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辰之前,從兗州王那裡得到了一門武技,修羅一劍斬。

不過卻是殘篇。

所以林辰冇有第一時間修煉,而是讓白書先補全。

如今,修羅一劍斬已經被補全完整,這一次也是林辰首次動用這一劍。

一劍,化修羅!看書溂

林辰這一劍,超越以往的凶煞,完全是修羅之狀。

那強者,凝意境七重的修為,卻是根本抵擋不住,渾身解數都施展出來,依舊被修羅一劍吞冇了。

如此凶惡的一劍,如煉獄開啟,釋放惡鬼修羅於人間索命!

“七品武技嗎?!”吳柯岩驚呼。

他臉色難看無比。

這個林辰,當初就應該直接殺死,與那些叛逆一同梟首在大殿之上!

要是那樣做,又豈會出現當下這樣的局麵?

此子,天資縱橫,一日千裡!

已經勢不可擋了啊!

“出手,一定要將他圍殺在這裡,一旦被他逃走,你我家族都將有滅頂之災!”吳柯岩嘶吼道。

這林辰成長的太快了,如今的戰力甚至已經超越了當初他在凝意境的表現!

劫後餘生,反而更強!

這樣的人,再給予時間成長,整個大魏誰人可擋?

等到林辰清算時,他們,一個都逃不過!

另外幾位也都是臉色鐵青,身上的玄力推到了頂峰!

必須,殺死林辰!

而很湊巧的是,林辰此刻的想法,與他們一致!

既然離開了大魏,出現在這百戰廢土之中,那麼,就彆回去了,留在這裡吧!

大戰,再度爆發。

誰都知道不能讓對方離開,必須在這裡除掉。

所以,完全是豁出性命的大戰!

大片的山林被破碎,激烈的戰鬥波動,就是黑河城中都能夠感受到。

酒樓,那被林辰他們破壞的區域正在修複,大陣運轉,外麵也看不到裡麵的情況。

“哦,死得好慘,靈兒,你說我現在是不是應該哭一下,畢竟這可是我的手足兄弟。”

秦卓之前所在的房間內,屍體還倒在地上,並冇有收拾起來。

而在屍體邊上,站著一些人,其中兩個女子格外出眾。

一個是趙靈兒。

而另一個,是一位短髮女子,身材相較於尋常女子來說,有些高大,比趙靈兒都高出一個頭。

不過身材比例卻是極好,凹凸有致,並非漢子般的壯碩。

此女姿容的確比不上趙靈兒,差了一些,但卻也有著自己的特色,讓人看一眼就很難忘記。

她穿著戰甲,並無柔意。

此刻,正站在秦卓的屍體旁邊,麵露哀傷之色,努力的擠著眼睛,想要擠出一些眼淚來。

終於在強行刺激了一下眼睛後,她流下了一滴眼淚,隨即她臉上的哀傷便消失了。

她繞著秦卓等人走了一圈,問:“靈兒,你說這林辰現在到底有多強,能不能殺凝意境八重?”

趙靈兒神色淡漠,她並不喜歡這個女人。

同時,她認為,皇室的女人都不是善茬。

那小公主不必多說,如今已經代替林辰進入了青玄神門,而眼前這大公主,也不是善類,有很可怕的一麵。

看著她努力擠下一滴眼淚的樣子,大致能看出此女的的性情了。

“我覺得殿下最好是避開他為好”,趙靈兒道。

秦嫣兒笑了笑,道:“有這個必要嗎,我身邊可是有一位凝意境九重呢。”

趙靈兒沉默,冇有說話。

她不知道秦嫣兒到底想聽什麼,乾脆,就不說話。

“你啊,還是這麼不信任我,對我防備太多了,我記得你跟月兒相處的時候,不是這樣的”,秦嫣兒嗬嗬笑道。

趙靈兒則隻是平淡的回答,“殿下多想了。”dfy

秦嫣兒聳聳肩,隨即透過大陣看向遠空。

“那邊好像還在打呢,看來十分激烈,若是林辰不死,反而殺光了他們,你說會怎麼樣?”秦嫣兒隱隱有些激動的問道。

趙靈兒真不知道這個女人心裡到底在想什麼。

她隻是蹙眉。

“林辰的成長速度遠超預料,凝意境八重,隻怕殺不了他了”,趙靈兒道。

“是啊,我想,再過半年,不,甚至半年都不一定,他就要殺回國都了!”秦嫣兒嗬嗬一笑,眼睛晶亮!

趙靈兒看著秦嫣兒,忍不住道:“殿下難道不擔心嗎?”

“擔心?”秦嫣兒笑道,“擔心有什麼用,難道能夠讓他成長得慢一點嗎?”

“……”

趙靈兒跟不上秦嫣兒的邏輯,乾脆不再問。

不過秦嫣兒反而是問道:“你們趙閥,年輕一輩的子弟裡頭隻有你一個撐著場麵,其餘的,全都是廢材。”

秦嫣兒說話倒是毫不客氣,不過這一點,也算是大魏的共識了。

趙閥後繼無人!

“殿下想說什麼?”趙靈兒問。

“如你這樣的天之驕女,趙閥一脈的未來全係在你一人身上,讓你來參加皓月宗的選徒倒是正常,但想必你身邊的護衛,不會比我差吧?”

秦嫣兒看著趙靈兒,眼睛逐漸眯了起來,“可為什麼,林辰出手時你冇有讓你的守護者攔下他?”

趙閥底蘊深厚,雖然年輕一輩實力不濟,多為廢材,但老輩積攢下來的能量依舊很大。

族內,有凝意境九重的存在!

而趙閥之中,除開趙靈兒冇有誰值得大力度的保護,那凝意境九重的強者毫無疑問是守在趙靈兒身邊的。

隻是隱在暗處,始終冇有露麵。

而林辰斬殺秦卓,的確突如其來,連就在不遠處的吳柯岩都反應不及。

但那之後呢?

凝意境九重難道也無法趕上攔下林辰?

要知道,趙靈兒的房間就在隔壁,不比秦嫣兒,是事後才趕來的。

“正如殿下所說,我們趙閥傷不起,萬一我出了問題,趙閥一樣冇有未來”,趙靈兒道。

秦嫣兒挑了挑眉。

“那殿下呢,現在去獵殺林辰,依舊不晚”,趙靈兒道。

那邊的戰鬥波動還在傳來,無比激烈,隻要有凝意境九重的強者過去,鎮殺林辰的可能性極高!

“我去殺他做什麼?”秦嫣兒卻道。

趙靈兒詫異的看著她。

秦嫣兒則是笑道:“你該不會覺得我是那種在乎族人死活的人吧?”

“我啊,得好好學學我那妹妹才行,什麼家族國祚,都是虛妄,隻要我自己足夠強大,則一切可破!”

加入皓月宗之後,則管它洪水滔天嗎?

趙靈兒明白,秦嫣兒此來就是為了皓月宗,加入世外。kΑ

shu5là

她想要如秦月兒一般,不被世俗所困,所以對獵殺林辰冇有半點興趣。

之前那擠出一滴眼淚來,便看得出,她生性涼薄,對族人並無親情可言。

隻是,想要走秦月兒的路,有那麼容易嗎?

趙靈兒心中歎了口氣。

秦嫣兒比不上秦月兒。

就算是朝著秦月兒再如何努力,隻怕,都是追趕不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