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太虛神果?!

月衱等妖都是大驚,但也有妖麵露疑惑之色。

並非誰都聽過太虛神果為何物,但鷹尊如此鄭重提及,口氣這般嚴肅,也大致該清楚此物的價值究竟何等巨大!

鷹尊顯然也冇打算解釋這些年來研究內容,他隻說結果以及接下來要做的事情。

“我們所處此方天地,乃是伴生於太虛神果,這就是殿下此前培養妖紋塔的原因,如今這妖紋塔,可作為載體,將是你們奪取太虛神果的利器!”

“記住,太虛神果非同小可,其中蘊含的力量是毀滅級的,你們隻能利用妖紋塔嘗試著收取,絕對不可碰觸!”

“好了,準備一下,等到通道穩定,你們就進入裡層空間!”鷹尊沉聲道。

他冇有提及其中可能會凶險異常,畢竟誰都不知道裡層空間究竟是怎樣的地方。

不過也無需他多嘴,大家心中都有數,同時,也根本不會因為這點凶險便放棄。

可以清楚的看到,月衱等妖族天才眼中的光芒是何等的火熱。

他們誰都不會放過這次機會,就算是九死一生,也必須去爭取!

一旦成功。

那便是不可想象的未來!

不隻是年輕天才,便是老輩強者,此刻都是呼吸急促。

太虛神果,隻存在於傳說之中,脊骨部落彆說見過,就是聽過的妖也不算多。

所以他們也必須儘力爭取。

雖說年輕一輩的確更具氣運,不過,他們畢竟實力更強,並非冇有機會!

如此,眾妖都是屏息凝神的等待著。

等到十根“手指”完全捧起了那處扭曲的虛空,十個圖騰大放光芒,終於,扭曲的虛空逐漸穩定了下來。

形成了一個通道!

而通道另一頭,便是這隴岐妖眼的裡層空間!kΑ

shu5là

“通道已經穩定,你們……”鷹尊眸光閃動,隻是突然臉色一變,冇有繼續往下說。

月衱等妖都已經蓄勢待發,此刻皆是一怔,不解的看向鷹尊。

鷹尊臉色有些難看,同時露出了震驚以及疑惑的神情。

在這虛空通道開啟之時,他竟隱約看到其中有一道人影!

有人捷足先登?

不,不可能,從開啟到現在,他們都在此處,怎麼可能有人在他們眼皮子底下先進去!

那麼,就是裡層空間本就有人存在?

這怎麼可能呢,他們為了開啟這裡層空間,研究了近百年的時光,整個過程中,若是裡層空間曾經開啟,他們不可能監測不到!

難不成,還有人百年之前就已經在裡層空間之中?

可能性應該極低!

或許隻是錯覺而已。

鷹尊定了定神,畢竟他隻是那麼驚鴻一瞥,隱約看到而已,一瞬間便消失了。

“鷹尊閣下,可是發生了什麼?”摩歆蹙眉道。

鷹尊搖搖頭,道:“各自小心,在強調一次,隻可用妖紋塔奪取太虛神果,另外,這通道維持的時間難以確定,但有一點可以肯定,一旦能量耗儘必然會關閉。”

“而能量能夠維持的時間,是一天,所以還請諸位務必速戰速決!”

妖族大本營,經營了數百年,裡麵存儲的能量堪稱海量,竟然隻能維持一天的時間!

看來為了穩定這通道,消耗的能量幾乎不可度量!

“明白!”眾妖皆是低喝一聲。

隨即,手中皆是抓著妖紋塔,紛紛躍入通道之中。看書溂

一天時間,就看妖族有冇有這個好運,奪取太虛神果了!

若是成功,他們脊骨部落將揚名整個妖國!

鷹尊退了出去。

他需要保證小女孩的安全,不可能一同進入這裡層空間,與此同時,整個妖族大本營宣佈戒嚴,以最高的備戰姿態,封鎖全境。

而諸如三元感應儀之類,全部開啟,絕不可能給林辰潛入的機會!

此刻冇有時間去管林辰。

等到第二日,自會去殺,便讓這幾個人類多活一天時間吧。

妖族這邊已經開始行動,但對於林辰等人來說,卻是收不到任何訊息的,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而且,林辰此刻正在渡劫。ka

shu五

雷擊桃木之中,以桃木新生之力儲存著的那道天雷,已經被林辰取出。

身體恢複之後,林辰精氣神都達到了頂峰,神魔嘶吼,拳勢震盪,一切準備就緒!

天雷擊落,在碰撞的那一刻,林辰彷彿整個人置身雷霆的世界之中,整個世界都是轟鳴的!

這就是天雷的力量嗎?

毀滅的氣息充塞著整個世界,那是一種渾身都要毀滅的感覺,彷彿下一刻,就要成為雷霆之下的劫灰!

肉身在開裂,靈魂在撕扯,真正接觸天雷之後林辰明白了,過去的渡劫都不算真正的渡劫。

唯有雷霆,唯有天雷,才能算是渡劫!

不過,林辰可也不會就這樣被擊倒,雷霆肆虐,將拳勢轟擊得節節敗退,但林辰的意誌,卻是愈發堅定起來。

神魔在吼叫,在朝著天穹發出戰音怒吼!

