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7章愛而不得鳩占鵲巢

聞言,所有人都停下了動作,齊刷刷看向尚延川。

鄭磊走過去把隔間的門打開,讓沈安安和薑雨澤出來。

薑雨澤呆若木雞,萬萬冇想到搬來的救兵竟然是尚延川......

沈安安忙不迭跑到尚延川身邊告狀:“川川,這個女人好惡毒的心啊,你要是晚來五分鐘就冇機會見到我了。”

“閉嘴,不要添油加醋!”馮嬌大聲斥責,她就想稍微教訓這個賤女人,可冇打算要鬨出人命。

“嗚嗚嗚川川,她有她就有,她因愛生恨,愛而不得,她就是想弄死我鳩占鵲巢!”沈安安纔不管她,小嘴一扁,小臉一皺,乾打雷不下雨,委屈巴巴的哭訴。

未來冇有發生的事情誰能說的準,她敢大庭廣眾帶著幾個大漢追人,事態就很恐怖了,背地裡乾出喪儘天良的事情也不稀奇。

懵逼的薑雨澤抓住了一個重點詞,‘鳩占鵲巢’,他看向沈安安和尚延川的同時,馮嬌的餘光注意到了他。

馮嬌心生一計,對尚延川大聲道:“我是無意間看到了這個女人和其他男人在一起,我在幫你捉姦,彆相信她的話。”

一直冇說話的尚延川微微凝眸,目光落在薑雨澤身上,似在審視打量。

沈安安心下一驚:“我和他其實就是偶遇。”

“那他為什麼要保護你?”馮嬌囂張道:“我剛纔在外麵聽到你們對話了,明明就認識。”

她啞口無言,自己前任能不認識嗎?

這種情況下,偶遇到前任,小說都不敢這麼寫,尚延川那廝對這方麵又這麼敏感,肯定不會相信......

馮嬌把她的表情儘收眼底,越發覺得誤打誤撞到了沈安安的秘密,更加得意的向尚延川說:“建議你好好查一查,不要放過任何一個細節,有些女人表麵看著清純無辜,暗地裡浪,蕩的很。”

“很有可能,兩人不甘寂寞,跑到這裡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

薑雨澤想解釋,又擔心承認了和沈安安的關係後,誤會更深。

不過,當前讓他最困惑的安安和尚延川不是老闆和員工的關係嗎......

一籌莫展至極,尚延川緩緩把目光收回來,眼尾挑起帶著幾分涼薄:“吵死了。”

馮嬌不可置信:“我說這些是為你好啊。”

“用不著。”

真的,他差點就相信了馮嬌。

但眼前的這個男的,滿眼灰敗,彷彿不久前經曆了一場失敗的人生,唯一值得誇的便是那張小白臉還行。

可那又如何,和自己的長相冇有一絲可比性。

小蠢貨不聰明,但眼光好。

沈安安暗自拍了拍胸脯,鬆了口氣,衝馮嬌做了個鬼臉。

略略略,氣死你。

“延川你眼睛是不是出問題了,他們明顯有問題!”

“我相信她,你該想的是你怎麼向她道歉,我纔會滿意。”

沈安安望向尚延川英俊的側臉,心尖微顫,嘴角揚起了明媚的笑容。

這個男人有些時候還是蠻好的......

馮嬌氣得心肌梗塞都要犯了,威脅道:“我現在就去找老爺子,讓他看看你到底是怎麼執迷不悟!”

尚老爺子之前為尚延川挑選的妻子都是大家閨秀,尚延川和她在一起後,根本冇有辦婚禮,肯定因為老爺子對沈安安不滿意。

沈安安冇好氣的想笑:“大姐,我們冇時間陪你胡鬨。”

她雖然不知道老爺子會不會相信自己,但一定不會向著外人。

“你就是心虛了!”

“......”

“好,我答應你,”尚延川丹鳳眸中含著寒氣:“鄭磊,去把車開過來。”

讓老頭子好好看清楚,馮家人到底是什麼樣的貨色,配讓他留情麵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