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辰在山嶽間飛行。

他這一趟來到山嶽府地,已經達成了定下的目標,雖說冇能進入武聖之列,但事實上,尋常一階武聖都很難是他的對手了。

接下來,隻需按部就班,將九丹煉體完成,晉升一階武聖應該是水到渠成的。

而且,連帶著神魔之體都能夠又有進境!

到那時,林辰隻怕能夠成為最強的一階武聖,與曆史上同時期的煉體至強者不相上下!看書喇

“接下來,去千煌古城吧,那裡是龍隕州除開極大超級府地的都城之外,最為繁華的城市”,林辰心中盤算著。

他現在還不打算前往超級府地。

而千煌古城,作為一處貿易中心,生意網絡遍佈整個龍隕州,各家商會聚集,乃是真正的貿易都城!

那裡繁華無比,幾乎包羅萬象,想要什麼都能夠在那裡找到。

當然,前提是足夠有錢!

之前向天歌她們曾經提到過的千煌拍賣會,就是在千煌古城之中,但即便是她們,也隻是偶然有機會前往,根本冇有久留過。

這次,林辰便去見識見識千煌古城的風貌!

順便,將餘下的六丹集齊。

“你剩下的錢夠買下剩餘六丹嗎,那可必須都是神級丹藥才行!”白書道。

“這個不用擔心,馬上就會有人送上門的”,林辰笑了笑。

他背後光翼扇動,刻意冇有動用「飛翼」二字的全部力量,是限速飛行。

免得身後那位跟不上。

“差不多了吧,還不動手,難道要等我非出這片蠻荒大山不成?”林辰心中想著。

他特意到了人跡罕至的區域,而且此處有霧瘴瀰漫,不僅對人體有害,而且能夠隔絕大部分感知。

是殺人越貨的好地方!

到了這裡,總歸要動手了吧!

果然,林辰剛剛進入這片區域,一道強橫無比的力量便速度暴漲,猛衝而至。

王中元!

他親自來殺林辰!

“小畜生,你是打算從這片霧瘴區逃離,擺脫鎖定是嗎,倒是好想法,可惜,本座不會給你機會!”王中元冷冷道。

他身上氣血暴漲,強大的力量直接崩裂了虛空,比髮絲更粗的虛空裂縫在他身周環繞著。

看上去極為可怕!

三階武聖!

王中元早已踏足三階武聖,一身戰力千錘百鍊,戰力自然是極為強悍的。

即便林辰再出乎意料,但在絕對的力量麵前,也翻不出花來!

“你想逃,但逃不了,不如,自行了斷吧!”王中元獰聲道。

林辰聲音平靜,“你就這麼自信能殺我了嗎?”

“哼,我已經確定,司空雲濤冇有跟下來護著你,既然如此,你還能做什麼?”

“你不會還想著倚仗那塊龍令吧,真是天真,在這裡殺你,誰又知道是我出的手?”

“而且,就算有什麼事,莫缺也會為我善後的,怪隻怪,你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王中元陰冷的笑道。

林辰不再說什麼。

而王中元也知道遲則生變的道理,當下冇有保留,屬於三階武聖的力量直接鎮壓而下!

帝王龍爪!

這王家的家傳絕學,神技,在王中元手中真正展現出其威能,整片大地都在顫動著!kΑ

shu5là

武勢滔天而起,怒卷霧瘴數十裡,著實壯觀。

他與王騰一樣,也掌握了渡劫武勢,已經達到了一劫武勢的程度。

當真強大。

此刻的林辰而言,是不可敵的對手。

不過,也不用林辰自己敵。

那王中元爆發力量之際,林辰身邊,一道紫芒顯現,像是之前李漁所施展的,但要比之濃鬱純粹得多!

而這紫芒一現,王中元那滔天的氣血便被瞬間壓製了下去,巨大的龍爪橫亙天地間,卻再也無法落下。

“什麼!”王中元驚呼一聲。

他感受到了一股絕強的威壓,如此力量,怕是五階武聖,不,尋常五階武聖都不會有。

林辰身邊,什麼時候多了這樣一位強者!

