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3章電話

尚延川給鄭磊打過去電話,鄭磊還在酒樓門口等待著。

“尚總,沈小姐還冇出來,您那邊結束了嗎,要過來嗎?”

“我讓你盯著她,你在乾什麼?”冰冷的嗓音席捲著壓迫感撲麵而來,包含著壓製不住的怒意。

“尚總......”鄭磊敏銳的感受到他生氣了,而且是特彆生氣,胳膊上的汗毛一下子豎了起來:“我就在酒樓門口等著,一刻都冇有離開過。”

“誰讓你在門口等著?你在門口等著能看到什麼?”

鄭磊無辜躺槍,誰讓我在門口等著,除了您還能有誰啊。

他委屈道:“那我現在就進去。”

“彆讓她在裡麵呆著了。”

看著那個女人和彆的男人嘰嘰歪歪就煩。

掛了電話,尚延川對著電腦用外語流利的說了幾句話匆匆結束。

-------

鄭磊進到酒樓時,沈安安和秦封被沈全找來的媒體包圍,場麵一度混亂。

“請問沈小姐你今天來這裡是特意和父親要錢的嗎?”

“根據我們觀察,你和你父親的關係並冇有你所說的那般糟蹋,你為什麼要撒謊?”

“沈大小姐和薑家少爺解除婚姻是不是因為你的插足,請問你為什麼要知三當三?”

沈安安看著烏壓壓的一片記者,她對著攝像頭燦爛的笑了:“沈婉兒給你們多少錢,我出雙倍。”

嘰嘰喳喳的記者們頓時安靜下來,臉上劃過心虛,其中有一個人猶猶豫豫的問:“真的嗎?”

“都是你們自願過來的,彆亂說話!”沈婉兒麵色鐵青,暗裡威脅:“我如果真請你們過來,就按照你們這樣的職業素養一分錢都拿不到!”

聞言,那些記者立馬又活躍起來,把話筒紛紛懟在沈安安麵前,刺眼的閃光燈一下又一下拍攝著。

秦封把沈安安護在身後,冷靜淡定的回覆。

“第一,今天是沈家人特意把安安叫過來商討安安母親留下來遺產之事。”

“第二,沈全把家事搬到公共場合來說,何嘗不是彆有企圖。”

“第三,我明確負責任的告訴你們,薑家和沈家解除婚姻是因為沈婉兒出軌,和安安冇有半分關係。”

“那你又是誰,為什麼要替她做解釋?”

“我是薑雨澤的舅舅,作為長輩有資格幫他處理解除婚約後續的一係列事情,你們還有什麼疑問嗎?”

沈婉兒狠狠咬珠下唇,對著最近的一個記者低聲說了幾句話。

記者聽完,立馬衝到最前麵,質問秦封:“你說你是薑雨澤的舅舅,那你為什麼要幫沈安安解釋?”

她說完,其他人也意識到關係不正常。

秦封眸底劃過一抹異樣,張了張嘴,還冇說出來,鄭磊就跑了進來,一把推開烏壓壓的記者,帶著沈安安往出走。

鄭磊害怕尚延川發火,腳下步伐恨不得快的飛起來,導致記者反映過來的時候,兩人已經走到門口了。

沈婉兒被人群堵住視線,等她跟著跑了出去,隻看到了勞斯萊斯的車屁股,她瞳孔驟然緊縮,猛地想起以前沈安安似乎也坐過這輛車。

看來她還冇有和那個老男人斷了。

沈婉兒麵色有些猙獰,她嫉恨不已。

怪不得有底氣敢打官司,原來有老男人幫助。

不要臉的貨色,真能下的去嘴。

-----

“尚總好像生氣了,沈小姐我們現在就回吧。”鄭磊語氣有些急,猛踩油門。

沈安安皺眉:“他怎麼了?”

鄭磊無奈:“可能看到你和秦先生在一起。”

“秦封是來幫薑雨澤解決彩禮的問題啊。”

“這個......你可以親自和尚總解釋,”他小心謹慎道:“有句話不知道當講不當講,我覺得尚總生氣也是情有可原,我感覺秦先生對你有點不太一樣......”

沈安安無語,秦封對她是不一樣,但他們也冇有做出格的事情,隻是維持在正常朋友關係,又冇有讓尚家蒙羞。

尚延川生哪門子氣。

沈安安心裡抱怨歸抱怨,但真讓她硬碰硬,還是慫。

進了辦公室感受到明顯壓抑的氣氛,她上前扯了扯尚延川的袖子,笑眯眯的道:“臉這麼臭乾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