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辰點點頭,極目眺望,那山脈延綿不絕,看不到儘頭,乃是一片人族罕至的區域!

“倒是接近山嶽府地”,林辰眸光微閃。

這片山脈,與山嶽府地那一片似乎是相連的,並且最終可以彙攏至十萬大山!

此地險峻,崇山峻嶺不計其數,若是有人隱藏其中,想要尋出來還真是不容易。

過去,一些大罪之人,或者隱世不出的強者,往往都會尋找這樣的地方避世。

所以雖說凶險,但偶爾還是會有人來此,想要看看是否有好運,能夠得到前人造化。

甚至是尋到先人洞府之類。

這並非奢望,畢竟例子很多,隻不過大部分人都冇有這個氣運而已。

林辰感應著邪氣的走向,那邪氣,深入到了山嶽之中,繼續乘坐寶船顯然是無法繼續追蹤了。

“小瑩,我們下去追吧”,林辰道。

“好的師父”,謝詩瑩點點頭,隨即她轉頭吩咐道:“瀟瀟,你就在寶船上等一下吧,記住,彆忘了修煉!”

“知道了小姐!”梅瀟瀟眼睛一亮,終於可以偷懶了,同時,不忘對林辰叫道:“王八蛋,記得給我帶吃的!”

“吃的我也要!”紫凝揮著胖嘟嘟的小手跟著叫道,奶聲奶氣的。

林辰搖頭失笑,一個閃身便落入山嶽之間。

謝詩瑩也即刻跟了上去。

邪氣在山嶽間蔓延,到了這裡,似乎對方已經不太在意隱匿氣息,邪氣在林間蔓延,陰邪無比!

“看來擁有神藏境的實力!”林辰輕哼一聲。

恐怕,就是那位陰鬼邪尊了!

倒還真是巧了!

若是以往遇到,林辰說不定還真要避開,不可能主動湊上去,畢竟主動挑戰神藏境,並冇有必要。

不過現在嘛……

不說他自己多少已經具備抗衡神藏境一重的實力,這謝詩瑩在,便無需畏懼什麼。

徒弟出手即可!

兩人迅速在林間飛躍,林辰以黑龍之力隱匿氣息,而謝詩瑩,也擁有自己的隱匿法門,可以將氣息徹底掩蓋。

而且十分的高明,竟不輸林辰多少!

越過大片山嶽,一處穀地,林辰和謝詩瑩停了下來,遠處,有戰鬥的痕跡殘留,看來經曆了一場激烈大戰。

“邪氣有變動,似乎不止一道”,謝詩瑩眸光一閃。

林辰則是蹙眉,臉色有些難看。

謝詩瑩所說的他自然也感知到了,這裡的邪氣同源,乃是同類型的,但卻並不是來自於同一個人。

新出現的,殘留於這片戰場中的,屬於陰鬼邪母!

但這對於林辰而言不重要,重要的是,此地另一道與邪氣爭鋒的力量,是屬於煉體武夫的氣血!

“霸體,紫芒經!”林辰瞳孔一縮。

是鯉魚姑娘!

她曾在這裡,遭遇到了陰鬼邪母!

林辰臉色沉了下去,他急速落入戰場之中,檢視情況。

李漁是煉體強者,也是龍隕州內,十分少有在煉體一途擁有極為強大天賦的存在。

她的霸體,以及所修煉的紫芒經,讓她擁有遠超同境煉體強者的龐大氣血!

而澎湃的肉身氣血,對於具備陰陽咒的邪道而言,無疑是一餐美味佳肴,會被盯上也正常。

之前的拙選之戰,林辰並未看到李漁出現,知道她大概是被什麼事情耽誤了。

不想,她現在竟遭到了邪道的襲擊!

“從痕跡來看,邪道並未得手”,謝詩瑩檢視的十分仔細,可以看出,戰鬥雖然激烈,但卻是陰鬼邪母落了下風。

“斷肢……”謝詩瑩眼睛微微眯起,迅速幾個閃滅,來到了遠處一片樹林中。

這裡有一個大坑,是被生生砸出來的!

而在坑裡,則是一個妖豔邪異的女子,正是陰鬼邪母!

她身體被打爛了,肉身破碎,顯然生前曾被極為狂暴的力量近身攻殺,纔會導致這般慘狀。

是李漁做的。

她斬殺了一個陰鬼邪母!

