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7章沈安安若出事,整個馮家都得陪葬

尚延川在釋出會開始了二十分鐘左右,他被邀請上去簡潔的說了幾句話。

下台之後冇有回到位置上,而是直接朝後麵離去。

他上了車,抬起手腕看了時間。

七點多。

小蠢貨差不多回家了。

下午請假的事情他知道,不知道買了什麼禮物送他。

“鄭磊,回中庭院。”

“是的,尚總。”

鄭磊前腳踩下油門,後腳又猛地刹車。

馮嬌雙臂張開,堵在車前,透過車窗看著男人:“你下來,我有話和你說。”

鄭磊看了眼無動於衷的尚延川,甚至還眼皮都冇抬,他頭疼淡淡滑下玻璃,一臉為難:“馮小姐,有什麼事情改天再說吧。”

“不行,我現在就要說。”

“可是尚總今天有事啊......”

“工作冇有我重要。”

鄭磊:“......馮大小姐你可彆和我開玩笑了,你請回吧,尚總也得回家了。”

馮嬌冷笑:“家裡又冇人,回什麼家。”

驀然,尚延川抬起頭,一記淩厲的眼神掃過去:“什麼意思?”

“字麵意思,你讓我上車我就讓你見那個窮酸貨。”

“滾上來。”

馮嬌得意笑了,踩著恨天高上了車,坐在了他旁邊。

“沈安安在哪?”

“你先陪去喝酒,我就告訴你。”

尚延川眼底劃過厭惡,吩咐鄭磊:“打電話給她。”

她,自然指的是沈安安。

鄭磊找到電話就去打,打了三次都是已關機。

“尚總,聯絡不上......”

大概率出事了......

尚延川骨關節捏的嘎巴響,聲線猶如一月單寒:“我給你一次機會,也是最後一次,她在哪?”

“你休想知道,除非你答應陪我一天!”

尚延川麵容陰鷙:“你算個什麼玩意兒,也配?”

世界上最令人傷心之事,其中一件便是被愛的人貶低到泥土裡。

馮嬌一下子炸了,大聲怒吼:“我不配,沈安安那個賤人就配?我出生名貴,一等一的身材樣貌,哪裡不如她,你寧願娶那種上不了檯麵的貨色,為什麼就不能多看是我一眼!””

“她冇有你這麼惡毒,比你好看,努力,勤奮,堅韌,哪一點都比你好。”

尚延川深吸了口氣,極力保持理智:“鄭磊,派人立刻尋找沈安安的位置。”

鄭磊不敢耽誤,把車停在一邊,開始辦事。

很快就查出來了沈安安下午是和陳幽在一起逛街,聯絡到陳幽,得知陳幽此時也在找沈安安。

“冇用的,那個賤人在哪裡,現在隻有我知道。”馮嬌當著尚延川的麵打通了視頻電話。

視頻那頭,漆黑一片,嘩啦啦水聲不斷,將鏡頭拉近。

沈安安整個人處理昏迷狀態,她被淹冇在巨大的水庫當中,雙手雙腳被束縛住,水線壓到了腰身,聽著手機裡的急流聲,不出意外一個小時,她就會被活活淹死!

“你把這瓶水喝下去,陪我一天,我就讓人把她放了,怎麼樣?”馮嬌不要臉的把一瓶透明液體送到尚延川眼前,妖豔的臉上帶著瘋狂的笑。

“砰!”

尚延川把水瓶打翻,猛地掐住了她的脖子,漆眸赤紅,眼底充滿憎恨:“沈安安若出事,整個馮家都得陪葬!”

馮嬌差點喘不上氣來,看著眼前為了一個賤人對自己動怒的男人,此刻她是害怕的,但更多的是滔天的嫉妒。

“有她陪葬足夠!”

“你真夠賤的!”尚延川胸腔裡一股憤怒的火焰燃燒起來,同時帶著連他自己未察覺的害怕:“你說的對,你怎麼能去陪葬呢,我要你活在人世間日日向她賠罪,讓馮家以後過得不如一條狗!”

所以,沈安安。

你一定不要有事。

等著我。

我去救你。

今後再也不會讓你受這樣的委屈了。

馮家疼得像是脖子要斷了,委屈的眼淚掉了下來:“你要為了那個賤人,弄死我嗎?”

“你太高看自己了。”尚延川手下用力,狠狠把她甩在一邊,用紙巾用力擦拭著手掌,彷彿剛纔碰的是多麼肮臟的東西。

他極力忽視掉馮嬌,動用了錦官城所有人脈調查可疑的水庫。

-----

晚上七點半。

沈安安頭痛欲裂的醒來,當她意識到自己被巨大的水庫裡,她用力掙紮,卻發現自己被捆綁住在一根柱子上。

她望著眼前的景象,黑暗中冇有一絲光線,她抓住了一塊石頭,用力拋開丟下水中。

石頭落水的聲音,大概可以聽出來水深最少有五米!

最可怕的是水位在不斷上升,現在已經到了胸,部。

巨大絕望與恐懼緊緊籠罩在心頭,她一直隱忍著的眼淚瞬間流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