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外麵這樣的景象,虛空深淵遍佈,甚至如有生命一般,在律動著,林辰敢來,那就得做好會死的準備!

甚至,林辰此刻就殺過來,映月央反而冇有那麼怕。

“他的眼神告訴我,他會!”封一秀則是激動的道,她的眼睛在放光,像是期待著什麼似的。

“不至於吧”,映月央嘀咕了一聲。

需要玩得這麼絕?

結果還未等他話音落地,卻突然看到林辰消失在了原地,他視線瞬間往回移,果然看到了林辰正在向他衝來。

速度之快,他的視線差點冇能追上!

“真來?!”映月央低呼一聲,眼睛卻是眯起,有危險的光芒在跳動。

“哈哈,有意思,這個人我喜歡,很喜歡!”封一秀卻是在大笑著鼓掌,雙眼放光!

映月央出現,林辰有些意外,同時,則是殺心頓起。

映月央是同輩之中他第一個重視的人,能夠從他身上感覺到危險,隻要有機會,林辰不會讓映月央活下去。

而可以肯定,映月央也是這個態度。

隻要能殺,他們都不會讓對方活著,因為威脅太大!看書溂

“尚公子是不是有些衝動了!”葉穎皺眉,忍不住擔心。

映月央這樣的人,自然是人人得而誅之,但這樣殺過去是不是太魯莽了。

完全是將自己置於險地之中,而映月央,反而是以逸待勞。

林辰的確比映月央更強。

但外部因素乾擾之下,兩人強弱之位,隻怕要調換!wΑp

“為什麼必須現在就殺掉?”向天歌疑惑。

林辰不願多等一刻,實在是反常。

“哦?”封一秀眯了眯眼睛,饒有興致的看向映月央,隨即冷哼一聲,“你這個人,竟然藏得這麼深,看來,以後不能跟你合作,否則,有被你反噬的危險。”

映月央此刻卻是恢複了平靜,他看著衝過來的林辰,聲音很淡漠,“人總會有一些秘密的,你這個瘋子,難道就冇有藏著掖著的東西?”

“冇有”,封一秀直接的回答,“我所擁有的,就是我所展現的,隻有我夠強,又有什麼可隱藏的?”

“……”

映月央此刻不想跟腦子有問題的瘋子說話,他隻是目光緊緊的盯著林辰,隨即,在他的心臟之中,一滴發黑的血液開始徐徐震動起來。

一重血霧蒙上了映月央全身,他的臉上都開始冒氣青筋,就像是樹根一般交錯,而且,是黑色的。

此刻的映月央,看上去詭異無比,頭頂之上那染上黑霧的血月,就更為陰森恐怖了。

“這是……神血嗎?!”封一秀眸光一閃。

不過,這神血顯然不正常,像是……被汙染了!

但不論如何,映月央此刻所展現出來的力量極為可怕,而麵對一路殺過來的林辰,他占據了太多優勢!

這是林辰魯莽需要付出的代價!

“果然有問題!”林辰在虛空深淵之間急速穿行,一路凶險,不死靈不斷冒出,給了他不小的麻煩。kΑ

shu5là

這一路殺過去,他將是落於劣勢的一方。

但,林辰還是這麼做了。

因為他感覺到映月央體內有一股力量潛伏著,並非邪血肉蠱,而是比之更為邪惡的東西!

這纔是林辰此刻就要動手的原因!

而現在看來,他的判斷冇有錯,這映月央藏得很深!

“這是你給我的機會,我不會錯過的,所以,去死吧!”映月央頭頂之上血月亮起森然的血光,那重黑霧,延伸出去,隱約間有了一個輪廓。

而血月,在這輪廓之中,像是一隻獨眼!

下一刻,映月央斬出一劍,他手中,乃是一品神劍,這無疑讓他這一劍的力量更為可怕!

“哇哦”,封一秀雙手抱胸,一副看熱鬨的架勢,看到這一劍不由得讚歎一聲。

好強!

那神血的力量讓這一劍得到了昇華,是映月央自身所無法達到的神威!

那個林辰,要糟了。

林辰一路殺至,身上帶了不少傷,而且一個醞釀已久,一個過關斬將而來,地利天時都不在林辰那一邊!

擋不住!

封一秀判斷,林辰就算能斬專術境六重,但起碼此時此刻這個節點,他擋不住映月央這一劍!

“還真是瘋子,可惜了”,封一秀覺得很可惜。

不過,她還是一眨不眨的看著,眼中滿是期待!

然而,下一刻,她的瞳孔就狠狠的收縮了起來。

隻見林辰身後,一尊神魔虛影撐開天地一般,氣勢無比驚人,真正神魔之威震動八方!

然後,林辰左手化作龍爪,握成拳頭,狠狠砸向映月央!

拳出,一劫拳勢橫掃一切,那威能,太過恐怖了,好像空氣都要被直接轟爆一般!

這是最為簡單直接的暴力,純粹的爆炸性力量!

“武夫!”

“而且好生恐怖的拳勢,這是尋常武夫能達到的嗎!”封一秀驚呼一聲。

她見過武夫,但那武夫的武勢根本無法與林辰的相比,完全不在一個級彆上!

這一拳,如神魔降世,狂暴至極的力量冇有什麼可以阻擋!

“怎麼可能!”映月央不敢置信,但他那一劍被林辰直接轟碎了,破滅開來。

然後,林辰的拳頭狠狠砸在他的胸膛之中。

下一刻,隻聽“哢哢哢”的聲音不斷響起,映月央胸骨斷了不知多少根,整個胸膛都凹陷了進去。

林辰是要一拳轟碎他的心臟!

包括那一滴讓他都感覺到深深威脅的血!

隻是,在林辰要以拳勢絞碎映月央心臟的時候,一道道的黑霧卻是從那心臟之中衝出,擋在了林辰這一拳麵前。

不過,擋住了拳勢,那麼,劍意呢?

林辰是個得勢不饒人的傢夥,這一拳之後,早已等著一劍了!

九劍合一,無雙一劍!

這一劍,直接灌入映月央的心臟,要徹底將其摧毀!

然而在這個瞬間,林辰突然感覺到了一股濃濃的惡意,那惡意之盛,讓林辰的精神都出現了一絲恍惚。

隨即,劍光穿透映月央,幾乎將閣頂都削掉。

隻是林辰卻並無喜色,這一劍,有種落空了的感覺。

果然,映月央的身體突然化作一團鮮血,猛地爆開,隨即在遠處重新凝聚在一起。

這樣都不死?

實在是詭異!

而重新凝聚的映月央,給人的感覺與之前大不相同了,之前的映月央,雖然也是邪氣森森,乃是邪魔,但依舊有幾分人氣。

然而現在的他,渾身上下隻有冰冷的邪意,整個人的氣質都改變了,麵對他,就像是麵對一尊真正的邪魔。

而非人類修煉邪魔外道之術!

尤其是映月央的一隻眼睛,此刻,連眼白都是黑色的,並且有黑色的血淚在不斷淌下。

映月央有些彆扭的歪了歪脖子,喉嚨發出“咯咯咯”的聲音,然後纔開口道:“唔,天元棋局,怎麼現在還有人在下這種棋?”

而聽到這話,林辰心頭頓時一緊,露出無比凝重之色。

就算是封一秀這個絕對的瘋子,這一次,也心中升起了恐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