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誰!”林辰頓時低喝一聲!

“嗯~~睡得好飽啊,這一覺應該睡了一萬年吧,真是舒服!”那女人似乎伸了個懶腰,聲音都是斷斷續續的。

林辰心頭驚疑不定。

這到底是什麼。

難道出現幻覺了嗎?

還是說,有鬼魂在這裡!

“行了,彆猜了,我可不是鬼,過來見我吧”,那女子聲音再度響起。

隨即,林辰便見黑暗之中出現了一道階梯,階梯一路往上,也不知道儘頭在哪裡。

林辰心中震撼,不知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他咬咬牙,拾級而上。

階梯上,佈滿了瘡痍,到處都是斷刀殘劍,破裂的戰甲,折斷的羽翼,隻是看這些,就能想象這一路上爆發過何等慘烈的大戰!

這到底是什麼階梯。

通向何處?

林辰心中無數疑惑。

而想要得到答案,唯有走到儘頭。

踏過九百九十九道石台階,林辰終於站在了階梯儘頭,而入眼所見的,是一個巨大熔爐世界!

周圍,到處都是火山,岩漿如同瀑布一般,滾滾而下。

而在這些火山之間,一道道粗大無比的漆黑鎖鏈縱橫交錯,就好像,鎖著這片天地一般!

“到我這裡來”,那女人的聲音再度響起。

隨即,“嘩啦啦”的聲音響起,一道鐵索如龍一般遊動,最後落在了林辰跟前。

事已至此,林辰也不多想了,站了上去。

隨即鐵索回縮,深入這火山世界。

終於,林辰在中央那座巨大無比的火山之下,看到了那個女人。

一個美得無法用詞語形容的女子。

她穿著一身紅衣,長裙拖地,正半臥在一塊石台上,饒有興趣的看著林辰。

而在她身下的石台周圍,插著九把劍。

看上去,她就像是被這九把劍鎖困在此。

“小傢夥,跟姐姐說說,你叫什麼名字呀?”女子嬌笑一聲,是那樣的好看,不可方物,這樣的美麗,人間不可見!

不過林辰,心誌堅定,還不至於被美色誘惑。

他開口道:“林辰。”

“那以後我就叫你小辰辰好了”,女子咯咯笑道。

“……”

“隨前輩喜歡吧”,林辰道。

“彆叫我前輩,都把我叫老了,以後,你叫我女神!”女神笑著道。

林辰嘴角微微扯動了一下。

不過對方這美貌,叫她女神,倒也不是叫不出口吧。

“這裡是哪裡,我為什麼會在這裡?”林辰問道。

“這裡嘛,就是個破地方,不提也罷”,女神撇撇嘴,顯然不願意多提,覺得很晦氣。

“至於你為什麼會來,自然是因為你身上有進來的媒介,大概是玉佩之類的吧,你想想有冇有?”

林辰想到,他脖子上的確掛著一塊玉佩,是死去的孃親留給他的。

難道就是因為那塊玉佩嗎?

不過現在也不是想這些的時候,人已經在這裡了,那麼林辰很想知道這位女神,能夠幫到他什麼。

“女神,你可以幫我對不對?”林辰急切的問道。

“那當然,我這裡有世上最厲害的力量,你想不想要?”女神嗬嗬笑著,眸光微微閃動。kΑ

shu5là

“我要”,林辰直接道。

女神怔了怔,笑道:“你就不問問代價是什麼嗎?”

“無論什麼代價!”林辰直截了當。

他冇有什麼可以失去的了!

他必須得到力量,為此,可以付出一切。

“哈哈,好,我喜歡你的性子,有些傢夥,顧慮這顧慮那,娘們唧唧的,我直接給殺了,還想得到力量,我呸!”女神哼哼道。

即便是做著粗魯的動作,女神還是如此動人。

女神可以殺掉進來的人?

林辰心頭一凜。

但,不重要!

“要怎樣才能得到力量?”林辰問道,他隻關心這個。

“真是個急性子,獲得力量難道比跟姐姐聊天還開心?”女神撇撇嘴,如蔥的手指則指了指石台周圍的劍。

“小辰辰,自己選一柄吧,隻要拔出來,力量就到手了”,女神嗬嗬笑道。

她桃花般的眼睛,看著林辰,眸光深邃,意味難明。

九柄劍,插在石台之下,每一柄都不同。

即便冇有接觸,也能夠感覺到劍身之中所蘊含的恐怖力量!

林辰每一柄劍都看了一眼,然後,冇有猶豫,伸手握住正對著他的一柄。

是一柄漆黑的劍。

劍刃有幾分不規則,並非每一處都筆直,甚至,還有幾處缺口。

而劍柄,上麵的花紋彷彿龍鱗排布,末尾處,則是一個龍首!

林辰將之握住,猛地,一頭凶惡至極的黑龍向他撲來,要一口將他撕碎,那種威勢,天地都要戰栗!

林辰的身體,瞬間要破碎一般,一道道血痕出現,像是碎開的瓷碗!

“一柄劍,也想要壓服我嗎,給我臣服,成為我的力量!”林辰怒喝,承受住了衝擊。

甚至,要反向壓服那條黑龍!

他手中不斷用力,將那柄劍拔了出來!

“哦?”女神紅唇輕啟,眼中忍不住閃過激動之色。

一把將天鎢拔出來,此子,絕非凡俗!

拔出天鎢,林辰腦中湧入一條黑龍,隨即,化作一片經文。

“九天斬神訣?!”林辰低呼一聲。

是一門功法!

“這就是女神所說的力量嗎?”林辰忍不住激動起來,他本能的感覺到這門功法必定驚世駭俗!

他看向女神。

隻是突然,他好像在女神身上看到了一絲剪影,是一重骷髏,黑洞洞的眼眶之下,儘是血淚!xiub

什麼!

林辰心頭悚然,但定眼一看,卻已經看不到那剪影了。ka

shu五

女神還是女神,美得炫目。

“哈哈,小辰辰,你很不錯,我破例幫你修複了丹田,不過,隻此一次,希望,我們還能再見”,女神咯咯笑道,手指一劃,林辰眼前的畫麵頓時模糊。

而轉念間,林辰的意識已經回到了身體,睜開眼睛,看到的是陰森地牢。

但現在,不再絕望!

九天斬神訣。

就是希望!

丹田恢複。

林辰可以再度修煉。

當下便要運轉九天斬神訣,卻是有人來了。

一個身穿鬥篷的人走了進來,即便是寬大的袍子,也無法遮掩她那窈窕動人的身姿。

“公主殿下怎麼屈尊到天牢來,難道,我這將死之人,還有什麼利用價值嗎?”林辰冷冷道。

來人,正是林辰那未婚妻子,大魏皇室小公主,秦月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