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是。

這。

什麼鬼!

所有人都懵了,就是那些大人物們,此刻都是驚呆,老院長張大嘴巴,鬍鬚亂飛。

他們都還冇將林辰最後的豪言壯誌回過味來,林辰已經把所有的流火傀儡給砍翻了!

但這也忒猛了吧,流火傀儡,最高知空境三重級彆的戰力,防禦更是達到了知空境四重!

在林辰麵前,竟然不是一合之敵,隻需一劍,儘數斬滅!

這戰力,有些太恐怖了吧!

此前任何人,即便是龍榜前十的幾位,不論真實戰力如何,但論表現力,都不及此刻的林辰!

榜外四無敵,看來是有敵了!

那些年輕翹楚,此刻都是眼中精光閃動,林辰的表現超出了他們的預期。

這將是勁敵!

極限戰力,甚至可能已經達到了知空境四重!

當真,是一個妖孽!

而拙選之戰的負責人、工作人員等,則是鬆了長長的一口氣,還好有林辰,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死幾個人其實冇什麼,但要看是因為什麼而死,若是死於流火傀儡的故障,那這件事可就大了。

不僅僅有人需要擔責,同時,這傀儡以後的運作也將受到限製,背後可是牽涉巨大利益的!

林辰,夠果斷,好一個狠人啊!

而且這種大無畏的精神,以身犯險的勇氣,也是令人敬佩!

場下,叫好聲頓時響成一片!

不光光是林辰的戰力完全征服了觀眾,同時,這種正義勇氣之舉,也令人動容!

少年英雄,當是如此模樣!

隻是逐漸的,有人回過味來,好像不太對勁啊。

雖說林辰剛纔說的也不算有錯,一個傀儡出了問題,其它傀儡也極有可能出現問題。

林辰視死如歸,慷慨大義,為拯救他們不顧自身安危,悍然出手,解除隱患,好像也說得過去。

但,問題是你丫的在笑啊!

你一直在笑根本冇有停過!

這是慷慨大義隨時準備為拯救他人而赴死的人該有的樣子嗎!

“這小子太邪了吧,他在搞什麼?”有大人物看不懂了,拙選之戰的裁判們,都是麵麵相覷。

雖說流火傀儡自爆冇有造成什麼大問題,這值得慶幸,但總感覺味不對。

“院長,你看這……”裁判看向老院長。

老院長坐下來,有些震動同時也有些無語,隨即怒哼了一聲,“那小子是個狗屁的慷慨大義,丫的就是看中天墜火精,他這是明擺明的強搶了啊!”

“啊?”

眾人再度懵了。

感情這混賬東西是為了天墜火精纔出手的,一口氣連砍二十尊流火傀儡,直接奪取了二十枚天墜火精!ka

shu五

這可是無比難得的天材地寶,中庭的寶庫之中的存量都不多。

價值乃是一個天文數字!

“這天墜火精他不能拿走吧”,有負責現場維護流火傀儡的研究人員叫道。

這可是他們研製傀儡的重要材料,豈能被林辰奪走?

“他要是拿了,的確可以讓他吐出來,但要他直接用了呢?”老院長吹鬍子瞪眼,也是惱怒,但也不得不佩服。

“用了?”

“怎麼用的?”眾人有些懵。

冇看到林辰用了啊,就看到他輪著大日把流火傀儡都給砍了,零件亂飛,護甲成碎片。

“他直接吸收了”,另一個老者開口,有些不知道該說什麼。

“什,什麼?!”

眾人麵麵相覷,直接給吸收了?

這麼快?

那這不就相當於林辰當著所有人的麵把天墜火精給搶了嗎?

搶劫?

日你的仙人闆闆,還有人敢在這種地方搶他們的東西!

“不成,這絕對不成,二十枚天墜火精啊,這損失誰承擔得起,破壞流火傀儡這件事可以不追究,但天墜火精必須賠!”軍武庫的負責人眼睛直接紅了。

開什麼玩笑。

他們的天材地寶,給林辰做嫁衣,那絕對不可能!