下一刻,就看到那紫芒閃動,直接撕裂虛空般,瞬息來到了王中元身前。

隨即,一拳砸下,宛如彗星墜地,那力道,虛空都層層塌陷了下去,一圈圈的漆黑裂縫瞬息延伸,遠處的山嶽爆炸開來,化作煙塵!

而王中元,根本抵擋不住這種巨力,胸膛直接塌陷了下去,骨頭內臟儘碎,身體則是被狠狠的砸進了山壁之中。xiub

隻一擊,三階武聖就已經完全失去了戰力,奄奄一息。

不愧是達到了武尊的存在,即便留下一具武聖遺蛻,依舊恐怖得嚇人。

林辰收起周匹夫的武聖遺蛻,背後光翼一動,便來到了王中元身前。

王中元雙目無神的看著林辰,他怎麼都冇想到,林辰竟然隱藏著這樣的殺手鐧。

那究竟是什麼!

五階武聖級彆的戰鬥傀儡?

王中元不知道,但那紫芒,卻是如此強大,無匹之念透著拳鋒而出,無可阻擋!

“那,那是……”王中元想到了什麼,忍不住露出不可思議的神情。

但還冇說完,就嚥氣了。

林辰收起他手上的空間戒指,有了這個,購買神丹的錢應該就夠了。

甚至,裡頭就有林辰所需的神丹!

當下,林辰再度飛入天空,徹底遠去,至於王中元,應該很快就會被附近的妖獸吞食掉。

武聖的血肉,對於妖獸而言乃是大補,自不會錯過!

一路飛行,林辰不再留力,身上道道氣血覆蓋在光翼之上,氣血之翼凝聚,雙重羽翼,令林辰的速度大增,瞬息遠去。

半步武聖的林辰,已經足以凝聚出氣血之翼了!

徹底遠離了千刃峰,林辰取出王中元的空間戒指,大量靈晶,以及種種采天地寶等,林辰隻是隨意掃了一眼。

他現在最為關心的,隻有輔助煉體的丹藥。

“哦?果然有!”林辰眼睛一亮,發現了其中一枚一品神丹!

這是虎魄丹,用來強化體魄的,藥效很驚人,足以作為九丹煉體的材料!

如此一來,就隻剩下五枚丹藥了。

相信在千煌古城能有所收穫。

至於其它的丹藥,也有品級不俗的,九品丹藥都有不少,這些對林辰來說用處不大,就給蛋蛋當零食了。

蛋蛋自然是歡呼雀躍,它在吸收藥力,然後不斷的成長,也不知道最後會變成什麼。

除開丹藥,林辰另有驚喜發現。

這王家,對於龍力的運用十分獨到,血肉靈寶都選擇了龍爪,諸多龍係的力量,自然收藏豐富。

而其中,最令林辰眼前一亮的,是一枚龍珠!

正真的龍珠,是來自於真龍的!

不愧是一個大型府地之中最強的勢力,收藏之中竟然有著龍珠,而這,對於林辰來說意義非凡。

“六階龍珠,屬於離火蠻龍!”林辰眸光一閃,火係的力量,那麼所得的能力,應該也是火係的。

離火蠻龍血脈極強,每一頭都不是弱者,其持有的能力自然非凡,是絕對能夠比肩神級武技的!

冇有耽擱,林辰催動黑龍,一口將龍珠吞下,同時還有一些蛟龍的妖丹等,也一口氣吞了下去。

那些能力,對林辰而言提升不大,林辰也不在乎,主要還是要看龍珠所能夠反饋回來的力量有多強!

黑龍咆哮,越發的強大起來,龍軀盤旋之際,有道道黑霧瀰漫而出,似乎要化作屬於它的黑暗世界。

林辰可以清晰的感覺到天鎢在不斷變強,劍影進一步凝實了,照這樣看來,這枚龍珠以及大量的蛟龍妖丹,足以幫助天鎢更進一步!

完成第四次凝形!

這個過程不算太快,越是到後麵,劍影凝形的速度就越慢,這畢竟是解放天鎢力量的一個過程,操之過急,林辰隻怕承受不住!

不過,劍影凝形而給予林辰的壓力,卻比想象的還要大幾分,他悶哼一聲,從天空落下,找了個地方盤坐起來,靜靜的調息,運轉九天斬神訣!

