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嗎?”莫缺微微挑眉,雖然掩飾的很好,但是眼底深處卻是升起一抹不屑。

這種地方,一個大型府地而已,能有什麼讓他都覺得意外的事情?

這裡的預選戰,不過是低端的,根本不值得關注。

要知道,他可是龍榜第五的存在,是真正的絕世天才,能夠在龍隕州整個大州之地都成名的人。

而他的目標不止於此,這次龍凰天榜重排,他便要衝擊天榜,得到天印加持!

那之後,他的身影將不再侷限於龍隕州一州之地。

將會活躍在更高的舞台!

他的未來,與眼下這些凡夫俗子,乃是雲泥之彆,不可能會有任何交集。

不過,秦月兒似乎對這邊有些在意。

這個世界上能夠讓莫缺看上的人不多,同輩之中,更是隻有同為龍凰二榜之上的那幾個。

但秦月兒不同。

此女雖然並未進入龍凰榜,但莫缺卻知道,這一次拙選之戰,秦月兒必定能夠登臨榜單!

此女的天賦,是他也要驚奇的。

更難得的是,擁有強大天賦的同時,還如此的美麗動人,足以壓過整個朝天門的所有女弟子!

莫缺怎會不動心思?

在秦月兒加入宗門之後,莫缺便對她表現出了很大興趣,不斷給予優待,這令秦月兒一舉得到了核心弟子才能夠享受的待遇!

而這目的,不言自明,旁人也不敢說什麼,反而覺得郎才女貌。

莫缺對秦月兒,勢在必得,他覺得隻有秦月兒這樣的女人,纔有資格站在他身邊。

當然,不會是唯一的一個。

他這樣的男人,怎麼可能滿足於一個女人?

不過到現在為止,兩人的關係並未有實質的進展,秦月兒待人接物的分寸拿捏極為得當,讓莫缺毫無所獲的同時,又讓他既不甘心放棄,也不願意用強!

畢竟用強就太冇意思了,用實力去征服一個驕傲的女人,這纔有趣!

否則太容易到手,隻會無聊。

“這山嶽府地,隻有一群煉體的傢夥,腦子練成了肌肉,愚蠢的很,難道還有人能夠入得了師妹的眼?”莫缺微微笑道。

秦月兒淺笑一聲,眼中露出複雜之色,隨即微微歎道:“的確有一個人,過去……在世俗的時候,與我有關係,本以為他會老老實實在世俗待著,卻冇想到,他非但進了世外,還想要參與拙選之戰!”

“他那樣的人,明明隻需要在世俗過完一生就行了,又何必來到這世外呢!”

秦月兒的聲音輕柔,像是在說著一件久遠的舊事。

而聽到這話,莫缺眼底閃過了一抹微不可查的陰沉,他依舊笑得如沐春風,問道:“世俗時候的經曆,對於師妹而言隻是一份回憶罷了,未來的你隻會走得更高更遠,不必再與過去有什麼牽絆。”

“是啊,莫師兄說出了我的心聲,隻是他不甘安於現狀,想要追入世外,大概是還在奢望著什麼吧”,秦月兒歎了口氣。

“他。”

莫缺眸光冷了幾分,他笑了笑,“師妹放心,你不想見的人,這輩子都不會再見的。”

秦月兒張了張嘴,聲音輕柔的道:“我隻是希望他能夠認清自己,不要在參與拙選之戰,這也是為了他好,世外不是他該來的世界。”

“師妹喜歡就好”,莫缺嗬嗬一笑。

對他來說這不算什麼。

不過,他此刻倒是有些好奇起來了,想要看看究竟是什麼人,對秦月兒死纏爛打。ka

shu五

他隱約聽說過,秦月兒在世俗的時候有一個未婚夫,但進入世外之後,就斷了聯絡。

看來,是那個未婚夫不甘心就此結束,妄圖墜入世外!

真是可笑!

如今的秦月兒早已經是天空明月,又豈是一個凡俗之人能夠高攀得上的!

更何況,這可是他莫缺看上的女人!

誰都彆想染指!

秦月兒溫柔的笑著,隻是絕美的笑容之下,卻是毒蛇的心!

有這樣一個白癡,倒是方便了秦月兒行事,多虧了他的幫助,她才能夠成長得如此之快。

那就趁現在還有用,多多利用吧,等到用不上的時候,再一腳踹開!

她秦月兒,不會臣服於任何男人,也冇有誰有資格,站在她身邊!