看來雖然錯過了拙選之戰,但李漁的成長卻極為迅速,大約,是她遇到了某些強大造化,這纔會放棄拙選之戰吧。

“陰鬼邪母有兩個,她雖然擊殺了一個,但另一個卻也將她擊傷了”,林辰冷聲道。

他探查到了李漁的血跡。

“陰鬼邪母……”謝詩瑩聽到林辰所言才知道這邪道的身份,當下道:“那人受傷,不敵陰鬼邪母,選擇了逃走,陰鬼邪母追了下去,但應該冇有得手!”

“陰鬼邪尊不一定是來支援的,也可能,是來收穫勝利果實!”林辰臉色難看,說話間,他已經沿著李漁留下的氣息,急速追了下去。

謝詩瑩神色微變,跟著林辰追下去的同時,問道:“師父是何意?”

“他們這一脈,修煉陰陽咒”,林辰淡漠道。

“該殺!”謝詩瑩眼神頓時冷了下來。

事關李漁安危,林辰不敢有保留,速度提升到了極致,即便是千裡之遙,也是十數個呼吸便能夠抵達。

李漁雖然找機會逃走,但後有追兵,並逃不遠。

很快,林辰便落在一座山峰之上。

前麵是懸崖,下麵則是萬丈深淵,深淵中,佈滿了瘴氣,十分的濃鬱,並且有毒!

“這毒瘴乾擾感知”,謝詩瑩眉頭一皺。

從殘餘氣息來看,李漁已經飛入這深淵之中,她想要藉助毒瘴的力量,擺脫追擊!

李漁運氣不錯,這地方的確適合逃命,而以武聖級彆的肉身,毒瘴對她的侵蝕相對更小。

不過能拖住陰鬼邪母,但恐怕是擋不住陰鬼邪尊的!

“走,下去看看”,林辰道。

謝詩瑩點頭,兩人迅速深入毒瘴之中。

這毒瘴的毒性並不弱,對知空境**重都有著作用,但對他們來說卻冇有半點用處,可以直接無視掉。

然而毒瘴的存在,卻直接衝散了李漁等人留下的痕跡氣息,即便是謝詩瑩,一時竟也難以分辨了。

謝詩瑩不由看向林辰。

即便是這樣的環境中,林辰竟然依舊抓住了那極為細微的波動,循著這微弱無比的氣息,一路追了上去。

好厲害!

不愧是師父!

謝詩瑩緊隨其後,同時無比戒備著,早已進入了臨戰狀態。

第一次跟隨師父出來做事,她可不想掉鏈子,一定要給師父留下一個好印象才行!

畢竟隱隱約約的,她覺得師父似乎有點嫌棄她。

這種感覺從出生開始就不曾有過,謝詩瑩自己也覺得奇怪,不是她自誇,她清楚自己不論天賦實力樣貌,皆近乎無暇,怎麼會被嫌棄呢?看書溂

隻能說,這位小老師年紀雖小,但要求卻超過了那些活了數千年的老怪物。

不過越是這樣,謝詩瑩就越是振奮,這隻能說明林辰手段高明,眼界更是高。

這樣的師父,才能夠教她更多!

“新的氣息!”

深入深淵底部,林辰眸光頓時一閃,他感知到了最新的波動,他終於追上來了。

陰鬼邪尊就在附近!

但是李漁的氣息卻並冇有多少,即便是他,也幾乎無法察覺。

過於虛弱嗎?

還是……

林辰順著邪氣尋找,很快,尋到了一個巨大的洞窟,看著乃是自然成型的,是山體之間的裂穀,足有數百米高。

那邪道就在裡麵。

林辰和謝詩瑩小心潛入進入,這洞窟規模不小,一路延伸到了山腹之中,而且越往裡走竟然是越寬敞,同時,伴隨著一種異香。

“花香!”謝詩瑩眼睛微微眯起。

這香味讓她也感覺到了幾分沉醉,體內力量的活性都微微增強起來,恐怕,是某種奇異花朵!

乃是珍貴的靈植!

林辰冇有說話,身體如同幻影一般穿梭在洞窟之中,終於,在拐過一個彎之後,濃鬱的邪氣已經不需要刻意去感知,也撲麵而至!

尋常人在這樣的邪氣之下,身體都會發生變異,化作邪物!

林辰心頭微沉,之前還隻是猜測,但現在看來,是陰鬼邪尊無疑了!

神藏境的存在,絕對不可小覷,必須小心才行!

“他們在那裡!”謝詩瑩低呼一聲,眼前,是一個巨大的山底空間,底下有水澤流淌,而在水澤之中,數百塊岩石鑽出水麵。

此刻,有一個虛弱但依舊難掩英氣的女子,癱坐在一塊岩石之上,

正是李漁!

她還活著!

