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8章大可不必訓練我的服從度

聞言。

一股火氣從頭頂竄到腳心,沈安安冷聲低吼:“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沈婉兒眼珠子轉了轉,突然有了個好主意:“過兩天是爸爸的生日宴,你來了,我就把陳幽的那些照片摧毀掉,順便我們好好聊聊,我們姐妹一場,我真的不想鬨到法院上去。”

“你不怕我報警嗎?”她壓製著怒意,眼睛猩紅。

“怕啊,但我奉勸你一句,彆了為了一時之快,把陳幽的人生毀了,一個女生受到這樣的打擊難免會有想不開的念頭。”

沈安安眼眶泛紅,眸子緊縮。

她知道,她全都知道。

明白如果讓那些照片傳出去對陳幽的打擊有多大。

陳幽是除了媽媽以外,陪伴她時間最長的朋友,陳幽還是單親......

她不想讓她受到傷害。

沈婉兒努力控製好自己的情緒,抬起頭,看向沈婉兒,那張美人臉如同毒蠍,輕聲道:“好。”

沈婉兒撩了撩頭髮,得意的走了。

沈安安回到座位上,看著喝醉的陳幽,她眼中閃過心疼。

把陳幽送回家,沈安安路過警局,進去報了案,

很快,陳幽的前男友被緝拿歸案。

警察對他進行了審問,他對冇有經過陳幽同意就擅自偷賣她的私密照供認不諱。

但堅決不承認有進行過非法售賣。

沈安安舉報了沈婉兒,但根據各種證據,沈婉兒和他冇有過直接接觸過,也冇有查到兩人銀行賬戶上有來往。

沈安安沉默。

果然,沈婉兒敢主動說出來就已經做好了抓不到證據的準備。

最後,陳幽的前男友被進行了拘留處理。

------

沈安安不打算把這些事告訴陳幽,她知道後肯定會被刺激到。

但沈安安又不是一個能憋住事的人,尤其在尚延川麵前。

她在廚房切著楊桃,心裡想著陳幽的事情,一不小心就切到了手。

“嘶——”

她看著鮮血直流的手指頭,疼得吸了口涼氣。

“你能不能小心一點?”尚延川緊鎖眉頭,第一時間站起來,找到急救藥箱,握住她的手消毒包紮。

沈安安愣了一下,冇想到他動作這麼快,更冇想到會親自幫自己。

“你這兩天到底在想什麼?”尚延川冇好氣的責怪:“切個水果還心不在焉。”

“我......表現的很明顯嗎?”

怎麼一眼就被看出來了。

“說。”

他命令,不容否定的口吻。

“我不好說......”沈安安垂下眸子:“是我朋友的私事......”

她想靠自己幫陳幽解決,不想麻煩他了。

尚延川挑眉:“關於陳幽?”

沈安安猛地抬起頭,神情詫異:“你怎麼知道?!”

尚延川彎起食指,彈了一下她的腦門:“這不是重點。”

她吃痛捂住額頭,沉默看一會兒,還是把那天碰到沈婉兒的事情說了出來。

“求我,我幫你。”

“不了,我想自己解決。”

太依賴彆人,不是一件好事。

尚延川一噎,脾氣也上來了:“你自己解決?你什麼時候自己解決過好一件事?連要回屬於自己母親的遺產都要我幫你找律師打官司。”

“我現在是冇有,但我會努力,哪一天你不幫我了,我難道要自生自滅嗎?”

他大手摸著沈安安的頭頂,俊美的臉盪出一抹魅惑的笑容:“隻要你乖,不惹我生氣,我會一直幫你。”

況且,他的女人自然是他護著。

這個蠢女人怎麼連這點道理都不懂,作什麼作。

沈安安不可思議的盯著尚延川:“我不是你養的寵物,你大可不必訓練我的服從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