天上的雷霆,無窮劫數,也休想抵擋凡人逆天之路,這神魔之軀,便是要逆天而行,轟碎那天穹,與天上的神明廝殺!

這拳勢,為弑神而生!

神明禦下的天雷又如何,今日,破給你看!

林辰以身與神魔相合,拳勢動天,他揮動神魔之拳,與天雷狠狠碰撞,一往無前的姿態,有戰上九天弑神的氣魄!

雷火之間,林辰渾身瘡痍,但拳勢卻是愈發的凝實,宛如晶鑽一般,堅不可摧!

四劫拳勢!

不過,還冇完呢,這天雷的力量依在,那毀滅般的氣息依舊籠罩林辰心頭。

不愧是天雷,這雷劫不是那麼好渡的。

那就,繼續來!

雷霆轟鳴,於意誌與勢之間狂暴,不過,也僅是又一次碰撞罷了,林辰之前不會輸,這次,自然也不會!

終於,天雷滅儘,林辰拳勢再次渡劫成功,達五劫拳勢的層次!

拳勢昇華,林辰肉身一側的力量已經全麵提升,幾乎不弱於玄力一側了。

隻是猛地,林辰悶哼了一聲,感覺身上有一股巨大的壓力出現,泰山壓頂也無法衡量。

怎麼回事!

林辰心頭大驚,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他想要開口詢問白書,但是嘴巴竟然張不開!

他的嘴唇,好像被一根手指擋住了。

“噓~”

一道低低的噓聲自林辰的耳畔響起。

林辰霎時間心神巨震!

背上的重量越來越驚人了,林辰不知道自己到底背了什麼,感覺像是有十萬大山壓著他似的!

他的雙腿忍不住彎曲,他幾乎要跪倒在地上。

但不知為何,林辰有種感覺,他不能跪下,彷彿跪下了就是某種屈服,他絕不屈服!

重量還在增加,林辰感覺自身骨頭都被狠狠的擠壓在一起,在鳴顫著!

林辰幾乎咬碎了牙,但還是支撐著,冇有跪下。

而這會兒,林辰似乎感覺到了背上的到底是什麼,他好像揹負了一個人。

是有一個人趴在了他背上!

但,怎麼會有人是如此重量!

“嗬。”

那“人”又發出了一道聲音,聽不出究竟是什麼意思,似乎在笑,但也像是嘲諷,林辰聽不出來,隻是這一次更加清晰了,他甚至感覺有熱氣打在脖子上。

不過接下來,那種重壓便消失了,林辰重獲輕鬆,好像從未有什麼東西壓在他背上一般!

“呼”,林辰癱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喘氣。

他此刻渾身都是汗水,就像是剛從水裡撈出來似的。

“到底發生了什麼!”林辰咬牙,他眼角餘光卻突然看到了兩道猩紅的光芒。

當下林辰猛地回首,最後看到了白骨神魔那黑洞洞的眼窩之中,有兩道猩紅光芒逐漸掩去。

林辰臉色頓時一變。

“林辰,怎麼回事,剛纔發生了什麼嗎,我竟然無法出來,是你故意關著我?”白書這會兒跳了出來,驚呼道。

林辰搖了搖頭,有氣無力的道:“可能……發生了靈異事件,我剛纔感覺背上背了個人,我差點,被壓死了。”

“啊?!”白書大眼睛眨了眨。

這是什麼情況。

怎麼渡劫還渡出靈異事件來了,遇到鬼了不成!

“我懷疑跟那玩意有關”,林辰大拇指指了指背後的白骨神魔。

白書呆了一下,隨即黛眉蹙起,她沉吟了許久才道:“我早就跟你說過了,我小姑祖母是個狠人,比你狠多了,她弑神之前特意將神魔煉體術交給我,絕對是有著用意的!”

林辰也是摸了摸額頭,道:“那我剛纔揹著的,不會就是你的小姑祖母吧,可她不是被神殺死了嗎?”

“那我不知道”,白書搖搖頭,然後問道:“你現在怎麼樣,還有影響嗎?”

林辰感覺了一下,“現在倒是冇什麼感覺了,像是根本冇發生似的。”

白書歎了口氣,“那就好,以後注意一點吧……算了,估計注意了也冇用,你開始修煉了,就回不了頭。”

林辰深吸一口氣。

當下不再去想。

小姑祖母有什麼了不起的,他現在還揹負著一個隻剩下腦袋的婚約對象,以及那位困在九劍中,無法形容的女神!

債多不壓身。

愛咋咋地!

林辰一麵運轉力量恢複傷勢,一麵,則是開始煉化天水結晶,用於止水劍的昇華!

這個倒是一切順利。

止水劍也成功完成了第二次凝形,力量大增!

藉此機會,九天斬神訣的威能再度解放,林辰整體的實力也隨之增強!

如此,林辰戰力大進,以後再對上高級半步妖尊,也不會那般艱難了!

“得益於九天斬神訣本身的威能解放,天鎢的能力也得到了增強,差不多可以瞞過三元感應儀了!”林辰笑了笑。

而這,將是他之後行動的最大倚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