黑龍在他體錶盤旋著,那凶惡無比的龍首,猩紅的眼睛透著森森寒意,是一種黑暗,深沉無比,要將林辰吞噬進去一般!

林辰,竟然感受到了威脅!

一種凶險之感,從黑龍身上傳遞了出來,它彷彿擁有生命,它開始抗拒,想要從林辰的掌控中掙脫!

“小心了,這黑龍桀驁不馴,在世時便是霍亂天下的惡龍,不知導致多少生靈塗炭,甚至滅掉了半個紀元時代,它的力量不斷解放,凶性也將不斷暴露,你一定要守住心神,不要被它壓製!”白書在一邊焦急的叫道。

天鎢與其它神劍不同,乃是以一條黑龍鑄造而成,不是如白書一般的劍靈。

而是這柄劍本身,就是那極惡黑龍!

解放天鎢力量的同時,就相當於這條黑龍越來越接近現世。

它的確已經冇有了意識,但單單那種凶性,便足以跨越曆史長河,對這個時代產生影響!

這出乎了林辰的意料。

看來想要掌控這九柄劍,不是修煉九天斬神訣就可以的,如果自身不夠強,隻怕會被反噬!

林辰心頭一凜,不敢有雜念,他全神貫注,以九天斬神訣,掌控天鎢。

不管你是什麼東西,極惡黑龍也好,天鎢神劍也罷,都必須臣服,成為我的力量!

林辰眸光如電,一手抓住那天鎢劍影,第四次凝形的劍影宛如實質一般,握在手中,竟然已經有了部分實感!

而握住的刹那,黑龍咆哮而起,向著林辰撕咬而至。

但林辰毫無畏懼,身上力量瞬間爆發,九天斬神訣伴隨著二劫劍意,與那黑龍狠狠的碰撞在一起。

不斷交鋒,激烈碰撞。

最終,黑龍斂去,重迴天鎢之中,它冇能令林辰屈服,那麼,就隻能成為林辰的力量!

林辰撥出一口氣,清晰的感覺到自己實力的提升!

天鎢第四次凝形,對於九天斬神訣的加強是十分可觀的,連同另外幾劍,也得到了強化!

“呼,我身上的隱患是不是太多了”,林辰有些苦澀的道。

他身上,那白骨毒素似乎連接著白骨妖,神魔之體隱隱步入了白書那小姑祖母留下的後手,身上還有一顆仙子頭顱,更不要說九天斬神訣了。

林辰有種感覺,他日彆人要不了他的命,但或許身上這些隱患,會把他逼入絕境之中。

“早就跟你說過了”,白書翻了個白眼,“行了,彆想太多,一步步走下去便是。”

林辰點點頭,是啊,想那麼多做什麼,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他林辰也不是好相與的!

拋開這些念頭,林辰激動的檢視自己所獲得的能力。

“離火蠻龍的火龍軀嗎?”林辰眸光一閃,“這倒是與赤霄的力量契合,可以組合使用!”

離火蠻龍,最強的力量便是火龍軀,這可是源自於它的血脈源頭——火神龍的力量!

雖說因為血脈稀釋,能力也弱了許多,但現階段來說,這火龍軀是絕對夠用的!

而對林辰戰力的增幅,尤為明顯!

畢竟林辰可不是普通人,他幾乎是半龍之軀!

“這次提升不小,還有這帝王龍爪,也是不錯的武技,就收下了!”林辰嗬嗬一笑。

帝王龍爪,王騰和王中元都施展過,的確是極為強大的神級武技,而且適合武夫使用。

對林辰而言,也是正好契合!

一路飛行,順便修煉帝王龍爪,很快,林辰到了一座巨城。

而來這裡,隻是中轉罷了,冇多久,林辰便乘坐上前往千煌古城的飛行寶船。

如此遙遠的距離,要橫跨龍隕州大半疆域,林辰可不想自己飛過去,那怕是要累死!

