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2章這是誰招惹尚總了

沈全從溫玉梅手裡拿過來一件四方盒子,交給沈安安手裡:“這裡是你母親所有囑咐我留給你的嫁妝,流動資產50萬,玉器首飾兩百萬,之前不給你,是擔心你年紀小,亂花錢,這畢竟是母親留下來的,但現在不一樣了,你長大了,有了自己的想法,我覺得我可以全心全意的相信你。”

“安安,你彆和你爸置氣了。”溫玉梅插話。

“是啊妹妹,我們一家人團團圓圓的比什麼都強,爸爸有我照顧,你以後少惹他生氣就好。”

這時,外麵的媒體適合湧進來,對這幅‘闔家團圓’的場麵哢哢哢拍照。

閃光燈刺的沈安安睜不開眼睛,她下意識往後退了一步,就在這一步,讓她看清楚了沈婉兒脖子上還帶著的那條白玉項鍊。

沈安安簡直被氣笑了,冇想到他們這麼不要臉。

沈安安不客氣的搶過司儀手裡的話筒,語氣犀利,讓在場人都能聽到:“不對吧,我雖然不記得我母親具體給我留了多少嫁妝,但玉器和流動資金就不止這麼一些,況且我們不是27號就開庭打官司了麼,你們還請了汪博律師,現在突然放到明麵上來說,是想拿出一部分小錢就息事寧人嗎?”

用最少的錢,取得了最好的名聲,明裡暗裡指責她不懂事,把責任推卸到她身上。

即使冇有談攏,也是因為她的問題,所以被迫打官司。

好一個一箭雙鵰。

汪博同時被應邀到在場,他坐在下麵,很多人都問他。

“汪律師,這真的嗎?”

“去世的母親給女兒留下來的資產,還要通過打官司要回來?”

“多多少少有點不講道理了吧。”

汪博皺眉:“事情冇有你們想象的這麼簡單,今天是沈先生的生日,她作為女兒連份禮物都冇有帶,可見是個不孝女。”

“安安隻是在今年冇有準備生日禮物,而沈全在她二十多年以來都冇有送過一次生日禮物,甚至一句生日快樂都冇說過,他就能稱的上一位好父親了嗎?”薑雨澤為沈安安打抱不平。

沈婉兒氣得心窩冒火,故意一臉心痛的望著他:“雨澤你亂說什麼,你和我妹妹餘情未了我忍了,但你不能維護她就汙衊我爸爸啊。”

一浪激起一浪高。

之前沈婉兒單方麵宣佈和薑雨澤分手引發熱議,冇想到是因為這個。

薑雨澤怒極反笑:“你彆往自己臉上貼金了,我這輩子做過最後悔的事情就是和你在一起,快點把我給你的彩禮還給我。”

沈全很鎮定,明顯預料到了這一出,拿出了一個u盤:“雨澤,你和婉兒在一起就是為了薑家公司的繼承權我就早知道了,當初你故意把這個u盤交給安安,搞砸和婉兒的訂婚宴,這件事我不想和你計較,你不能蹬鼻子上臉,非要逼我們拿出這筆莫須有的錢。”

“保安,把他趕出去!”

白的說成黑的。

睜眼說瞎話這一套,沈安安總算是領教到了。

薑雨澤氣得臉通紅,冇說幾句,就被保安拖出去了。

秦封見狀把自己聯絡的媒體招手引了進來,把這一幕拍了下來,並且是現場直播的模式。

“我的天,家庭關係這麼複雜嗎?”

“我已經分不清誰對誰錯了,怎麼辦?”

“我看這一家人都冇個好鳥。”

網友的彈幕瞬間鋪滿整個螢幕。

秦封攔住驅趕薑雨澤的保安,拿出在銀行列印出來的轉賬記錄,目光直視沈全:“兩千萬的彩禮不是瞎編就能編出來的,一切看證據,對吧?”

他的態度不卑不亢,很容易讓人信服。

沈全臉色難看:“我們家的事情你一個人外人就冇必要摻和了。”

秦封聲音沉穩:“我是雨澤的舅舅,怎麼算是外人?”

沈全說不出來話了,快速填了一張兩千萬的支票甩過去:“現在請你們離開。”

薑雨澤不肯走:“不行,我要等上安安一起走。”

“安安我護著就可以,你彆在這裡添亂了。”秦封淡淡道。

薑雨澤不情願,可畢竟是舅舅幫他把彩禮要回來的,冇多嘴,一步三回頭戀戀不捨的去酒樓外麵等待。

而這一幕,正好被媒體拍到。

斐光中信。

在開視頻的會議的尚延川看著手機裡麵的畫麵,烏黑的眼珠子裡席捲著暴風雲,宛如來自地獄的魔鬼,他看著彈幕上清一色刷著‘英雄救美’這個字,手背上青筋繃起,稍一用力,手裡裡的筆‘嘎巴’一聲斷了兩節,滾落到在地上。

電腦螢幕的幾名中年叔叔低下頭瑟瑟發抖,明明是視頻會議,硬生生搞成了語音會議,誰都不敢抬起頭看尚延川。

這是誰招惹尚總了?

不要連累他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