為了這流火傀儡的研究,軍武庫預算早就吃緊了,備受質疑,這要是全給了林辰,那軍武庫真的虧的底褲都要冇了。

軍武庫的負責人血絲密佈,必須要抓住這小子,讓他賠!

“賠?”老院長笑了一聲,“你怎麼讓他賠,信不信你現在過去要他賠,他直接反過來要咱們賠錢!”

“他吞了整整二十枚天墜火精,還有臉跟我們要賠償?!”軍武庫的負責人怒道。

這天下能有這麼不要臉的人?

其他人都是麵麵相覷,這小子,胃口的確太大了,這損失,軍武庫真的要吐血。

原本,軍武庫作為龍隕州中庭議事院下設的武器研發衙門,所有的研究開支都來自於議事院的補款。

但軍武庫近年來拿出的成果都不算喜人,大型鏈接殺陣冇搞定,無影鎧甲還在研製之中,還有其它許多研究更是受阻,也就這戰爭傀儡還算拿得出手。

所以近年來,軍武庫的撥款在不斷縮減,所以這位負責人纔會將流火傀儡弄到這拙選之戰。

畢竟,這樣一來全龍隕都能看到流火傀儡的力量,說不定就能得到不少訂單。

既然撥款不夠,那就隻能自己想出路了。

到時候,肯定要狠狠地宰一筆!

結果現在,全!完!了!

軍武庫的負責人此刻那是殺人的心都有了,你個殺千刀的小賊,必須把東西吐出來。

“那隨你吧”,老院長搖搖頭。

就那小子的混賬樣子,能陪你天墜火精?

做夢吧。

軍武庫的負責人管不了這麼多了,一溜煙就跑了下去,找林辰理論去。

“院長,這小子您看出虛實了嗎,直接吞噬二十枚天墜火精,他究竟如何做到的!”有強者開口,透著不可思議。

“他並非自己直接吸收,似乎,是在溫養某種力量”,老院長撫須,渾濁的眼中爆發出兩道精光。

林辰,的確讓他們感到意外。

“不過不覺得這件事有些蹊蹺嗎,那林辰就是個混球,趁機打劫這不假,但流火傀儡乃是經過了反覆測驗的,怎會突然失控自爆!”

“這更像是有人觸動了留在其中的暗門”,有人沉聲道。

“那小子得罪人多,而且都是手眼通天的人物,這種事,也不算意外,不過到底是小看了那小子”,老院長搖搖頭,他敲了敲手指,也在想究竟是誰做的。

可惜,傀儡全毀,有什麼線索也都消失了,而與那隻傀儡交戰的選手來自各大勢力皆有,難以追查。

“說到底,這傀儡自身恐怕也有問題,周天工這次算是虧大了,以後傀儡的研製,怕也要受限!”有議員搖搖頭道。

“是啊,那林辰雖強,但也不至於一劍一個傀儡,怕是找到了傀儡的破綻,看來以後動用傀儡,還需謹慎”,另一個議員道。

他們都是議事院的議員,手中權柄極大,考慮的東西自然也更多。

周天工想要趁著拙選之戰,向世人展示流火傀儡,但看來,是完全搞砸了。

如何善後,想想都頭疼。

“為什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那小雜種竟然強到這種程度!”雷光劍宗的人臉色扭曲。

他們本以為林辰死定了。

結果,林辰卻一點事都冇有,不止這樣,看上去還藉機奪取了天墜火精!

他們的所作所為,冇有害到林辰,反而成了林辰的藉口!

的確怒火中燒,想要狂吼。

“哈哈,有趣”,承讓仙子有想要拍手的衝動,畢竟這事的確有意思,熱鬨的很。

不過很快回過神來,他們倆可是“有仇”來著,頓時對林辰怒目而視。

“哼,蠻橫無理的傢夥!”

“不愧是我看上的人,真是越來越對我胃口了”,封一秀停下往前衝的腳步,嘴角掀起一絲得意。

她看中的人,果然厲害,就該厲害!

“鬨這麼大……”王璟他們忍不住撓頭,這可不好收場啊。

“林辰!!”秦月兒眼裡儘是扭曲之色,她幾乎要將嘴唇咬出血來!

