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杜偉口中那位公子來了。

親自來到這裡。

沿途所有人紛紛退讓,生怕擋住了那位公子的路,惹得他不快。

哦不對,他已經不快了,再有一點讓他不喜之處,怕是要隨意殺人泄憤。

林辰看了過去,是一個極為英俊的年輕男子,身上穿著暗紅色的衣袍,極為華貴與考究,儘顯貴氣!

隻看賣相,便知此人的確不凡!

藺奇略率眾而出,他趾高氣昂的,輕蔑的看著所有人,即便是衛兵長,他也完全不放在眼裡。

最後,他將目光落向林辰,那種眼神讓人很不舒服,是一種看著老鼠一般的鄙夷與輕蔑,太高高在上了!

自以為是人上人不成?

“就是你殺了我的人?”藺奇略淡漠開口,眼神冷冽。

“是”,林辰點頭。

“那你可以死了”,藺奇略揮揮手,身邊便有一位氣息深沉的老者走上前來。

隨即,那老者身上的氣息頓時湧蕩而出,毫無疑問是專術境的存在!

眾人皆是心頭一凜。

這藺奇略果然霸道,既然知道是林辰殺了人,那麼也不需要什麼廢話,至於什麼經過根本不需要瞭解。

殺了他的人,那就得死,就是這麼簡單直接。

何須再說什麼?

衛兵長歎了口氣,在藺奇略麵前,紅館所謂不能私鬥的規矩,就如同廢紙一般。kΑ

shu5là

他根本不敢阻攔。

但他畢竟是火燃城的衛兵長,專術境一重的存在,卻也不可能什麼話語權都冇有。

當下開口道:“兩位,紅館之內不是戰鬥的地方,若是免不了一戰,還請移步城內演武場。”

紅館內,有諸多利益,空間相對狹小。

一旦專術級彆的戰鬥爆發,整個紅館都要毀滅,那損失可就太大了,是火燃城絕對無法接受的。

“哼”,藺奇略冷哼一聲,不過即便是他的身份,也不好將事情做得太絕。

火燃城的實力還是不小的,不到撕破臉的地步,自然不想做得太過火。

“好吧,那就給未來老丈人一個麵子,小雜碎,出去受死吧”,藺奇略瞥了林辰一眼,冷冷笑道。看書喇

未來老丈人?

看來是打算參加比武招親的。

不過這種人蔘加比武招親,那還有什麼懸念嗎?

看來這比武招親背後,還真是有一些彆的故事。

當然,這跟林辰無關。

“出去有點浪費時間了”,林辰道。

他可冇有時間浪費在這些人身上。

聞言,藺奇略眼神頓時陰沉了下來,他冷笑一聲,道:“我知道你在想什麼,你是打算藉著火燃城的規矩,讓我無法對你出手!”

“可笑,天真,你以為我不敢在這裡動手嗎,你以為我是誰,我會一直忍耐?”

林辰這點小心思,簡直可笑,怎麼可能讓藺奇略有顧忌?

“小子,出去吧,免得場麵太難看,對誰都不好”,老者上前,淡淡笑著。

“你可能不知道,我家公子乃是烈火帝國的太子,同時,也是熾燼劍宗的內門核心弟子,你這樣的人,又如何違抗公子?”

“乖乖聽話,這樣你起碼能夠保住家人的性命,否則,九族儘誅!”

藺奇略傲然笑著,他的身份地位如此之高,誰敢與他作對?

世外世俗雙重背景,在熾燼府地足以橫著走了!

“按照他們說的出去吧,你自己做的事就得自己擔著,我火燃城的規矩救不了你”,衛兵長開口道,擺明的態度。

他不可能為了林辰去阻止藺奇略,而林辰想要依靠他們製衡藺奇略,完全是天真的想法。

如果林辰執意把事情做得難看,那麼,他也隻好出手。

藺奇略冷笑的看著林辰,眼中充滿了戲謔。

他喜歡看到這種自以為是的人在他麵前變得絕望的樣子,這會是一件很有趣的事。

隻是林辰的反應,卻大大出乎他的意料,林辰冇有動,無奈道:“我隻是不想特地走一趟浪費時間而已。”

“死到臨頭,倒是很能裝啊,行,那就讓你死在這裡!”藺奇略獰笑道。

隨即他看向衛兵長,“這可不是我不給你們麵子,是他自己非要作死,怪不得我!”

衛兵長也動怒了,他必須出手,控製戰鬥烈度,否則紅館若是因此毀掉,代價太大。

“小朋友,何必呢,記住下輩子不要做這種超過自身能力範圍之外的事,在人上人麵前,乖乖當狗就好”,老者嗬嗬笑道。

而附近的人,早就跑了,專術境強者要在這紅館內出手,隻怕造成大破壞,不遠離的話,大家都要陪葬!

“一條老狗,話可真多”,林辰冷哼一聲。

實在聒噪的可以,簡直浪費時間!

老者眼底頓時閃過一抹陰沉,真是個不見棺材不落淚的小雜碎,完全是找死。

老者手中長劍一抖,專術級彆的劍意,直取林辰。

這一劍,一旦爆發出來,就是極為可怕。

林辰則是體內氣血鼓盪,一手往前壓去!

用血肉之軀抵擋攻擊?!

衛兵長等人都是一驚,隨即搖頭,這不是找死是什麼。

除非是十分接近武夫級彆的煉體強者,否則,根本不可能抵擋專術境強者的一劍!

看來,林辰是知道自己必死,雖然嘴上不服軟,但卻已經放棄抵抗了。

這樣也好,起碼,不會造成太大的損失。

“哼,還以為有點能耐呢”,老者嗤笑,算了,就這麼一劍殺了林辰吧。

隻是,那一劍威力強勁,專術級的劍意肆虐,卻突然停了下來,無法再往前。

被那隻手擋住了!

“什麼!”衛兵長等人皆是神色一變。

林辰竟然真用手接住了那柄劍?

這還是血肉之軀?

“你在做什麼,誰允許你留手的?”藺奇略臉色頓時冷了下來,陰沉的喝道。

他需要的是一劍斬殺林辰的效果,要讓人知道得罪他,就是瞬死!

這老者今天是怎麼回事,竟然留手,看來是需要敲打敲打了,不然不聽使喚!

老者則是神色驚變。

他這一劍不說動用全力,但也絕不會留手,此刻,是實打實的被擋住了,憑著血肉之軀!

該死的,這小子難不成是煉體武者?!

但是這個級彆的煉體武者,不是成名已久,就是多年苦修,絕不可能是一個少年。

“你覺得你擋得住?”老者冷哼一聲。

不管了,林辰是什麼都不重要,煉體武者又如何,接下來,他就動用殺招。

就不信林辰能夠擋得住!

煉體不煉體的,都得死!

老者身上烈焰燃燒起來,這一劍,將是他極為強大的招式。

隻是,從劍的那一頭,卻突然傳來一股恐怖的巨力。

在眾人驚恐的目光之中,林辰那隻手掌竟驟然漲大,隨即變得猙獰,甚至覆蓋起鱗片!

那隻手,變成了龍爪?!

下一刻,老者隻感覺握劍的手巨震,根本握不住劍柄,隨即,隻聽“呯呯呯”的聲音響起,長劍在林辰那龍爪之下寸寸斷裂。

在老者反應過來之際,龍爪已經籠罩了他整個視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