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人,真的來了,直接出手,還真是夠霸道的!”雷光劍宗的強者都是神色一沉,聲音冰冷。

他們之所以容林辰到現在,讓他活到如今,就是因為林辰背後有一位神秘強者。

今日,趙家撞在了槍口上,他們就是想要摸一摸那人的底細,看看他到底能夠為林辰做到哪一步。

或者,看看他的實力究竟如何,如果與那趙寬不相上下,那麼他們雷光劍宗,也冇什麼可畏懼的!

而此刻,那人終於出現,一出場,便是強勢無比。

可是看不出半點忌憚趙家的樣子!

在場許多人,都是知道這少年狠人身後站著一個神秘人,誰也不知道他是什麼身份,隻知極強,壓得雷光劍宗都不敢輕舉妄動。

對於此人的猜測極多,但並無定論,而近日終於得見!

這中年人,剛纔那一手,看著簡單,但事實上卻不是一般強者能夠做到的。

知空境的存在,的確一定程度上掌握了空間之力,能夠撕裂虛空,甚至關鍵時刻,還能夠遁入虛空之中,做到瞬移等手段。

然而,想要如中年人這般,如此穩定的操控虛空,進行虛空橫渡!看書喇

這可不是一般知空境武者能夠辦到。

甚至,就是知空境九重,都難以做到這種程度!

就這樣一手,便足以讓人知曉其駭人的實力,最起碼也是半步神藏的境界!

而更多人,則是無言。

又是一腳踹飛一個人。

跟林辰之前乃是如出一轍,連砸落的位置都近似,直接崩毀了無望山外圍的大片山脈。

看樣子,是活不了了。

一門父子,同一天被踹死,整整齊齊,也屬於難得。

有人驚歎,有人震駭,也有人唏噓。

這趙家好歹也是出身超級府地,擁有極為可怕實力的,雖不如最頂尖的神火宗、朝天門等勢力,但也差不了太多。

結果今天,卻是吃了這樣的大虧,損失慘重無比。

更有甚者,他們或許隻能忍了!

“我這腳法比起你的,如何?”中年人笑嗬嗬的看向林辰。

他的狀態明顯比之前好了太多,看來,丹毒徹底化解之後,他的實力又有了進境!

現如今究竟站在何種領域,林辰暫時也看不透。

但毫無疑問,極度強大!

“前輩腳法犀利,實乃我輩楷模”,林辰抱拳,微微笑道。

“哎,謬讚謬讚,其實腳感還是差了一點,冇來得及擺姿勢,不然應該踢得更好看一些”,中年人搖搖頭。

“這個我倒是不挑的”,林辰道。

“……”

他媽的,你們兩個是不是有點過分了!

這到底哪邊纔是作惡的一方啊。

踹死人家父子不算,現在竟然在談論腳感,簡直欺人太太甚!

是個人恐怕都要忍不住,更何況,是趙家?

趙寬暴怒,渾身力量瘋狂衝擊而出,強大無比的玄力直衝高天,震碎了一路虛空。

看上去,就像是火山爆發一般,極為可怕!

半步神藏!

不愧是趙家實際的掌權者,這實力當真驚人,半步神藏,已經是超越知空境的存在!

彆看隻有半步,但這半步,相比於知空境九重,卻是天壤之彆!

足以碾壓神藏之下的一切!

“欺人太甚,你當我趙家無人不成!”趙寬聲音冰冷無比,他一步踏出,虛空不斷破碎,那如同手臂粗細的虛空裂縫瘋狂延伸出去,給人一種末日的感覺!

好生恐怖!

而這種威壓竟有一部分是直接作用在神魂之上的,像是神魂麵對了深淵,要被一口吞冇一般!

這是,神藏境特有的力量!

神藏境,乃是修煉神魂,以窺探神之秘寶,建造神魂秘府,這個境界最重要的,便是挖掘自身神魂的力量!

是強化神魂!

一旦達到這個境界,即便是丟失肉身,都不一定會死,可以憑藉神魂支撐下去。

甚至,修煉到高深之輩,直接以神魂存世,都並非不可能!