這艘寶船,是直達千煌古城的,中途不會停靠彆的府地。

所以船上的乘客,目的地都一樣。

這也就是千煌古城了,無比的繁華,生意網絡遍佈龍隕州,這才能夠支撐得起這樣直達的航線。

彆的城市,隻怕連飛行寶船的航線都支撐不起。

此去千煌古城,大概需要兩天的時間,這兩天,林辰倒也冇有繼續修煉。

他已經到了瓶頸,不管是氣血還是玄力,都已經積累足夠,隻等待一個契機,便可晉升。

所以這兩天,他難得的清閒幾分,放空自己,讓疲憊的身份都得到了舒緩。

林辰正曬著太陽呢,邊上幾個身穿華服的男女開始討論千煌古城最近的情況。

林辰不動聲色,一邊曬太陽,一邊聽。

“最近千煌古城不太平啊,劉大哥,彆說我冇提醒你,最近還是不要去千煌古城為好,尤其是你們男人”,一個女子有些擔憂的開口,充滿告誡意味。

“為什麼?”那劉姓男子大為詫異。

千煌古城不太平也就罷了,大不了大家都不去,這怎麼還限定男人了?

“看來你是真冇關注外界的情況,千煌古城那邊可都已經人心惶惶了,最近半個月,死了大批人,而且,都是男人!”那女子壓低了聲音道。

她說著,也有些害怕起來。

“什麼情況!”劉姓男子以及同行的幾人,都是神色一變,他們過去這段時間都在外奔波,的確冇聽說這事。

“那可是千煌古城,各家在那裡都有巨大利益,甚至萬商聯盟都有分部設立在城中,治安可一向很好的,哪個不知死活的敢在城裡殺人?”

“是啊,活得不耐煩了吧!”

那女子苦笑一聲,道:“道理是這樣,但事情確實發生了,而且至今都冇能找到凶手!”

“手段這麼高明嗎?”劉姓男子訝異,他問道:“那些人都是怎麼死的?”

那女子左右看了一眼,然後壓低了聲音道:“這事邪就邪在這裡,那些男子,無一例外,全都是被吸乾陽元而死的,裡頭幾個長相英俊的,更是連精血都被榨乾了!”

“嘶!”大家都是倒吸一口涼氣,總感覺胯下陣陣冰寒。

“這是哪來的女怪物,難道修煉的是采陽補陰的邪功不成?”劉姓男子臉色有些白。

這世上邪道種類繁多,其中便有陰陽門,以采陰補陽或采陽補陰來修煉,十分的陰邪殘忍!

但邪道被打壓多年了,許久冇有再冒頭,冇想到,竟然敢出現在千煌古城!

“各家的高層,難道冇動靜,這也不插手?”劉姓男子蹙眉道。

“怎麼冇動靜了,連知空境七重的強者都出動了,結果,第二天成了一具乾屍,被吸乾了陽元!”女子有些顫抖的道。

“什麼!”

眾人大叫,真的不淡定了,知空境七重的強者都被吸乾了。

這女怪物到底什麼來路!

“有,有傳言稱,可能是陰鬼邪母”,女子臉色發白的道。

聽到這名字,眾人都是隻感覺一股寒意直衝腦門。

陰鬼邪母,這可是大名鼎鼎的邪道中人,修煉陰陽咒,一生不知采補了多少男子,殘忍嗜殺!

但據說,她已經被正道斬殺了,怎麼現在又出現?

“不行不行,這千煌古城去不得,家族生意還是交給我妹妹打理吧,到了我不下船,直接走人!”劉姓男子連連搖頭。

其餘幾個也是如此。

這哪還敢去。

還是等中庭出手,鎮殺了那陰鬼邪母再說吧,否則男人去了那裡,實在是不安全。

尤其是長得帥的,氣血旺盛的,那完全是陰邪鬼母的盤中餐!

訊息一傳十十傳百,不一會兒就傳遍了整艘飛行寶船,一時間,人心惶惶,男子都不敢下船了。

林辰無語。

那他豈不是最好的獵物?

長得帥,氣血旺盛,不是林辰自誇,隻怕整座千煌古城都無人能出其右了吧!

“不至於這麼玄乎吧,龍隕州的強者能看著那怪物亂來?”林辰搖搖頭。

他還是打算按照定下的路走。

他擁有天鎢,想要鎖定他,可冇有那麼容易!

兩天後,飛行寶船駛入千煌古城的天空碼頭,而林辰,在眾多女性的環繞之下,緩緩下船。

他大爺的,就冇有一個有種的,還真所有男人都不下船啊!

林辰臉色有點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