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是自然!”全王天輕哼一聲,他嫉妒的便是這個。

為什麼那些造化不屬於他!

“不過你也不必如此,現在,尤氏麒麟子怕是廢了,而此子,今日註定活不了。”

“未來,是你的!”覃姬花微微笑道。

全王天眼睛頓時一亮。

的確如此!

“長老是要出手了嗎?”全王天問道。

“看猴戲也看得差不多了,也該是我們景山門出手解決麻煩的時候,你要記住,在這一畝三分地,我景山門依舊是絕對的強勢,他們,永遠彆想超越我們!”覃姬花冷冷道。

她要出手,奠定勝局!

她要讓所有人都知道,景山門還是最強,不是誰都能夠冒犯的。

霸道神宗與霸王古國的聯合又怎樣?

想要挑戰他們的權威。

還太早!

“那就恭祝長老旗開得勝,奪取最多的元石造化!”全王天激動的行禮。

他對於覃姬花所描繪的未來無比的嚮往。

而且,他覺得那必然會成為現實!

“看來,你在想一些這輩子都不可能做到的事情,真是可悲”,卻是一道聲音響起。ka

shu五

而這聲音的主人,全王天再熟悉不過!

是他們景山門那個瘋子,連宗門都想要除掉的傢夥!

“冇死在裡麵,就乖乖在一邊看著,看我景山門大獲全勝!”全王天冷哼道。

他極度討厭封一秀。

因為封一秀比他更強!

他一直在憤恨,宗門為什麼不儘早除掉她,讓她活下來?

之前暗算了封一秀,本以為她一定會死在元天府內,冇想到竟然活了下來!

不過全王天也不擔心封一秀會報複。

覃姬花就在一邊,封一秀還冇有那個本事!

“封一秀,你安分的站在這裡,不要惹事,否則,這一次本座不會留情,明白嗎?”覃姬花淡淡道。

封一秀還活著,讓她心裡有些複雜,這個瘋子對於宗門而言就是一個定時炸彈。

不過現在不是處理封一秀的時候!

封一秀白髮的短髮隨風飄起,她眼中儘是瘋狂與桀驁。

她突然動了,速度之快就是覃姬花都臉色一變,身上玄力驟然爆湧而出,但馬上就止住了。

因為封一秀已經掐住了全王天的脖子!

好快!

這封一秀更強了!

全王天身體頓時僵硬,他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脅。

這封一秀,已經瘋狂到要當著覃姬花的麵,殺死他不成?!

這個瘋子,到底在想些什麼!

“封一秀,將聖子放開!”覃姬花的聲音冰冷,冇有絲毫溫度。

她是專術境八重,封一秀雖在年輕一輩之中算是極強,但還不足以在她麵前殺一個她想要保住的人!

“四長老是覺得,能在我殺人之前先殺了我?”封一秀笑著,眼睛盯著覃姬花,“你可以試試!”

覃姬花眉頭蹙起。

封一秀比起之前的確更強了,覃姬花一時間有些拿不定主意,擔心封一秀的成長,要比他想的還要大。

而且,不能冒險,因為封一秀是真的會把全王天殺了的人!

否則也不會稱之為瘋子了!

“你想救下林辰?怎麼,在元天府中,你們竟然有了交集不成,他有什麼力量,可以讓你這樣維護?”覃姬花眯起眼睛,注意封一秀每一個細節。

但卻發現封一秀根本不露分毫破綻。

“交集,的確有,我看上他了”,封一秀道。

覃姬花微微怔了一下,饒是如此時間點,她竟也有幾分失神。

這是封一秀說出來的話?

不過覃姬花畢竟是老輩強者,迅速調整過來,她譏諷道:“看來就算是你也免不了俗,女人,一旦愛上一個男人,就會變得如此不堪,為了一個男人不顧性命的涉險,值得嗎?”

“但你註定要失望了,就算你拿聖子威脅我,令我無法出手,今日,林辰也必死無疑!”

封一秀奇怪的看著覃姬花,隨即道:“你在說什麼,為什麼突然選擇不出手了?”

覃姬花皺眉,她不明白封一秀的意思。

封一秀沉默了片刻,然後道:“看來四長老是誤會了,我挾持他,不是想讓你不對林辰出手,而是要你全力出手,否則,我會殺了他!”

覃姬花有些跟不上封一秀的思路。

不是說看上了林辰了嗎,怎麼現在的表現,像是巴不得林辰早點死?

“他說他殺人好看,我想好好看看,而比起殺那些人,殺了你應該是最好看的”,封一秀笑著道。

她的神情,並不是在故意用言語羞辱覃姬花,而是真的這般認為!

“你真是個瘋子!”覃姬花罵了一聲。

但瘋子的想法,本就就不需要去理解,既然封一秀想要她出手,甚至要她全力出手,必須冇有絲毫保留。

那就順了她的意又如何?

覃姬花心中雖然狂怒,但還是走向那邊的戰局。

她要出手結束這一戰,扼殺掉這妖孽!

“快看,景山門的強者終於要出手了,那是他們的四長老覃姬花吧,據說,這位前輩很早就達到專術境八重了,在同境之中,戰力都是極強的!”

“她出手,那麼林辰必定要死了!”

“這不是廢話嗎,林辰現在那樣,差不多已經快死了,他本就撐不了多久!”

“看來,景山門是想要適時的插手,然後瓜分利益,哼,還真夠賊的!”

許多人都注意到覃姬花的動向,這位老牌的專術境八重強者,實力毫無疑問是在場最高,她加入戰局。

那麼這一次,的確不可能再有什麼變化了。

在五人圍攻之下已經傷痕累累的林辰,氣息虛弱了許多,不過眼睛卻尤其明亮。

差不多了。ia

如此重壓之下,林辰終於走到了內道九劍的極點,而在此基礎上施展劍九極,將是最為強大的!

那麼,來見識一下,這神級武技的力量究竟有多強吧!

林辰持劍,所有劍意彙入其中。

劍九極,極劍一森羅!

“諸位,結束這鬨劇吧,殺了他,瓜分利益,但我景山門,必須占最大的那塊!”覃姬花強勢而至,聲音比霸道神宗還要霸道。

而實力,就是她的底氣!

隻見覃姬花伸出一掌,然後,狠狠壓下,竟如巍峨山嶽壓蓋而至一般,力之所及,其餘幾位專術境八重都微微變色。

覃姬花,果然令人忌憚!

這利益瓜分,看來還是景山門最多,但彼此之間,還必須爭奪,一分不能讓!

所有人心中,林辰都已經死了。wΑp

現在該考慮的,是瓜分利益的事情。

隻是,下一刻,在場所有人突然瞪大眼睛,張大了嘴巴但卻發不出一點聲音!

因為,六顆頭顱頓時飛天而起!

林辰一劍,同時斬殺了六個人,包括那強勢無比的覃姬花!

她走過來,勝券在握,如此強勢,但竟然在下一個瞬間,就被斬殺了!

寂靜。

死一般的寂靜!

“哈,果然好看,不愧是我看上的男人!”封一秀眼睛一亮,隨手摺斷了全王天的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