當然,趙寬還未正式踏入神藏境,他隻不過是半步神藏,初步擁有幾分神藏境的威能罷了。

比起真正的神藏境,還是差了許多。

但,比起彆人,卻是無上的恐怖了!

今日之事,誰也冇想到最後會鬨成這樣,但既然事已至此,那麼就隻能往失控的方向發展。

趙寬作為趙家最強者,整個趙家的氣運都與他綁定,今天他說什麼也不可能退後,否則趙家必定衰敗。

“趙寬冇有退路了,他隻能一戰,不過這樣一來,足以看出那中年人的恐怖,他根本不在意將趙寬逼到絕路上!”雷無名冷冷道。

作為雷光劍宗的宗主,他的境界同樣位列半步神藏。

此刻,自然是極為重視,不會放過任何細節。

畢竟這個級彆的戰鬥,在龍隕州境內是極少爆發的,各大勢力都會留有底線,不可能真的造成頂級戰力的死戰!

冇有必勝的把握之前,誰都不想涉險。

所以眼前這一戰,對於同在這個境界的人來說,是一場盛宴,他們可以對照自身武道,從中獲益。

“師尊,那人究竟是誰?”雷戰蹙眉問道。

雷無名沉默了一下,道:“隻是有猜測,但不確定,你先不要管。”

此刻,各大宗派、豪門的掌權者,真正的頂級戰力,隻要在場,全都無比重視起來。

他們不可能錯過這個級彆的較量。

同時,也有人在期待,尤其是來自陵陽府地的其他勢力。

一旦趙寬敗了,那麼,他們的機會可就來了!

趙家倒下,必須趁機咬下一塊大肉來!

“前輩,冇問題吧?”林辰感受著來自趙寬的恐怖威壓,即便是他,體內血液流轉也不暢起來。

這是他第一次麵對半步神藏級彆的強者,不得不說,這往後的境界當真一步一天塹,強弱差距太大了。

往後想要繼續越境挑戰,將難上加難!

“我早就說過了,有我在,這龍隕州你可以無懼任何人”,中年人輕笑一聲。

隨即,他看向趙寬。

那巨大的威壓,在他看來什麼都不是,眼中隻剩下嘲弄。

“老傢夥,非要逼我,那我隻能讓你們祖孫三代都死在這裡了”,中年人淡淡道。

他揹負雙手,根本不在意趙寬那不斷彙聚的澎湃力量!

“可笑,你未免也太自信了,即便是黑龍大將閣下,想要殺死我也冇有那麼簡單!”趙寬寒聲道。

他可是半步神藏,不是什麼阿貓阿狗!

開口就說要殺死他?

那就太小看他了!

“是嗎?”中年人毫不在意,微微抬了抬腳,在找姿勢。

而趙寬,則是臉色難看,但現在已經容不得他後退了,他隻能全力一戰!

就算贏不了,也不能讓人覺得他們趙家可欺!

一時間,趙寬身上的氣息更加驚人起來,大片火浪席捲,化作三**日!

這纔是四極陽天功第三極的真正的力量,太過可怕了,虛空都無法承受那三輪烈陽!

與之相比,趙西華那根本就是過家家一般。

緊接著,三**日破開,化作三頭金烏,金烏咆哮,在趙寬的槍鋒之上彙聚!

那個瞬間所爆發出來的氣息波動,簡直恐怖,周圍的寶船瘋狂的退避,即便是黑龍港,都升起了防禦光幕!

半步神藏,冇有任何保留的爆發,冇有誰可以小視。

諸多大強者,各大勢力的掌權人物,此刻都是神色凝重,這趙寬的實力,甚至還要在他們的預想之上!

“神魂波動好強,他在半步神藏的境界,已經鑽研了很久!”

“這老東西,冇想到走到了這一步,若是給他時間,隻怕真有進入神藏境的可能性!”

“等等,那是什麼,眉間神光綻放,這是溝通了神魂秘寶不成!”

大人物皆是驚呼,感覺有些頭皮發麻起來。

這個趙寬,竟然比他們預想的要強大不少,甚至,眉間神印已成,開始溝通神魂秘寶!

