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卓要見妃雪,已經有禁衛離去,乃是一尊掌司,實力無比強大。

“殿下,那女人會來嗎,據說,她在這黑河城很吃得開”,有人擔憂的問道。

聞言,秦卓卻是冷哼一聲,喝道:“她一個花瓶而已,不過是被推到檯麵上來,為拍賣會加點彩頭的,你以為,她能有什麼能量?”

“本殿下請她來,那是給她麵子,難道她還敢說半個不字?”

一個女人,不過是依附於強者的玩物罷了,那騷媚入骨的模樣,要說保持自我,秦卓根本不信。

背後,應該是有著金主支援的。

而在那些大人物麵前,妃雪,不過是高級些的妓女而已。

一個妓女,有什麼資格在他麵前擺譜?

而秦卓也不認為,妃雪背後的人會因為這點小事來與他作對!

就算這裡是百戰廢土,但大魏皇室的力量依舊不是誰都敢忤逆!

“哈哈,那妃雪,實在是妖媚,殿下可要悠著點,彆被生吞了!”有人哈哈笑道,心中不無羨慕。

畢竟妃雪實在太誘人了。

“能得殿下賞識,是她的福分!”

“她要是到了,先讓她跳舞助興吧,我們也想開開眼!”

“正該如此!”

幾個貴胄子弟,皆是淫笑著,在期待。

黑河城,乾坤商會,妃雪還未休息。

今晚,她心情激動,到現在還冇有平複下來。

按照與拍賣行簽訂的條約,她這次獲利,在十五萬靈晶往上!

收穫太大了!

前所未有。

“最後那帝國寶藏的鑰匙不去說,神魔之果,纔是真正出人意料,也不知道是什麼樣的傢夥,讓我多賺了好大一筆!”妃雪躺在軟塌上,火爆妖媚至極的身材,幾乎一覽無餘,若是有人看到,怕是要血脈噴張。

妃雪自語著,笑吟吟的,眉宇間的嬌媚愈發濃鬱,那嬌柔之意,好似能夠滴出水來。

“這次,各大勢力的人都來了,不知道那林辰是不是也在黑河城”,妃雪換了個姿勢,身體微微蜷曲起來,這樣躺著舒服。

而隨著動作變化,她身上的衣料頓時變得無比緊繃,怕是下一刻,就要撕裂開來。

“叔父還特意告知我,那人手上拿了一張紫金卡,若有機會會來與我交易”,妃雪低語著。

“不過,這裡強者如此之多,他真的敢出現嗎?”

妃雪想了想,便搖搖頭。

這些也不必她來操心。

隻不過是叔父提及,她纔會略微在意,而若真來交易,那麼便好好關照一下就是。

雖然,妃雪覺得林辰大概率不會來。

正想著,下麵有侍女快步走了過來。

“管事大人,外麵有一位大魏的禁衛掌司過來,說是秦卓殿下,要宴請大人”,那侍女小聲的道。

妃雪聞言,微微一怔。

隨即輕哼了一聲,“宴請我嗎?”

妃雪混跡在百戰廢土這種地方,於亂局之中,保全自己,可不是不諳世事的小女孩。

這時候有大人物想要宴請她,懷的什麼心思,幾乎不用去猜。

不過妃雪冇想到,馬上就是皓月宗選徒的大事了,這對於各國各大勢力來說,都是重中之重,是關係到將來的大事!

那秦卓,竟然還有心思身將精力花在女人身上?

“告訴他,我身體不適,就不去了”,妃雪道。

對方是大魏的皇子。

雖然大魏國遠在天邊,但畢竟勢力極大,不好直接得罪,妃雪隻能先避開。

“看起來,妃雪小姐不像是身體不適的樣子,我看,還是隨我去吧,不要讓殿下等急了!”卻是一道聲音直接在院內響起。

那個掌司,竟然已經進來了!

妃雪臉色頓時難看了幾分。

“你們大魏,就是這樣行事的?!”妃雪怒道。

“妃雪小姐誤會了,我大魏禮儀之邦,待人接物皆有禮,這一點,殿下會做得很好。”

“而我,隻是一介禁衛,我們做的,是黑暗裡的臟活,習慣使然,無意冒犯,還請妃雪小姐見諒!”那掌司低低的笑著。

但話語之中的威脅意味,卻是非常明顯了!

妃雪臉色微微發白。

對方如此強勢,她的力量,根本無法抵抗。

而顯然,對方也不在乎她乾坤商會的背景!

“妃雪小姐,請隨我來吧,不要讓殿下久等!”那掌司進一步的道。

妃雪深吸一口氣,恢複了從容,她眸光微微的流轉,低語道:“這裡可是百戰廢土,不是大魏,我想,你們是不是太高看自己了?”

那掌司聞言,瞳孔頓時縮了縮。

他獰笑一聲,道:“百戰廢土的確有厲害人物,但,我想並不包括妃雪小姐吧?”

“至於那些人會不會為了妃雪小姐與我大魏為難,我倒也想要看看!”

妃雪點點頭。

既然話都說到這份上了,那麼多說無益。

“好,我也想看看”,妃雪淺淺一笑,頓時讓黑夜都多了幾分色彩。看書溂

那掌司眉頭一皺,但還是在前帶路,將妃雪帶到了酒樓。

秦卓的房間內。

已經是一片**之景,這些都是貴胄子弟,皆是肆無忌憚的。

門被推開,妃雪走了進來。

妃雪見到房內的景象,眼睛微微眯了眯,不過她並非不諳世事的小女孩,倒不至於露出什麼羞態。

不過,見到妃雪進來。

秦卓等人可就變化極大了,眼睛頓時發亮,淫光漸起。

“嘖嘖嘖,妃雪小姐可真是天生的尤物,本殿下見多了美人,但卻冇人能夠比得上妃雪小姐的!”秦卓站了起來。

他半坦著胸膛,走向妃雪。

“多謝殿下誇讚”,妃雪淺淺笑道,“不知殿下這次請我來,所為何事?”

“妃雪小姐,這次拍賣會你可是大賺了一筆,但你可知道,讓你賺了這一大筆的人,是誰?”秦卓笑著,鼻子湊近妃雪嗅了嗅,一副享受的樣子。

妃雪心中厭惡,半退了一步,同時心驚。

那花了二十萬拍下神魔之果的人,竟然是秦卓,難怪他如此失態!

“殿下說笑了,妃雪隻是例行主持拍賣而已”,妃雪道。

“哼,你說得倒是輕巧,難道本殿下那二十萬靈晶,冇有一部分進你的口袋?”

“既然收了錢,那就要做事,你現在好好想想,該怎麼報答本殿下!”秦卓冷哼道,露出了獠牙。

而其餘幾人,都是調笑起來。

“妃雪小姐,你這身姿,不如跳一曲舞,讓我們欣賞欣賞如何?”

“裝什麼裝,依附於男人的賤貨而已,矜持給誰看!”

“殿下看上你是你的福分,殿下讓你怎麼做,就怎麼做!”

妃雪臉色難看了下來,她胸口不斷起伏著,充滿了怒意。ia

這大魏來的人,實在是低劣!

“你們彆太過分了,我能夠在黑河城站穩腳跟,背後自然站著人,今日之事,我希望到此為止!”妃雪冷喝道。

“站著人?”秦卓哈哈一笑,“站著誰?”kΑ

shu5là

妃雪正要說,畢竟乾坤商會能在百戰廢土立足,怎麼可能冇有強者守護?

但這時,卻是一道聲音突兀的響起。

“站著我。”

隻見一人,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房間裡,手裡則是拿著神魔之果!

林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