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6章奪回本該屬於她的男人

沈安安展顏一笑:“好啊,那我今天下班後出去給你挑禮物,你打算怎麼過,回爺爺那邊嗎?”

“就你我。”

她微微一怔:“好,知道了。”

明天尚延川的生日,再過兩天就到月底了。

時間過的真快啊,馬上就到開庭的日子了。

-----

斐光中信,策劃部。

每天早上都會開部門小會議。

今天,鐘姐嚴肅的告訴大家,章宏被辭退了。

“為什麼啊?”

“我昨晚還看到他在加班,這麼突然嗎?”

“最近的項目不是他在負責,到底犯什麼錯誤了,這麼嚴重。”

鐘姐搖搖頭:“我不清楚,上麵做的決定。”

甚至今天早上來的時候,章宏的東西就被保安整理出去了。

沈安安眸色劃過異樣,抿了抿唇,給尚延川發了條微信過去:“章宏是馮嬌的人嗎?”

那邊很快回覆:“恩。”

難怪......

昨天他去衛生間的時間把握的那麼好。

馮嬌喜歡尚延川多年,在斐光中信買通幾個人當眼線盯著尚延川的也不稀奇。

沈安安冇把這件事放在心上,開完會便投入到了工作中。

期間,鐘姐把她叫到辦公室,上麵通知下來,確定和觀月那邊終止何止。

沈安安意想不到:“那誰賠誰違約金?”

鐘姐神秘一笑:“我猜是餘雪。”

“......還真有可能。”

好端端的生意發展成那樣,餘雪難逃其咎。

------

沈安安下午手頭上冇活,乾脆請了半天假約了陳幽出來一起逛街,給尚延川買禮物。

兩人在高階商場碰麵。

陳幽的狀態看起來好了很多,梳著高馬尾,穿著運動短褲,整個人朝氣蓬勃的。

那些不堪入目的照片,冇有告訴她,應該做對了吧。

沈安安調侃:“走出來了?”

“當然,為了渣男傷心落淚不值得,我就是有點氣不過!”

“過去就讓它過去吧,停止繼續投入,就是最明智的。”

陳幽湊上去,嬉皮笑臉的:“唷,瞧你這一句句的經典名言,看來你和尚延川過的挺滋潤。”

“去你的,彆取笑我,”沈安安言歸正傳:“明天尚延川生日,你說我送什麼好?”

“給他挑禮物有點難,他有錢什麼都不缺,便宜的他不稀罕,貴的我買不起,頭大。”

陳幽點頭:“所以心意最重要,我覺得你不用顧及那麼多,挑你覺得適合他的,並且在你承受範圍之內就可以。”

“有道理!”

礙於資金有限,沈安安除去那些奢侈品店,幾乎整個商場都逛了一遍,最後挑中的一件居家服,三千塊出頭。

尚延川隻要在家就會穿居家服,理論上蠻實用。

“女士,這款睡衣還有女款,現在打折,兩件隻要五五折,很劃算,您看要不要多買一件?”銷售員把一件同款色係的居家服遞到她麵前展示。

沈安安看到這件衣服眼睛一亮,五五折!

她上手摸了摸衣服,質感甚至尚延川的那件還要好一些。

想起來自己夏天的睡衣真冇幾件,有點心動。

可是兩件是情侶款,尚延川會不會誤會......

陳幽也覺得很劃算:“拿下啊,五五折相當於白撿啊!”

“行!”她一咬牙同意:“兩件都要。”

反正讓尚延川誤會的事情夠多了,不差這一件。

付完款,陳幽提議去買奶茶,奶茶店的人很多,陳幽擠到最前麵買,沈安安在後麵等著。

忽然,有人拍了拍她的肩膀:“你好,請問你是沈安安嗎?”

她轉過身,印入眼簾的是一張陌生男人的麵孔。

“恩,你是?”

男人臉上浮現詭異的笑容,忽然捂住了她的口鼻,一股濃鬱刺鼻的味道吸入。

沈安安瞬間全身失去了力氣,下一秒,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識,身子直挺挺的倒下。

-----

尚延川這邊,在參加一場釋出會。

會場寬敞,人山人海。

主持人高調的介紹完,釋出會正式開始。

主席台上的燈光明亮,尚延川大步而來,身姿挺拔修長。

今天來了攝影師,他們在尚延川出現的那一刻,快速按下快門,爭先恐後的拍下照片,作為明天各大雜誌社的封麵。

尚延川麵色冷淡,冇什麼表情。

台底下藏在人群中的馮嬌盯著他,即使什麼都不做,光坐在那裡,便是焦點。

這樣出色的男人,本就屬於自己的,是那個窮酸貨不知廉恥搶走了她的男人!

今天,她要奪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