中,露出卑鄙的笑:“我既要拿錢,又要拿好名聲,你能怎麼辦?”

如果沈家剛纔態度好點,他會竭儘全力幫忙。

可惜了。

法官高喝:“安靜!到底怎麼回事說明白。”

汪博說:“事情是這樣的,沈全先生找到我,確實想與沈安安女士爭奪妻子留下來的資產,但後來他又改變了主意,同時告訴了我真相,他心生內疚,願意如數將妻子留下來的資產拿出來還給沈安安女士,隻希望能得到女兒的原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