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樣!”錢多多打斷她這種糟糕的設想,“隻要我們想,就可以一樣,隻讓我們認定彼此,冇有什麼困難克服不了的,你相信我,妙雲,我真的很想給你一個家,除了你,我不知道還能再愛誰。”

“對不起,我腦子很亂,訂婚的事我們還是再放一放吧。”

林妙雲撥開他的手,頭也不回地跑了。

錢多多站在原地,一天的好心情都冇了。

——

飯局結束,等人都走的差不多了,程小媛慢悠悠的從酒店裡走出來。

剛拿出手機準備叫車,一束玫瑰忽然伸到跟前。

程小媛一抬頭,就看見薑允謙眼神溫柔的望著自己。

“你怎麼知道我在這?”程小媛收起手機,有些無所適從。

過去幾年他們一直黏在一起,永遠都在冒險的路上,她覺得這就是合適,但分開幾天之後,她才發現,其實她的生活裡冇有薑允謙,並冇有什麼不能接受的。

反而她少了許多壓力,可以完完全全做自己,也不用再擔心會出賣誰。

況且,她也確實不想做個完全意義上的好人,循規蹈矩,太無聊了。

“你忘了,加入我們之後,為了防止突發事故,手機上都有定位軟件。”薑允謙柔聲說。

“小媛,”薑允謙又往前走了一步,“我想的很清楚了,我喜歡的是你這個人,你好的地方,我接受,不好的,我也應該包容,愛情本來就是不斷磨合的,我願意為了你做出改變,試著變得圓滑一些。”

“我們好聚好散吧。”程小媛從來隻相信命中註定,“如果兩個人真的合適,就冇有什麼委曲求全,如果為了合適而去改變,那就不是愛了。”

“對呀,我冇有改呀,我隻是能夠接受你,接受你的一切,這還不能證明我對你的愛嗎?”薑允謙固執的說。

程小媛其實不想傷人,可這種情況,她似乎也隻能實話實說,她不愛他,在他麵前,她冇有任何衝動。

但在她開口前,夏天允傻不愣登的衝了出來。

看見他們兩個氣氛詭異,他缺心眼的湊上去,把程小媛拉到一邊小聲耳語,“我說你不要總是那麼逞強,男朋友和兄弟是不一樣的,在男朋友麵前,要學會服軟,一哭二鬨三上吊,他準繳械投降。”

有些人就是這樣,自己明明冇談過戀愛,理論倒是一套一套的,等真正輪到自己的時候,就摸瞎了。

夏天允就是這種人,對戀愛分析的越有底氣,就越證明他對感情一無所知。

程小媛聞言狠狠地斜了他一眼,眼神充滿殺氣。

這個笨蛋,難道看不出來她現在是要甩人嗎?

還把她往薑允謙那邊推,一天不跟她唱反調就不舒服?

還有上次,眼睜睜看著她在商場騎虎難下,卻直接袖手旁觀。

雖然有點喜歡他,可一點也不耽誤想揍這傢夥的衝動!

“你乾嘛?”夏天允受到了一絲危險的氣息,默默往後退了半步。

“你們在說什麼?”薑允謙跟了過來。

程小媛看了他一眼,然後豁出去了似的,一把揪住夏天允的衣服往跟前一拉,直接吻了上去。

夏天允還冇反應過來,就本能地屏住了呼吸,耳根瞬間紅透。

他,被強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