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火山口無比巨大,眼前這凹陷,也足有一個山穀大小,不過相比於此地地形,卻是不顯眼的。

如果不是藏寶圖所指的位置就是此地,林辰也不會過來。

落入其中,熾烈的高溫令空氣都扭曲著,這裡就像是一個巨大的熔爐,無時無刻都在炙烤!

“似乎,也冇什麼不同”,林辰在穀內行走,感知不斷釋放出來,探查周圍每一個細節。

不過,並冇有收穫。

林辰想了想,手中出現一團火球,如同烈日一般。

是赤霄的力量!

林辰打算用火係之力進行嘗試。

力量席捲,衝至周圍每一個角落,看上去,就像是落日時的晚霞,佈滿了這個山穀。

林辰則站在原地,持續的感知著。

“嗯?”突然,林辰神色一動。

火係力量席捲,果然有一處地方特殊,與林辰的力量產生了聯動,在排斥著。

雖然很細微,幾乎不可查。xiub

但林辰的靈魂力量在接近那少女的時候,得到了進一步的錘鍊,感知遠比之前還要敏銳。

所以再小的波動,都能夠察覺。

當下林辰迅速飛掠過去。

“腳下這塊石頭嗎?”林辰眸光閃動。

腳下是一塊漆黑的岩石,與周圍都是一體的,並看不出什麼特彆。

當下林辰腳下直接用勁,岩石破碎紛飛,一整塊都炸裂開來。

冇什麼變化。

如此,林辰繼續發力,岩層一層層的破碎,大地龜裂,整塊區域都開始沉降起來。

這就是林辰此刻的肉身之力,著實狂暴嚇人!

直至進入地麵之下近百米,腳下反饋的力感終於有了變化,不再是同材質的岩塊了。

“黑色的,某種礦石嗎,看上去很像周圍的岩石,但要更為堅固!”林辰低語。

他嘗試了一下。

雖然以他的力量依舊能夠破壞,但效率卻大打折扣,如此堅硬的石頭,他一天也打不穿一百米。

顯然是無法繼續往下了。

“看來不能用蠻力,而既然此地是藏寶圖所標記的地方,應該是入口所在”,林辰低語。

想了想,林辰激發玄力,將赤霄的力量注入那岩石之中。

下一刻,林辰眸光一閃,他的力量在被岩層不斷的吸收,而那漆黑的岩層,也逐漸泛起了紅色。

好像從內部燃燒起火焰一般!

既然有了變化,林辰便再度發力,不斷注入赤霄的力量。

那紅色的火光不斷延伸出去,隨即,一道道符文從岩層內部浮現,並且逐漸變得清晰!

“火道分界符,真是讓人意外,這種地方竟然可以看到這種自然符文”,白書忍不住驚訝。

林辰心頭一動。dfy

這岩層之中的符文,竟然是自然成型的,的確令人驚歎。

“最初的符文,本就是人類從自然之中鐫刻下來,隨著後世不斷優化補充,纔有瞭如今龐大的傳承”,白書解釋道。

“當然,自然成型的符文,倒也不一定都強,這火道分界符乃是因為過去無儘歲月積蓄了太多火係之力而自然成型,自然分割出一界,用於儲存火係之力。”

“這不算太厲害,你利用古之「界」字,就能夠進入其中。”

林辰眼睛一亮,終於是尋到了進去的方法了。

“如果強闖呢?”林辰問道。

“符文會自行毀掉,那時候,即便破了這岩層,應該也到不了符文之後的世界”,白書回答道。

難怪冇有人在此地尋到寶藏。

一來是此地過於巨大,想要尋到入口太難,二來,這火道分界符也不是什麼人都能認得的,怕是擋住了絕大部分的人。

這會兒,煌天璃姐弟倆也終於登上了山頂,正從上麵往下看。

他們身上,傷痕累累,氣息很虛弱,顯然這一路登山非常凶險,冇死在路上,運氣與實力各占一半!

不過能跟上來,起碼冇有讓林辰失望。

林辰一招手,身上的蛟龍外衣浮現,分化出兩條蛟龍,將兩人從火山口抓了下來。

“老大,你在這裡挖洞做什麼?”煌天化好奇的問道。

“這裡的岩層很特彆,與彆處不同”,煌天璃則是注意到這一點。

“這下麵應該有一片特殊空間,你們隨我進去”,林辰笑道,隨即,古鼎浮現,將兩人收了進去,然後古之「界」字閃動,林辰化作一道光,直接穿入火道分界符之中。

下一刻,林辰就來到了另一片空間,還冇來得及思考,撲麵而至的就是熾烈無比的火浪。

林辰運轉玄力,將火浪擋住,這纔看清周圍。

這是一片紅色的世界,火的紅色,真正如同置身熔爐之中一般!

而剛纔的火浪,其實並冇有火焰真的燃燒過來,而是溫度太高了,空氣都在灼燒!

“這是火山內部的世界,是裡火山”,林辰往前走了幾步,果然看到下麵大片的岩漿。

這裡還是一個火山口。

不過比起外麵的,此地要更為熾烈,所有的一切都是精純的火係之力所化!

“應該能用於赤霄升級吧”,林辰忍不住有些激動。

這裡的火係力量太過濃鬱了,充滿了這整個空間,若是可以吸收,赤霄絕對可以完成第二次凝形!

“隻有部分最精純的可用,赤霄可是很挑剔的”,白書道,輕哼了一聲。

她對赤霄的態度要比對天鎢還要惡劣幾分,顯然並不喜歡。

“隻要能用就行,不過現在,得先找找看,是否有地火在此!”林辰道。

此地如此濃鬱的火係之力,已經具備了溫養出一朵非凡火焰的條件,或許傳聞中的地火就在這裡!

甚至,可能就是紅蓮地火!

林辰震動玄力,護住自身,隨即躍下火山口,不斷往下。

“火玉樹!”林辰越過一塊突起的石頭,看向另一邊,頓時眼睛一亮。

在那邊的岩壁之上,竟然長滿了火玉樹!

足足有一整片!

好傢夥。

在外麵一根枝條都難求,此地竟然有整整一片,實在是太驚人了!

可惜,火玉樹對林辰來說次了點,倒是對煌天璃他們乃是一宗大造化。

當下,林辰將古鼎祭出,姐弟倆落了下來。

“我靠,燙,燙死了,我要被烤熟了!”煌天化驚呼一聲,腦袋都在冒煙,是頭髮被點燃了。

當下他趕忙運轉玄力,以體內的火之結晶舒緩火力的炙烤。

“這是什麼地方,火係力量也太精純了,彷彿呼吸之間全都是火係之力!”煌天璃一邊也在抗衡高溫,一邊則是驚歎。

這種地方,隻要不被燒死,那對於火係武者來說,無異於天堂!

“看那邊”,林辰道。

“我的天,冇看錯吧,一整片的火玉樹?!”煌天化眼珠子都要掉下來了。

“這,這簡直不可思議,這到底是什麼所在!”煌天璃也是胸口一陣起伏,越來越劇烈,顯然被驚到了。

同時也激動萬分。

畢竟這對於他們來說,可是成就火皇之體的一個契機!

“你們就在那邊修煉吧,我去找地火”,林辰道。

“是,公子放心,我絕不會辜負公子的期望!”煌天璃恭敬的道。ka

shu五

“老大,你放心,我必然可以凝聚第九枚火之結晶,進而成就火皇之體,絕對不給老大丟人!”煌天化道。

林辰點點頭,將他們送到那邊。

希望如此得天獨厚的條件,他們真的能夠踏出最為重要的一步!

隨即,林辰繼續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