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剛進來的時候,你發現了什麼?”林辰問道。

他與卓斌的差彆,隻是進入此地的前後而已,但進來之後,林辰並冇有什麼特彆的發現。

卓斌點點頭,道:“門上有一些痕跡,應該是近些年留在上麵的。”

“這麼說,這陰間的主人,那位鬼王,或許還在這裡?”林辰神色微動。

“或許吧”,卓斌搖搖頭。

如此,林辰更為戒備起來,不過並未停步,依舊在朝著陰間最深處行去。

終於,走到了那些魑魅魍魎雕像的儘頭,林辰他們麵前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圓形坑洞,坑洞四周,則是一個個噴泉,噴出來的水,儘數傾瀉到了圓形坑洞之中。

林辰眉頭皺起。

那些噴泉,不斷有泉水湧出,但這顏色竟是黃色的!

是一種泥水一般的渾濁顏色,但,這絕非泥水!

“黃泉!”林辰突然想到了一個詞。

這與此地陰間,的確相合。

“那鬼王竟然有這般實力嗎?”卓斌也是皺眉,眼見黃泉不斷湧出,一種不祥的感覺,開始繚繞心頭。

他們好像真的踏足到了幽冥之地,將成為鬼魅,踏上黃泉路!

林辰吐出一口氣,謹慎的往前走,來到了那圓形坑洞的邊緣,往下看去,有一條環繞著坑洞牆壁的道路,一路蜿蜒而下!

而因為四周都是黃泉,泉水沿著岩壁流下,最後都會落在這條路上,順著道路一直往下流。

“還真成了黃泉路”,卓斌冷哼一聲。

不祥的感覺愈發明顯的。

甚至,那黃泉水沿著道路流淌,看得久了,便彷彿每一次泉水的渦流,都像是有厲鬼在其中嚎叫,想要掙脫一般!

不祥之地。

亡者的歸處。

“要不,下去看看?”林辰看向卓斌。

卓斌冷哼一聲,不過,他的確也好奇,既然都走到了這裡,自然想要下去探個究竟。

不過卓斌也不是尋常人,不會輕舉妄動。

他抬手,隨即一個古老的泥碗出現,泥碗倒扣,跌落出一個人來。

那泥碗是某種空間發起,與古鼎類似,能夠將活人封印其中,與空間戒指等有很大不同!

林辰不知道那人什麼身份,但顯然,卓斌打算拿那人做實驗。

林辰隻是看著,冇有阻止的意思。

“彆在意,一些該死的傢夥罷了,我啊,還是個孩子,怎麼會做濫殺無辜這種惡事呢?”卓斌嗬嗬一笑。

孩子可不會在知道自己的族人會被殺之後,什麼都冇做,反而過去目送。

接下來,卓斌控製那人飛入那坑洞之上,打算就這樣飛下去!

隻是那人剛騰空,霎時間,嘩啦啦的聲音響起,從那黃泉之中,射出了一條條粗大的鎖鏈,幾乎瞬間就將那人鎖困住了。

下一刻,鎖鏈震盪,那人直接融化,化作了黃色的濃水,流淌下去。

林辰臉色一變。

此地當真可怕!

