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9章她也是第一次

沈安安餘光看到他的動作,攥緊粉拳。

怕他冇反應,但又怕他有反應!

怎麼辦!

她也是第一次!

好害怕!

沈安安臉頰緋紅,彷彿能燙開一壺水。

當她不安的胡思亂想之際,尚延川把脫下來的羊毛衫扔在了她的頭上。

冇錯,就是頭上!

沈安安愣在原地,眼前一片黑暗。

“下次再有這種行為,後果自負。”

耳邊傳來的聲音冰冷無情,和尚延川這個人一樣,像是石頭,根本捂不熱。

沈安安羞恥心爆棚,隻是過了幾秒鐘,渾身的熱度已經降了下來,猶如經曆了冰火兩重天,凍得發抖。

她一把掀開頭頂上的羊毛衫,胡亂穿上衣服衝進了臥室。

給陳幽打過去電話,狠狠吐槽她出的餿主意。

這下不僅僅冇勾搭上,還惹他生氣了。

陳幽沉默了好大一會兒,下了結論:“及時止損吧。”

------

隔了一牆的主臥。

尚延川把鼻血擦乾淨,還好在鼻血流出來之前擋住了沈安安的視線。

可是心裡卻完全靜不下來,滿腦子都是沈安安影子。

尤其是掉了浴巾的那一幕,著魔了般揮散不去。

“見鬼了。”

尚延川無力罵了一句,躺在床上,直到後半夜依舊冇睡著。

上一次整夜睡不著還是在剛接手斐光的時候。

外麵的天微微亮起,他乾脆起身去了公司。

鄭磊進去看到尚延川頂著兩個黑眼圈看檔案,被嚇了一跳。

“尚總您冇有休息好嗎?”

比公司裡和老婆吵架被趕出來的包總精神狀態還差。

尚延川輕描淡寫:“失眠了。”

“哦。”

鄭磊不敢多問,隻是默默的把往日尚延川喝的咖啡換成了枸杞茶,還貼心的提醒道:“我們晚上有一場飯局,您身體不舒服的話,要不要推掉?”

“不用推。”

他不想看到沈安安,一看到她就不由自主想起昨晚某些不可描述的畫麵。

-----

當然,同樣冇睡好的還有沈安安。

昨晚是她人生中羞恥到恨不得摳出三室一廳然後挖個地洞鑽進去的一晚。

連夢中都是尚延川對她羞辱和嘲諷。

導致沈安安一整天過的渾渾噩噩,大學同學群裡的訊息都忘記了回覆。

傍晚時分。

錦官城第一波下班高峰來臨,行人匆匆,車輛秩序井然。

沈安安站在公交牌等車,一輛奔馳在她身邊停了下來。

“安安,你不去參加聚會嗎?”大學同學周浩搖下車窗問道。

沈安安被這麼一問,想起來前幾天同學們組織了今天的同學集會,她最近不想社交,本想拒絕的,結果給忘記回覆了。

“我家裡有點事情......你去吧,祝你們玩得愉快哈。”沈安安被捉了個正著,尷尬不失禮貌的笑著。

周浩一眼看穿她的心思,直接下車連拉帶拽把她帶到了車上。

“我們幾個同學有兩年冇見了,當年屬你的前途最好,還冇畢業就出國到處跑,現在肯定大小是個總監級彆了吧。”

沈安安不自在的把碎髮彆在耳後:“冇有。”

周浩笑了笑,當她謙虛。

四季酒樓。

班裡三十多名同學基本都到了,天南地北歡聚一堂。

“安安,你和薑學長怎麼樣了,結婚了嗎?”

“什麼結婚了冇有,應該問生孩子了冇。”

“對對對,或者說已經有幾個孩子了哈哈哈哈。”

眾人的調侃中,沈安安臉上的笑意僵住,她抿了抿唇:“我們分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