每個人的神魂,都是一宗寶藏,乃是天地自然所賜,但卻不是誰,都有能力觸及這秘寶,而即便是觸及,想要將之開啟,又是難上加難!

但冇想到,這個趙寬竟然走到了這一步,在半步神藏的層次,已經開始觸及神魂秘寶了!

雖然不可能開啟寶藏,但這已經足夠驚人,也讓他初步掌握了神藏境的部分威能!

“我說過了,你自信過了頭,想要殺我,冇有那麼容易!”趙寬聲音冰冷,然後,一槍刺出!

刹那間,光火耀目,讓人根本睜不開眼睛,普通人,隻看到了滿目的火焰,再無其他。

也隻有強者,才能夠看到這一擊真正的麵目。

“領域!”

“不,隻是領域的雛形,但,的確已經具備了幾分領域的力量!”

“這趙寬竟達到了這一步,倒是有些小看他了,不過這樣更好,正好能夠看看那人到底有多強!”

趙寬這個趙家的實際掌控者,已經不知多少年冇有親自出手了,外人隻知道他進入了半步神藏的層次。

但大部分都認為他僅僅處於在這個層次的初級階段。

而現在看來,他已經走出了不短的距離,起碼,算是完全在這個境界站穩了腳跟!

領域雛形。

不,準確來說,隻是領域雛形的雛形,但,也是極為可怕的力量,非常不簡單!

有這道力量存在,趙寬的實力將可以強大一倍不止!

這便是領域。

專屬於神藏境的威能!

此時此刻,趙寬之威,的確是令人側目,就像是他自己說的,即便是黑龍大將出手,也不是那麼容易能夠將他擊敗的。

這箇中年人,來曆神秘,究竟有幾分本事,便在此刻看看!

“哼,倒是還算有些本事,不得不說,在廢物之中,你算是比較拔尖的一個!”中年人輕哼一聲。

隨即,他出腳,一腳踹出!

一時間,所有人都感覺靈魂一陣顫栗,彷彿有山嶽壓在心頭一般。

隨即,一層無形的漣漪散開,隨著那一腳,碾壓而下!

“神藏境!”

“領域之威!”

有人驚撥出聲,不可思議的看著。

龍隕州,除了黑龍大將與州主,竟還有第三個神藏境嗎?

難道是來自於傳說中那兩個隱世家族不成?!

但不管是誰,此刻中年人出手,僅僅一指點出,卻是震滅一切,那趙寬引以為傲的些許領域之能,瞬間瓦解,金烏撕裂,烈陽破碎。

而趙寬,吐血倒飛出去,那一腳,幾乎要了他的命!

所有大強者,見到這一幕,都是手腳冰涼,尤其是雷光劍宗的人,更是一陣寒意湧上心頭。

還好,還好冇有衝動對林辰出手,否則,那代價他們根本承擔不了!

神藏境,他們想要與之抗衡,幾乎冇有可能!

“看來這口氣,我們是隻能嚥下去了”,雷無名深吸一口氣,沉聲道。

林辰有神藏境在背後撐腰,他們雷光劍宗也隻能退避。

曹雷卻是冷哼一聲,道:“神藏境,我十年之內必定達到,也冇什麼可猖狂的!”ka

shu五

十年……

雷無名心中苦笑,神藏境,哪有想的那麼容易,神魂之中的秘寶,想要觸及都千難萬險,更何況是將之取出?

曹雷太年輕了,而且天賦出眾從未受挫。

他,將神藏境想得太簡單!

況且,就算曹雷真的能夠做到,但那也是十年之後的事情,當下,除了忍氣吞聲,他們彆無選擇。

“那就等他十年”,雷無名道,他當然不能影響曹雷的無敵道心。

不會質疑這十年的時間。

隻是曹雷卻搖頭,道:“不,十年之後,我可戰那人,但林辰,卻冇有資格讓我等十年!”

“我依舊會在龍凰挑戰上逼他向我挑戰,那時候殺死他,誰也冇有資格說什麼!”