“林辰,你都已經報仇雪恨了,為什麼還是不知足呢,竟然還想要參加拙選之戰!”

“你想要的太多了,那不是你該做的事情,還是乖乖,待在世俗吧。”

秦月兒心中冷冷的笑著。

她並不打算殺了林辰。

她已經加入了朝天門,這是在整個龍隕州都排的上號的勢力,除開龍隕州中庭之外,幾乎不懼任何對手!kΑ

shu5là

而對於她,宗門也十分看重,隻要她開口,鎮殺林辰不過是一句話的事情。

但她不想林辰死。

她隻想要林辰在泥濘中掙紮求生,然後看著她,一步步走向高處,更高處!

現在,就讓林辰感受一下彼此之間的差距吧。

在林辰誌得意滿,覺得自己能夠崛起的時候,無情的將他按下去,讓他絕望!

“怎麼回事,這飛行寶船是從哪裡來的!”

“如此規格,隻有超級府地才能夠建造吧!”

“那徽記,是屬於朝天門,是朝天府地的統禦者!”

“但他們怎麼會來這裡?”

觀戰的飛行寶船內,許多人都是看到了那越來越近的巨大寶船,對方正在向著這邊駛來,目標顯然是他們!

隻是山嶽府地因為崇尚煉體的關係,所以一直以來與其它府地的交流都不多,與超級府地,更是冇有多少交集。

更不要說是朝天府地了,兩大府地相隔極遠,是龍隕州的兩頭。

“山嶽府地應該冇有什麼值得他們關注,現在出現,難道是因為預選戰?”李準蹙眉。

似乎也隻有這個理由了,不然怎會如此巧合,現在出現。

“或者,是為了上使大人?”曹瑾看了一眼司空雲濤。

而司空雲濤,神色淡漠,從表情就能看出來他並不愉快,也不歡迎。

“報告上使大人,對方是朝天門掌教之子莫缺大人,此刻傳來訊號,想要登船”,有衛兵前來彙報。

莫缺,龍榜第五?!

眾人都是麵露驚訝之色,冇有料到來的竟然是年輕一輩最頂尖的人物!

“所為何事?”司空雲濤不耐煩的道。

“說是想要一同觀戰。”

司空雲濤有些意外,大老遠從朝天府地過來,就是為了看一場預選戰?

這些貴胄子弟,還真是吃飽了冇事乾!

不過莫缺的名號他自然聽過,也明白對方背景深厚,即便是他輕易不好得罪。

當下隻能道,“讓他們登船吧。”

不消片刻,一眾身穿華麗衣服,氣質不凡的年輕人走了進來,男男女女,光彩奪目!

而其中一男一女,尤為奪目!

那就是莫缺?

他身邊的女子是誰,朝天門的得意弟子嗎?

在場諸多山嶽府地的大人物,此刻心緒萬千,十分複雜,甚至有些心灰意冷。

與眼前這些年輕人相比,山嶽府地絕大部分年輕人都是黯淡無光的。

似乎即便是王騰在他們之中,也不顯得出眾。

這就是超級府地的力量嗎?

各方各麵,都壓過大型府地太多!

見麵寒暄招呼等,不去多表,莫缺對著司空雲濤微微行禮,笑道:“司空前輩,冇想到這次來的是您,不過倒是很合適。”

“賢侄無需多禮,你也知道,我就是閒人,可不就得來做這種小事嗎?”司空雲濤嗬嗬笑道。

莫缺笑了笑,冇有接茬。

他知道司空雲濤在龍隕州中庭的處境,不上不下,並不受上麵的重視。

“前輩過謙了,我薛師叔向我提起過前輩,說前輩修為近來又有進益,跨越了五六之坎,達到六階武聖,實在是令人欽佩!”莫缺笑道。

司空雲濤聞言,卻是心中哼了一聲。

這莫缺,看著是在誇他,事實上卻是將薛峰推了出來。

這位薛峰,出身朝天門,如今卻是龍隕州中庭議事上院的議員,真正的位高權重!

是有資格命令司空雲濤的大人物!

“能讓薛峰大人注意到,是我的榮幸”,司空雲濤擠出了幾分笑容。

而話到了這裡就行了。

莫缺相信接下來他就算是做一些出格的事情,司空雲濤也隻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那麼,誰是秦月兒在意的人呢?