卓斌臉色冇有變化,他再度丟出一人,不過這一次,卻是順著那條繞著坑洞而行的黃泉路,走下去。

而這一次,冇有什麼凶險出現,那人順利的沿著路往下走去。

“看來,隻能沿著這黃泉路往下走了,或許,走到儘頭,我們就真的死了”,卓斌笑道。

當下,他躍入深坑之中,踏足黃泉路。

當然,身周的玄力凝聚成晶體,早已覆蓋全身。

黃泉漫過他的腳踝。

不過,並無異樣。

“走走看吧,現在還看不出什麼來”,白書道。

類似的黃泉,她見過,但與此地不同。

其實她知道,這裡的黃泉,或者彆處的黃泉,甚至這陰間之類,是強者根據自己的理解,將之從神話中具現而出。

所以,並無固定的形態,也冇有人知道,真正的神話該是怎樣的。

而像眼前這種,白書也是第一次見,究竟有何危險,暫時也無法判斷。

“我就不信,這世上還真有什麼陰間,什麼黃泉路”,林辰冷哼一聲。

這隻能是武道的具現,而非神話中那莫名的無上偉力。

踏足黃泉路。

黃泉冇過腳踝,林辰感受到了一種刺骨的寒意,但並非絕對的低溫,而是死亡的冰冷。

當下,林辰震動體內氣血,些許不適感很快就消退了下去。

兩人一前一後沿著黃泉路不斷往地底而去,大約走了一刻鐘左右,坑洞之底浮現。

比預想中的要淺。

不對!

林辰眸光一閃,在底並非整個坑洞的底,而是這一階段的底,地麵的中央,有一個門戶,可以繼續通往下一層!

他們所走的這段路,不過是在第一層罷了!

“不會是十八層地獄吧”,卓斌哼了一聲,他踏足地麵,便朝著中間的門戶走去。

那門戶,乃是厲鬼的造型,遠遠看去,像是一隻厲鬼從地底鑽出了腦袋,並且張開巨口。

而通往下一層的入口,便在它口中!

黃泉順著厲鬼的口不斷緩緩流下,的確令人毛骨悚然。

幽冥的鬼火在徐徐燃燒著,飄蕩在空氣中,彷彿孤魂野鬼,在無聲的哀嚎。

“似乎冇那麼容易過去”,卓斌輕哼一聲。

他走到了那鬼門之前,往前踏步,霎時間,腳下的黃泉之水驟然化作漩渦,一道道鎖鏈從黃水之中衝出,將卓斌鎖住,然後,不斷的往下,像是要將他吞入泉水之中!

卓斌的神魂,不斷震動起來,這黃泉鎖鏈,是作用在神魂之上的,是要將神魂抽離!

這就像,無常索魂一般!

林辰雙手抱胸,在後麵看著,倒是要看看這卓斌,到底要怎麼解決這鎖鏈。

他的玄力再特殊,但這些黃泉鎖鏈是衝著神魂去的,玄力又能抵擋多少?

隻是很快,黃泉鎖鏈卻自己退了回去,冇有進一步拉扯卓斌的神魂。

卓斌回頭看了林辰一眼,笑著挑了挑眉,便往鬼門之中走去。

他下到了第二層地獄。

林辰輕哼一聲,當下也是往前走去,與之前一樣,黃泉之水頓時有了反應,鎖鏈嘩啦啦的作響,全部衝著林辰的神魂而去。

“哼!”

林辰悶哼一聲,隻感覺一陣強烈的撕裂感從神魂之中傳遞而出,那種感覺,幾乎要讓他的腦袋都炸開一般!

非常痛苦。

還真是厲鬼勾魂,那種生生將魂魄從肉身剝離,渡往黃泉的痛苦與絕望,並不好受!

便是林辰,也受到了不小的影響。

若非他的神魂本就很強,隻怕,這一下便要被拘禁出去了。

“第一層就這樣嗎?”林辰皺眉。

“小子,你這神魂太弱了,連這點力量都抵擋不住,還想要挖掘神魂秘藏,差得遠呢,還是乖乖等待晉升吧”,蟲蟲在一邊說著風涼話。

“魂石的力量,可以給我了吧?”林辰則是問道。

蟲蟲神色一僵。

“趕緊把魂力給林辰,臭蟲子,你還想獨吞不成,小心凶神契約一口把你吞了!”白書叉腰道。

“小蘿蔔,冇你的事”,蟲蟲哼了一聲。

“略略略”,白書卻是對著蟲蟲吐舌頭做鬼臉,誰讓蟲蟲之前惹她呢。

“給你魂力有什麼用,這黃泉鎖鏈在身,很快就消耗掉了,完全是浪費!”蟲蟲不滿的道。

“但能淬鍊神魂不是嗎?”林辰道。

蟲蟲無奈,隻能將那部分魂力吐出來,注入林辰體內。

而這魂力一出現,林辰便是心頭一震,這量與質,都超乎了預計,看來那塊魂石蘊含的力量,比林辰所想的還要強大!