林辰微微鬆了口氣,總算是冇有到無法挽回的地步,不過李漁傷勢不輕,身上滿是血跡,到處都是傷口。

而在李漁麵前,另外兩塊岩石之上,則是站著一男一女。

女的,與之前千煌古城所遇到的陰鬼邪母一樣的氣息氣質,而男的,則是渾身陰邪之氣,而那雙眼睛,盯著李漁的身體,**而貪婪!

這就是陰鬼邪尊嗎?

好強!

即便還隔著一段距離,但林辰依舊能夠從陰鬼邪尊身上感受到極為恐怖的威脅!

此人的實力,絕不是神藏境一重而已!

恐怕不會弱於鄭逝!

麵對如此強者,而對方距離李漁又是如此之近,即便有謝詩瑩在,也不能輕舉妄動。

“他在等什麼?”謝詩瑩微微蹙眉。

林辰說,這陰鬼邪尊修煉的乃是陰陽咒此等淫邪秘術,那麼,既然已經抓到了李漁,為什麼不動手?

對於陰鬼邪尊來說,李漁這樣的女子,是最為可口纔對,對他幫助必然巨大!

而這種情況下還能夠忍住,理由必然不簡單!

他在等待。

但等什麼林辰他們卻無從得知。

“鯉魚姑孃的實力提升還真不小,若是冇有受傷,怕是擁有七星武聖的戰力!”林辰眸光微微閃動。

這段時間以來,李漁顯然是得了極強的造化,霸體得到了進一步的提升!

有此倚仗,此刻雖然傷勢沉重,但並冇有性命之憂。

不過有一點卻是隱患,林辰在李漁體內感知到了陰鬼邪尊的邪力,應該是用來封印李漁力量的!

“花呢?”

林辰同時疑惑,之前聞到了花香,但這裡並冇有。

“小瑩,我會告知你出手時機,一旦出手,務必斬殺那陰鬼邪尊!”林辰沉聲道。

他目光緊盯著那邊的情況。

他在尋找最好的機會,必須要保證李漁的安全才行!

“明白”,謝詩瑩點頭,在積蓄力量!

她會確保一出手便是殺招,要那陰鬼邪尊的命!

對付邪道,她絕不會有半分留情。

“該死的,這樣的小美人,如此醇厚的氣血,簡直比世上最淳的美酒好要香醇,真想好好享受一番,可現在卻看得到吃不到!”陰鬼邪尊臉色難看。

他呼吸都是粗重的,李漁的身體,對他來說實在是太具誘惑力了!

美麗且氣血旺盛,強大緊緻的肉身,簡直就是完美的鼎爐,陰陽咒絕佳的耗材!

可惜,他不能碰。

彆說那極致享受了,他就是撫摸都不能做。

因為這是彆人預定的肉身!

“啊啊啊,我要瘋了,那個混賬女人為什麼還不到,要我守到什麼時候,就不怕我忍不住嗎!”陰鬼邪尊嘶吼起來。

他一把抓過身邊嬌媚的陰鬼邪母,在她身上粗魯暴虐的發泄著,否則,他擔心自己會忍不住對李漁出手。

李漁神色淡漠,冇有任何表情。

她體內被封入了邪力,將她的氣血封印,她此刻根本就冇有反抗的力量,逃離也不可能。

陰鬼邪尊一邊在發泄著,一邊盯著李漁,猙獰且陰邪的笑道:“小美人,你就彆想著可以渡過這一劫了,相比於接下來你將遭遇的,現在臣服於我胯下反而是好事,這樣起碼你能在**中死去!”

“像你這樣的可口女人,竟然要當做鼎爐,簡直暴殄天物,嘿,不過不要緊,我很快就可以得到那位大人的恩賞了,到時候,我就讓他把你賞賜給我!”kΑ

shu5là

“你的身體,加上那個可惡女人的靈魂,想想就刺激無比,哈哈哈哈!”

李漁冇有理會,她無視了陰鬼邪尊那噁心的樣子與聲音。

此刻的她,的確身處絕境之中,幾乎看不到希望,但,不到最後一刻,她絕不會放棄。看書喇

或許,之前情急之下不管不顧吞下去的那朵花,能夠成為她的救命稻草!

李漁體內有陰鬼邪尊封入的邪力,所以陰鬼邪尊很清楚李漁此刻想要做什麼,他譏諷的笑道:“雖然你在我來之前,將那朵花吞下,連我都不知道那究竟是什麼奇花!”

“但告訴你,在我的陰陽封印之下,你什麼力量都無法動用,而很快,我也會弄清楚,你到底吃下去什麼!”

“最好是毒花,讓那女人可以放棄你的肉身,這樣,我現在就能享受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