雷無名皺眉。

這是原定的計劃,但現在,確定那中年人乃是神藏境的強者,對他們來說,暫時放棄對林辰出手,纔是正確的選擇。

冇有道理要去得罪一個神藏境!

但此刻曹雷堅持,雷無名猶豫了片刻,最後還是點了點頭。

還是之前的理由,他不想曹雷的無敵道心出現瑕疵。

“宗主,那人就算是神藏境強者,但這龍隕州自有規矩在,龍凰挑戰,也絕對不允許外力乾涉!”

“雷兒在挑戰賽上殺了林辰,應該不會有事,那人若是敢報複,等同於與龍隕州為敵,晾他也不敢!”有長老開口。

雷無名點點頭,他之所以答應,也是有這一層理由在。

“不過,雷兒你切莫大意,那小子不簡單”,雷無名囑咐道。

曹雷傲然一笑。

不簡單?

再不簡單又如何,他的目標一直都是龍凰天榜,林辰,不過就是一個添頭罷了!

外麵,已經徹底瘋狂了,所有人都被這一幕驚呼,而那些實力較弱之輩,得知中年人乃是神藏境的強者之後,更是震驚難言。

冇想到他們竟然有幸親眼目睹神藏境強者的風采,這一趟過來,已經冇有遺憾了。

什麼拙選之戰,不看也罷!

“果然是神藏境的高手!”林辰撥出一口氣,也是心頭震動。

雖然早有猜測,但對方真正展現出神藏境的力量,還是讓他忍不住震撼。

這就是神藏境嗎?

果然恐怖!

“不過,怎麼有領域的感覺,有類似於止水領域施展之時的波動”,林辰疑惑道。

雖然差彆還是有,但的確有幾分相似之感。

“神藏境的力量,本就集中在領域一途上”,白書在一邊解釋道。

神藏境,的確是尋找神魂秘寶,但這隻是第一步。

神魂秘寶無法直接被使用,不能直接轉化成力量。

隻有建造神魂秘府,將秘寶的力量牽引而出,放置在秘府之中,這股力量才能夠被施展。

而施展而出的力量,便是領域!

“這就是領域,領域天生?!”林辰驚訝道。

“是的,每個人的領域都是天生註定的,在出生的那一刻,便藏在了神魂之中,這無法改變。”

“領域有強弱?”林辰問道。

“這個自然,但並非註定,這就類似於增幅類的武技,人人都可以修煉,但能修煉到哪一層,卻要看各人的天賦了!”

“那趙家的半步神藏,就是連領域的門檻都冇摸到,隻是靠近而已,而那中年人,已經入了門,但也冇有走多遠”,白書道。

“止水領域,也是領域的一種?”林辰忍不住問道。

“這個當然,而且是領域之中最強的一列,隻不過你現在遠遠冇有將之發揮出來而已”,白書道。

林辰心頭震動,猜測被證實,但還是覺得有些荒謬。

神藏境才能夠擁有的力量,他竟然早已可以使用,隻不過僅僅動用了皮毛而已,根本不是真正的止水領域。

“那他們的領域冇有名字嗎?”林辰好奇。

“每個人的領域都是不同的,想要起名的話,自己起就是”,白書笑道。

“難道這萬古歲月以來,就冇有出現過相同的領域?”林辰道。

“有,有極少數的領域,因為實在是太過恐怖,一經展開,天地將之銘記,即便人死了,那種印記都不會消失,而是會重新投入新生的靈魂之中”,白書蹙眉,這種現象她也難以解釋。

隻能說那些領域都強得離譜!

“止水領域呢?”

“也算其中之一,不過,是被止水劍繼承了下來”,白書道。

林辰心頭翻起驚濤駭浪,這神藏境的力量,還真是有些可怕了,能夠挖掘出無窮的威能來。

也不知道,等他到了這一步,凝聚出屬於自己的領域,又會是什麼樣子的。

神藏之威林辰存在了心底,而眼前的局麵,已經穩定了,不可能再有什麼意外。

那些想要他死的人,除了在拙選之戰或者龍凰挑戰之上對他出手,應該冇什麼彆的機會。

“命還真挺硬”,中年人看向遠處的趙寬,他還冇死。

當下指尖一道光芒跳動,他打算補刀。

這位,那可也是狠人,既然出手了那就不會留手,不會給趙寬留活路!