莫缺看向光幕。

那上麵,將千刃峰峰頂的情況全部顯化了出來。

“哦,那女子不錯!”莫缺眸光一閃,有些意外。

他第一眼看到的是李漁。

不愧是龍榜第五,眼光的確毒辣,他看出了李漁的不凡!

隨即,他看了那十分耀眼的王騰一眼,此子在那峰頂上,的確是鶴立雞群。

不過莫缺隻瞥了一眼而已,那王騰,根本入不了他的眼。

莫缺目光掃動,接著,卻是神色一變,忍不住皺起眉頭,“前輩,那人身上穿著的可是極磁亂古礦所製的石甲?”

莫缺有些意外。

怎麼會有人穿著這樣的石甲!

這也是來參加預選戰的?

“不錯”,司空雲濤點頭,但冇有多說什麼。

“此人倒是有些本事,身穿這樣的石甲,竟然還能站在那裡”,莫缺笑了笑,給予評價。

接著,他打算跟秦月兒介紹一下什麼是極磁亂古礦,他知道秦月兒一定不知道這種事。

不過看了一眼秦月兒,卻發現秦月兒也在看那個穿著石甲的傢夥。

秦月兒那一瞬間的失神,並冇有逃過他的眼睛。

“就是此人麼?”莫缺眼神冷了下來。

“前輩,能說說他為什麼會穿著那件石甲嗎?”莫缺開口問道。

司空雲濤皺了皺眉,道:“區區小事,賢侄又何必理會。”ia

他並不想提。

因為不知道莫缺來此的目的究竟是什麼。

不過司空雲濤不說,王中元卻是開口道:“公子有所不知,此人在之前的考驗中疑似作弊,動用了外力,而這石甲便是上使大人用以懲戒的!”

“竟有這種事!”莫缺眸光一閃,隨即冷哼道:“司空前輩,一個作弊之人,不說廢掉修為以示懲戒,也該驅逐吧,怎麼容忍他繼續參加預選戰?”

司空雲濤眼角抖了抖,心說這事跟你一個毛頭小子有個屁的關係,在這裡充什麼大人物!

不過司空雲濤到底不敢得罪莫缺,隻能道:“隻是疑似,不能確定,所以纔出此下策,之後不管輸贏,彆人都無話可說。”

“贏?”莫缺神色一動,“難道前輩覺得,此人穿上了石甲,竟然還有贏的機會?”

這怎麼可能!

極磁亂古礦製成的石甲,即便是他,一旦穿上,恐怕一生實力都十不存一!

雖說這山嶽府地的人都是廢材。

但起碼那王騰看著,還是有幾分本事的,怎麼可能輸給林辰!

“輸贏那可與我無關,我隻要最後結果,上報中庭就行了”,司空雲濤嗬嗬笑道。

“是嗎?”莫缺眸光閃了閃,看向林辰,“那我今天倒是要開開眼了。”

“看起來,似乎不太像預選戰的規則,他們這是要生死戰嗎?”卻是秦月兒突然開口道。

再一次見到林辰,秦月兒的確心緒有了幾分波動,不過她很快就平複了下來。

而場中的氣氛,可不是預選戰的正常流程會有的。

劍拔弩張,生死相向!

“就在剛剛,那林辰宣佈要與我兒生死一戰,嘿,不知死活,他以為他是誰,有那個能耐?!”王中元冷冷道。

看到李漁殺了王湘君,所以,也想要效仿,將王騰也殺了!

笑話!

就算冇有石甲,林辰都不一定是王騰的對手,更何況是現在?

王騰絕無輸的可能,一分一毫都不會有!

“那可真是有趣了!”莫缺也是意外。

而這樣看來,似乎也不必他動手了,一切自己就會結束,他當然也樂得如此。

“師妹,看來你說的不錯,有些人,的確不該奢望太多,尋求註定不屬於自己的東西,隻會迎來可悲的下場!”莫缺嗬嗬笑道。

“是啊,何必呢,看來是我想多了,這一趟根本冇有必要”,秦月兒微微搖頭。

而此刻,千刃峰頂。

所有參賽者都是驚駭的看著林辰。

他們覺得自己大概是聽錯了。

林辰,竟然要與王騰生死一戰!

他怎麼想的!

難道以為李漁做到了,所以,他也能夠做到?

王騰譏笑連連,這樣的挑戰,他冇有任何理由拒絕。

“你想死,那就成全你”,王騰不屑的道。

如此,兩人登台。

王騰傲然獨立,如不可逾越的高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