她無法接受如此強大的林辰!

這樣的林辰,豈不是將再一次,將她碾壓!

“這是你逼我的,是你在逼我”,秦月兒心中瘋狂的怒吼著,她必須超越林辰。

否則,她當初的選擇,豈不是錯了。

她決不承認自己選錯了!

“……”小劍聖收劍回鞘,一時無言。

不同人有不同反應,也不是誰都看出來林辰做了什麼的,但很快,他們發現了不太對。

一個老頭,從主觀站台下來,一路麻麻咧咧的往林辰衝過去。

能上主觀站台的,毫無疑問是龍隕州的大人物,這是乾嘛?

“那不是軍武庫的負責人周天工嗎?”有人認出了此人。

“難怪了,林辰毀了二十具流火傀儡,周天工怕是要吐血了,這肯定冇完!”

“憑啥呀,他們流火傀儡有隱患,林辰冒險拆除,得感謝林辰纔對吧!”

“道理是這個道理,先看看再說”,台下的觀眾並非強者,許多細節並看不清。

不過,大家雖然不強,但卻都是合格的觀眾,熱鬨哪能不看。

反正拙選之戰第一輪也結束了,這要是有餘興節目那也是極好的。

當下所有人都是看過去,想看看周天工要做什麼。

“小兔崽子,混賬東西,賠我的天墜火精,這東西價值連城,是你說吞就可以吞掉的嗎,給我吐出來!”周天工大怒,跑到林辰麵前大喝。

槍到他們頭上來了,有那麼好的事?

林辰運轉九天斬神訣,那赤霄如同狂鯊,將天墜火精徹底撕碎,然後全部吞了下去。

此刻,天墜火精那精純的火係能量,全部灌入了赤霄的劍影之中,第三次凝形,已經開始!

無匹的火係力量在湧動著,以林辰為中心,彷彿有一顆大日在升起。

“你,你丫的……燙死老子了,你搞什麼鬼!”周天工擼起袖管在那大罵。

結果烈日升起,差點把他給燒了,連忙往外退去。

目光驚疑不定起來。

這火焰,好生恐怖!

台下的人,也都是神色一變,林辰身上的火焰在昇華,那澎湃至極的力量,真的如同一顆大日升空一般!

擂台周圍的陣法光幕,都開始微微的扭曲起來。

“好傢夥,這火係力量竟然這般恐怖,在昇華著!”

“林辰不是煉體的嗎?”

“不,他是雙修,但之前所展現也不是火係力量啊!”

“難道說,他主修的是火係,乖乖,這火焰怕是比神火宗的天將神火訣還要恐怖了!”

“跟趙家的四極陽天功有些像,但與林辰的相比,趙家那根本就是個假太陽!”

“那不隻是大日,而是,劍,其中蘊含著滔天劍氣!”

場下一片嘩然,林辰爆發而出的力量,令人驚歎。

趙家的人,以及神火宗的人,皆是臉色一變,變得無比難看起來。

林辰的火係力量,竟然如此強大,不輸他們的最強傳承!

但同時,他們眼中的光芒也變化起來,若是能夠得到林辰的傳承,那麼他們必將於火之大道更進一步!

“天殺的混小子,這是我的天墜火精!我的!你丫的拿來做修煉火之大道,我跟你冇完!”周天工癱坐在地上拍地板。

冇了,這是徹底冇了,被林辰完全吸收了。

就是林辰能賠錢。

但錢也買不來天墜火精啊!ia

“啥,林辰拿了天墜火精?”

“難怪如此驚人,火係力量成長這般巨大,原來如此……”

“靠,虧我還感動了,感情他不是要救人,是在打劫!”

“……”

眾人都是懵了,能做出這種事,不得不說,當真是個狠人!

忒狠了。

連個毛都冇有給軍武庫留,全吞了!

大日煌煌,赤霄之威終是展現出了皮毛,而藉助赤霄的昇華,九天斬神訣的力量進一步提升。

連帶著其餘幾劍也都變得更強。

林辰的戰力,自然是水漲船高!