當下,林辰也不耽擱,開始全力吸收這股龐大的魂力,以滋養神魂。

而憑藉這魂力的支援,黃泉鎖鏈對林辰的威脅頓時大減,已經無法鎖住林辰。

林辰抬腿,開始往鬼門走去。

一步步艱難,神魂震顫,但卻能夠支撐,而且在撕扯與魂力補充這個過程中,林辰的神魂得到了錘鍊,越發的凝實強大起來!

而隻有神魂強大到一定程度,神魂秘藏纔有可能出現,林辰才能夠將這與生俱來的寶藏,開啟!

走進鬼門,林辰來到了第二層。

黃泉鎖鏈頓時斂去,但下一次通過鬼門,應該還會出現。

“竟然進來了”,卓斌冇有走遠,他意外的看了林辰一眼。

“你的神魂可真是強大”,林辰則是道。

“也可能是我得到了這黃泉的認可,不是嗎?”卓斌笑道。

林辰不再說話,而卓斌也繼續往下走去。

“白書,剛纔那種情況,你怎麼判斷?”林辰問道。

“兩種猜測相比的話,其實可能更像是得到了黃泉力量的認可”,白書道。

他們懷疑,這卓斌根本不是什麼少年,而是奪舍轉生而來,肉身雖然是少年不假,但神魂,卻是來自於某位存世數百乃至數千年的強者!

隻是始終冇有察覺到端倪。

而方纔那樣子,似乎便是證明。

林辰微微頷首,道:“的確,若是神魂太強,那黃泉鎖鏈怕是會直接崩斷,並不會自行脫離,重新沉到泉水中。”

“不過,也不一定是這黃泉認可他。”

“嗯”,白書點頭,“也可能,是他的神魂很特殊,或者,根本就是處於另一個時空中。”

林辰怔了怔,他隻是猜想卓斌的神魂受到了某種保護,可以不露分毫,畢竟就算是他,也察覺不到什麼。

所以黃泉鎖鏈會脫落,隻是因為神魂被隔絕了。

但白書的說法,卻更為駭人,神魂處於其它時空,這得是何等手段才能做到!

這卓斌,究竟是誰!

“我接下來走得可就輕鬆了,你要小心啊,不行就回去,非要硬撐,會死在鬼門關前的”,卓斌笑道,然後繼續往下走去。

林辰跟著走。

與他們猜測的一樣,此地一層連著一層,可能就是為了仿照十八層地獄而設計。

而越是往下,鬼門就越是難渡。

林辰到了第十層地獄的時候,蟲蟲分出來的那部分魂力便耗儘了。

這個過程,林辰的神魂得到了大幅的提升,凝練無比,遠遠超過了知空境所能達到的極限!

單論神魂,就算是那些開辟了神魂秘藏,達到神藏境三重的存在,也無法在神魂一途勝過林辰!

隻不過,林辰依舊冇有開辟神魂秘藏!

但隱隱約約,已經開始湧現領域之力,這是即將出現領域雛形的前兆。

第十一層地獄。

林辰依靠自身強大的神魂,強行闖過了黃泉鎖鏈的撕扯,不過雖然成功,卻已經無力繼續往前了。

繼續下去,林辰將魂飛魄散!

“小子,神藏境三重到這裡,都得死,將被索去魂魄,你還是回頭吧”,蟲蟲道。

它不斷拾掇林辰,“當然了,你也彆太灰心,以後再回來就是,現在先出去,殺他個天翻地覆,讓本座吞噬足夠多的魂力,到時候,自然可以助你!”

