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0章秦封的注意力全都在沈安安身上

聽言。

沈安安心裡暖暖的,但她知道尚延川是霸道的控製慾在作祟。

不管怎麼樣,這次他想的很周到。

“恩,我也非常感謝他。”

鄭磊笑著頷首。

酒樓。

眾人盛裝打扮。

沈全和沈婉兒站在門口接待著客人,貌似和薑家解除婚姻,對他們冇有多大影響。

沈婉兒看到沈安安立馬親熱的挽住她:“妹妹你來了,我帶你進去。”

沈安安不留痕跡的甩開她,麵無表情:“我自己會進去。”

沈婉兒一頓,藏在眼中的狠毒,笑得溫柔;“好,雨澤也在裡麵,你進去可以和他坐一桌。”

沈安安冇聽她的,找了一個空位置坐了下來。

好不容易和薑雨澤撇清關係,保持距離才爭取。

冇一會兒,很多人陸陸續續的進來,坐滿了整個酒樓。

有生意上的合作夥伴,還有沈家的親戚,甚至請了媒體記者。

沈安安掃了一圈,不禁皺眉,媒體的數量很多。

薑雨澤早就看到沈安安了,但看她刻意與自己保持距離,心裡發悶。

秦封是在生日宴會開始前的五分鐘纔來的。

他坐到薑雨澤身邊,沉聲道:“薑家也請媒體了。”

薑雨澤發愣:“怪不得外麵的媒體那麼多。”

“今天他們是有備而來。”

本身計劃請媒體施壓,將彩禮還回來。

對於薑雨澤現在的情況兩千萬的彩禮不算少,如果兩人感情正常破裂,彩禮不往回要都行。

可沈婉兒出軌周元元,這事就不能善罷甘休。

“那怎麼辦,我剛纔還看到安安了,她也來了。”薑雨澤有些冇了主心骨。

秦封神情一凝,環顧四周,找了一圈,在角落裡看到了沈安安。

在一群盛裝打扮的人群中,她穿著職業套裝裙,緊身的包臀裙勾勒出性感線條,乾練又獨特。

秦封心裡的悸動,和薑雨澤道:“你等一會兒,我去和安安說幾句話。”

薑雨澤想要阻止,又不知道用什麼身份。

縱使他做了好久的心理建設,不斷催眠自己,舅舅各方麵都比他強,能給沈安安幸福。

但真正看到秦封和沈安安坐在一起,秦封用那種溫柔的眼神看向她時,薑雨澤依舊覺得憋屈,他拿起麵前的紅酒杯一飲而儘。

“沈婉兒邀請你來的?”秦封神情自然,金絲框眼鏡下透著溫柔。

沈安安看到他,微微一怔,回想起薑雨澤說的話,麵上劃過一抹尷尬:“恩冇錯。”

秦封五官懦雅,眉心間攏起:“她有陰謀。”

“我知道,但我必須來。”沈安安握緊手裡的錄音筆,扯了扯嘴角:“放心,我知道怎麼應付,你呢,陪薑雨澤來的?”

“是,雨澤現在在薑家地位特殊,他弟弟繼承了薑家公司一半的管控權,我必須幫他。”

早年薑父在外麵找了個小的,以前薑母會鬨,隨著時間的推移,她不在插手公司後就喪失了主動權,薑雨澤一天天長大,薑母看開了,冇再管。

沈安安感歎:“家家有本難唸的經。”

生日宴高調開始舉行,有好多人送上了名貴的禮物,鹿茸,人蔘,名畫。

沈安安和尚延川在一起時間久了,品味得到了熏陶,竟然覺得這些所謂的禮物很俗氣。

秦封的注意力不在宴會上,隻在她身上。

反覆斟酌了片刻,他對沈安安說:“咳咳咳,安安,你和尚先生保持那種關係是遇到了一些難處對嗎?”

他實在想不通,安安怎麼會甘願會同意那樣的身份和尚延川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