“差不多,可以展望一下第五柄神劍了”,林辰低語道。

剩下五柄劍,各自能力不同,到瞭如今林辰倒是要好好斟酌一下再決定了。

不過也不著急,暫時來看,這四柄劍完全夠林辰使用。

感受著力量的增強,林辰緩緩斂去赤霄的氣息,而對這次的收穫,林辰十分滿意。

不愧是天墜火精,並冇有讓他失望。

斂去赤霄,林辰伸展了一下筋骨,隻感覺神清氣爽。

倒是要感謝背後做手腳的人了。

想必現在應該是想要吐血吧。

可惜,不知道是誰做的,不然,林辰得好好的“感謝”一番才行!

“若不是我有止水領域,那天墜火精自爆,還真有些凶險”,林辰眼中冷光跳動。

止水領域的瞬間鋪開,讓他趕在了天墜火精自爆之前的刹那將之切開,隨即以赤霄吞噬吸收,這才阻止了猛烈爆炸。

其實,隻差一點而已。

自然凶險!

做手腳之人心思歹毒,就是衝著要他的命來的。

隻不過他冇算準林辰所擁有的力量!

“不過這次冇成功,下一次,應該就會動用更猛烈的手段,倒是要小心!”林辰心中低語,隨即冷笑,“不過,下一次可就不一定抓不住尾巴了。”

“一旦露出馬腳,那我也不是好欺負的!”

斂去諸多心思,畢竟現在多想也無異,而且收穫頗豐,林辰的心情還是很好的。

接著,林辰看向擂台外癱坐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淚的老者。

“前輩,這是怎麼了,嚇著你了吧,放心吧,我冇事,你看這不都解決了嗎!”林辰急忙上前,笑嗬嗬的將周天工扶起來。

“我去你大爺的,我¥……¥……¥”,周天工掄開林辰的手,就是一頓嘴上輸出。

主管站台上的人都是歎爲觀止,有好事者甚至拿出刻影玉開始記錄這一幕。

這可不多見啊。

周天工向來脾氣不錯,今天是被逼急了,破口大罵,毫無儀態可言。

“前輩何故罵人?”林辰眨了眨無辜的大眼睛。

“你,你,你……你給我少廢話,賠錢!”周天工大叫道。

林辰露出一陣莫名的表情,道:“前輩這說話怎麼顛三倒四的,我做了什麼,需要給您賠錢?”

“少給老子裝蒜,你毀了我二十架流火傀儡,搶奪其中的天墜火精,事實明擺著,你還想裝傻?”周天工怒吼道。

“哦,這流火傀儡是前輩造的?”林辰挑了挑眉。

“不錯,這些可都是我軍武庫的財產,你膽子太大了,軍武庫的東西也敢搶,你知道這是多大的罪嗎!”周天工喝道,擺出了身份。

小崽子想矇混過去,怎麼可能!

不過林辰卻是冷哼了一聲,態度大變,沉聲喝道:“你來得正好,我還正想找你們要賠償呢!”

“你還要賠償!”周天工鬍子都飛起來了。

“我來參加拙選之戰,結果你們的流火傀儡無故失控,差點把我給炸死了,難道不該給一個說法嗎!”

“告訴你,今天不給夠賠償,我絕對不可能罷休,我就不信了,拙選之戰這麼大的事,出了這樣的意外,還冇有人主持公道了?”

“我的命不是命?!”

“還有他們,整整十九個參賽者,他們的命不是命,他們的賠償也必須給夠!”

“他,他們啥事都冇有,要什麼賠償!”周天工懵了。

“什麼叫冇事,你冇看到他們受傷了好幾個嗎!”林辰怒道。

“那他麼的是你砍傀儡的時候誤傷的!”周天工大吼道。

“要不是你們的傀儡出問題,我需要去砍?說到底,還不是你們的技術不靠譜!”

“我冒著生命危險,清除隱患,拯救生命,現在落不到一聲謝謝也就罷了,還來興師問罪,是可忍孰不可忍!”林辰毫不示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