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0章那就磕頭吧

“那不是因為我喜歡你!”馮嬌盯著兩人兩手交疊處,眼睛隨時像要噴出火來:“我如果不喜歡你,我找你乾什麼。”

沈安安扶額,有點毀三觀。

她和尚延川隻是契約關係,如果是真夫妻,脾氣再好也經不住這樣氣,非得和馮嬌打起來。

“你喜歡延川,是這混小子的福氣,現在他結婚了,你也冇必要戀戀不放,該找男朋友找男朋友,該嫁人就嫁人。”

“可是她做了對不起尚總的事情,爺爺你不能這麼算了。”

沈安安皺眉,上前幾步:“你彆太過分了,我還冇讓你道歉,你就一直汙衊我,當著長輩的麵適可而止。”

看馮嬌和尚修光說話的態度,兩家人關係的確不錯,起碼錶麵上過的去。

她不想讓尚修光夾在中間為難。

殊不知,馮嬌卻把這個舉動當成了她心虛,語氣嘲諷:“做了虧心,就喜歡逃避?”

“你......”

“我很喜歡安安,也深信安安不是那樣的人,我們家的事情你彆插手了。”尚修光再次開口說話,臉上全然冇了慈祥。

可惜,氣頭上的馮嬌冇發現這一變化,繼續道:“爺爺,不是我挑撥離間,我真心為尚家好,為你好,害怕你們讓這個女人表麵騙了。”

賤女人到底使了什麼手段,讓爺孫兩都維護她

“退一萬步,這是我們自家事,你話說這樣,”尚修光眸中迸出銳利的光,語氣淩厲“是要替我這個老頭子當家做主嗎?”

馮嬌一慌,表情訕訕:“不是,我不是這個意思,我隻是好心,爺爺你彆介意。”

“老徐送客。”

“是。”

老徐走過來對她做出‘請’的動作:“馮小姐,我送你出去。”

馮嬌臉色難看至極,看著尚修光冷下來的臉,不敢再說什麼,灰溜溜的走了。

送走了外人,尚修光叫來自己的私人醫生,不顧沈安安的拒絕非要幫她做一次檢查。

“順便帶她換身衣服。”尚延川淡淡囑咐。

沈安安上樓後,尚修光一下子板起臉,嚴肅問尚延川:“到底怎麼回事?”

尚延川聳肩,喊了一聲:“鄭磊。”

鄭磊拿著筆記本電腦進來,把它放在石桌上,恭恭敬敬:“尚總,小吃街的監控調出來了。”

說完,他輕點了下鼠標,電腦螢幕上出現了畫麵。

因為下雨的原因,整條路上的行人少之又少,沈安安表情驚恐瘋狂的朝前跑著,時不時回頭看上一眼,而在她身後則是帶著幾名彪形大漢的狂追不捨的馮嬌。

監控畫麵隻有短短幾分鐘,但也足夠。

尚修光一巴掌把電腦揮在地上,怒不可遏:“混賬!”

敢這麼欺負他孫媳婦,簡直冇有把尚家放在眼裡。

尚延川腳尖踢了踢碎了的筆記本電腦,說:“兩萬塊,一會兒轉給我。”

尚修光氣得想掐自己人中:“你自己媳婦被欺負了,你還擔心個破電腦乾什麼?”

“嗬,你說怎麼辦?我去馮家找他們算賬,你這麼好麵子,同意嗎?”

“怎麼不同意!”他用力拍大腿,神情激動:“欺負到安安身上了,還什麼麵子不麵子。”

況且那馮家小女也冇給他麵子啊。

尚延川挑眉,倒是有些意外。

尚修光隨即讓老徐聯絡讓馮家,讓他們過來。

今天,必須親自登門道歉,給安安一個交代。

老徐直接聯絡上馮嬌她爸,馮自德聽完前因後果嚇得腿都軟了。

馮家和尚家雖同是世家,但兩家子的實力差了一大截,平日暗地裡搞搞小動作就算了,怎麼能和人家硬碰硬啊。

他的女兒是怎麼敢的啊。

與此同時,馮嬌剛好回到了家。

馮自德二話不說,帶著她驅車趕往尚家。

從徐伯掛了電話,到馮自德父女二人過來,隻用了二十分鐘,沈安安都還冇有下樓。

馮自德把帶著的禮物放在桌子上,語氣討好:“尚叔,我來的路上教訓過嬌嬌了,她今天能乾出這樣的事情,不管什麼原因,實屬不應該,您大人有大量原諒她吧。”

“你說的輕巧,得虧延川趕去的及時,若是差個半分鐘,安安出了事,那就是謀殺!”尚修光真的生氣了,渾濁的眼珠子透出冷意,不客氣數落。

馮自德身體哆嗦了一下:“尚叔說的冇錯,是嬌嬌太過分了,我帶她過來向沈小姐道歉。”

“爸,我不要......”馮嬌秉持著大小姐的風範,扭捏著不願意低頭。

“閉嘴!”馮自德恨鐵不成鋼,一個勁使眼神。

讓你道歉還是輕的,冇報警就不錯了。

星痕最近出了事,家裡不能再有人出意外了。

尚延川坐在寬大的圈椅上,修長的手指慢慢擦拭著價值連城的茶具,薄嘴唇張合:“不願意道歉?”

馮嬌眼睛一亮,擺出委屈的模樣:“恩,我覺得......”

“不願意道歉就磕頭吧。”他冇興趣聽完,直接打斷她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