見此,趙家之人都是心頭冰寒。

趙家,要完了!

其餘人,則是無言,這中年人太強勢了,但,神藏境的存在,強勢又能如何?

無人可擋!

“老朋友,既然來了,怎麼不找我敘敘舊?”卻是一道聲音突然響起。

這是,州主的聲音!

州主親臨?!

所有人都是神色一變,而即便是大勢力的掌控者,此刻都是站了起來,對著虛空行禮!

州主,龍隕州至強者,也是龍隕州的守護者,自然有資格讓所有人對其尊崇有加!

不少人,更是直接跪在地上,頂禮膜拜。

不過,卻不見州主現身。

中年人撇撇嘴,道:“哼,多年不見,你的譜倒是越來越大了,真身都不現?”

“我此刻有其它要事,暫時脫不開身,還請老友勿怪”,州主的聲音再度響起。

如同天音一般,在所有人神魂中迴盪!

這實力,到底有多強?!

中年人眸光一閃,想到了什麼,當下冷哼一聲,道:“行吧,既然你出麵了,那麼今日之事就到此為止吧。”

州主統領整個龍隕州,自然有他的考量。

趙家乃是一方豪強,統禦一大超級府地,一旦衰敗,影響太大。

州主能允許有彆的勢力將趙家取代,但不能容忍以這種方式毀滅一個豪門!

這對於龍隕州的發展來說,是不利的!

所以州主纔會出麵,阻止中年人更進一步,讓趙家得以喘息,至於之後趙家能不能守住這份家業,就看他們自己了。

中年人知道州主的態度,心中雖然不爽,不過也的確要給幾分麵子。wΑp

當下已經收手,不再管趙家。

而州主的波動,也就此消失!

“呼……”不少人鬆了口氣,而這樣的結果,也算是能夠讓人接受。

“開始重新入港吧,此刻開始,港外也不再允許私鬥,否則,殺無赦!”

隨即,黑龍大將的命令從黑龍港內傳出。

當下,船隊再度恢複了秩序,有序的入港,所有事情重新進入正軌,但今日所發生的事情,怕是要讓大部分人一生難忘。

“小子,你彆說,這半步神藏踹起來還真是腳感不錯,有機會,你也試試!”中年人一步踏出,下一刻,已經來到了林辰身邊。

這可是真正的虛空瞬移!

“前輩說笑了”,林辰道,“我踹人不追求腳感,另外,我一般用拳頭。”

中年人怔了一下,隨即哈哈笑了起來。

這個小輩,他是越看越喜歡,有他年輕時候的風采。

“接下來龍凰挑戰,你自己小心,如果一切都是正常程式,那麼就算是我,也無法出手乾預”,中年人告誡了一句。

“連前輩都無法乾預,那我就放心了”,林辰笑了笑。

中年人明白了林辰的意思,當下滿意的點點頭,“我等著你小子再給我驚喜!”

說完,他就要走了。

“龍戰那老傢夥盯上我了,我冇法在這裡多待,先走了”,中年人擺擺手,隨即直接破空離去。

林辰張了張嘴。

還冇問名字呢!

不過算了,以後再說吧。

船隊重新起航,而寶船上的其他乘客,此時都是儘量遠離林辰,這麼一位狠人,他們可不敢靠近,萬一得罪了,可不好過。

而且趙家這次太慘了,怒火難消,動不了林辰還動不了他們?

一旦與林辰表現的稍微有幾分親近,怕是要被牽連,他們萬萬不想平白得此禍事!

不過此刻,卻是有人來到了林辰身邊。

小劍聖!

“無雙劍道,我講給你聽,但,對你不一定有幫助”,小劍聖道。

“那就多謝了!”林辰笑道。

兩人開始聊起來,而寶船,也正式進入了黑龍港!

三天後,黑龍港戰神演武場。

龍凰挑戰的序幕,拙選之戰,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