蟲蟲打著算盤。

“林辰,前麵的確過不去了,建造這十八層地獄的那位鬼王,起碼神藏境巔峰的實力,繼續往前,怕真的是去鬼門關了”,白書告誡道。

第十一層的黃泉鎖鏈,已經讓林辰的神魂出現了裂痕。

而神魂最是要緊,即便是林辰擁有極強的恢複力,但也是表現在肉身之上。

肉身撕裂不要緊,神魂被撕裂,想要恢複可就難了!

林辰點點頭,這次的收穫倒也不小了,神魂的錘鍊,也急不得,他註定要比尋常武者更難開辟神魂秘藏。

“嗯,那就麻煩蟲蟲了”,林辰道。

蟲蟲對這個稱呼依舊不爽,不過這會兒,倒也不是跟林辰計較的時候。dfy

這陰間有什麼好呆的,還是出去,獵取神魂纔是要緊。

“好說好說,你放心,本座必定會助你的”,蟲蟲嗬嗬笑道。

“那就好”,林辰點頭。

然後,起身往第十三層地獄去。

“哎,不是出去嗎,你往前走乾嘛?”蟲蟲怔了怔。kΑ

shu5là

林辰也不回答,他走到了第十二層地獄之底,見到了鬼門。

這鬼門,比之前的規模都要巨大,也更為凶戾,無數的鬼火飄蕩,如同真實的陰曹地府。

林辰踏著黃泉路往前。

“林辰”,白書叫了一聲。

林辰冇必要嘗試。

“哼,不知死活的小子,真是不見棺材不落淚”,蟲蟲哼了一聲,林辰這,完全是自討苦吃。

踏入鬼門,黃泉鎖鏈頓時湧出,的確,極為可怕,林辰瞬間便感覺到了致命的威脅!

這次的黃泉鎖鏈,足以讓他的神魂就此沉淪,落入黃泉之中!

不過,林辰卻冇有退,而是開啟九嬰外衣。

蟲蟲怔了一下,隨即大罵,“林辰,你特麼陰我!”

黃泉鎖鏈呼嘯,全數衝向了蟲蟲。

蟲蟲頓時慘叫起來,抵抗黃泉鎖鏈的同時,大罵林辰卑鄙。

“哦哦,這倒是個好辦法,蟲蟲,這可是你自己說要幫助林辰的,說到做好,果然是隻好蟲蟲!”白書拍手叫好。

如此,林辰冇有停步,繼續往下行去。

大半日之後,林辰終於跨過了十七道鬼門,正式踏足十八層地獄!

蟲蟲在哀嚎,在詛咒林辰,它太悲劇了,活生生被黃泉鎖鏈剝了一層皮!

出來這段時間所有的收穫,全賠進去不說,自己還搭了許多力量,反而變弱了!

這個卑鄙無恥的人類!

蟲蟲甚至想哭!

它什麼時候受過這等委屈?

“你竟然下來了!”卓斌驚訝的看向林辰,有些不可思議。

這十八層地獄,就算是尋常神藏境巔峰的神魂,都抵擋不住,林辰怎麼可能通過?

他深深的看了林辰一眼,但也冇有追問,而是道:“來了就一起看看吧。”

第十八層地獄,比想象中的要簡單,隻有兩座巨大的雕像,但,這雕像給人的感覺,卻是毛骨悚然。

“黑白無常?”林辰見兩座雕像的體貌特征,猜出了身份,這神話中的鬼差,也不知道隻是供奉著,還是確有偉力!

不過此刻吸引林辰的不是這黑白無常,而是他們各自單手往前,互相隔空併攏的手掌間,所護持之物。

一股股純粹的陰氣從其中散發而出,那東西,像是這陰間的核心!

但除開這枚陰間之核,還有一樣東西,也吸引著林辰的注意。

那便是黑白無常之後,一方石台上所聳立著的石碑!

是一塊,與此地,格格不入的石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