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什麼可說的。

向無為驟然出手,長劍呼嘯,如同雷鳴!

瞬息便刺向了林辰!

林辰眸光一閃,迅速出劍招架,劍意雛形與向無為的劍意碰撞在一起,激烈的交鋒!

很快,兩人便已經連出數十劍,難解難分。

向無為,在刻意的引導,為林辰創造更多的條件,去瞭解自身的力量極限。

而林辰的表現,則令向無為不斷震動,因為林辰熟悉的太快了,超過他的預計太多!

甚至,他都感覺有些吃力起來。

向無為乃是專術境的大強者,自然不至於敵不過林辰,但他此刻乃是刻意喂招,需要收斂力量,並且最大可能讓林辰發揮。

這可就壓力巨大了!

過去,幫助家中子侄練劍,何曾有過這樣的壓力,就是一半都冇有!

戰到最後,向無為都有些心中發毛了。

這小子,攻勢太強,攻擊更是犀利,讓向無為有些難以招架了,需要動用更多的力量才行。

不過以勢壓人,便失去了喂招的初衷。

向無為隻能儘力支撐,寄希望於林辰徹底掌握力量,不再提升戰力。

但最終也冇撐多久,隻能放棄,以強大力量迫開林辰。

“到此為止吧”,向無為撫須道,負手而立,姿態還是很高的。

林辰則是心頭激動,無比感激的道:“多謝前輩,小子已經差不多掌握這份力量!”

兩人對招,時間不算長,但對於林辰的幫助卻是巨大的!

林辰明白,向無為這次是用心的,所以心中感激!

將來,若有機會,他一定會回報向無為!

同時,他也驚歎於向無為的強大。

同為專術境的強者,向無為的實力,恐怕不會比林瀾弱!

“差不多掌握嗎?”向無為嘴角扯動了一下,心情說不出的鬱悶複雜。ka

shu五

最後隻能歎氣。

將來這天下,果然還是年輕人的。

“那便好,之後的事情,你自己麵對,希望,你不會死在那裡”,向無為道。

“前輩放心,我還要還你靈晶,不會死!”林辰笑道。

向無為聞言,哈哈大笑,隨即吩咐飛行寶船降落,讓林辰下去。

不過,林辰卻阻止了。

“前輩來自於另一個國度,並不方便露麵,這寶船即便抹去了徽記,但終歸目標太大,遲早會被查出,到時將有麻煩。”

“接下去的路,小子自己走即可”,林辰道。

“你自己走?”向無為怔了怔。

這可是萬米以上的高空。

自己走。

怎麼走?

出去可就往下掉了!

如此高度。

除非依靠極為珍貴的飛行法器,掉下去,專術強者都得死!

“麻煩開一下窗”,林辰道。

向無為有些發呆,不過還是吩咐下人將舷窗開啟,而林辰,一躍而出,已經俯衝了下去!

“我去!”

便是向無為此等人物,此刻都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

他連忙跑到舷窗邊,努力的往下看,隻見林辰在急速下墜,而且速度越來越快。dfy

直衝那兗州王府!

“這小子,難道要砸死敵人不成?”向無為低呼道。

當然,隻是玩笑。

但依舊很好奇,林辰到底還能給他來到怎樣的震撼!

兗州王府,此刻張燈結綵,紅帶飄飄,到處都是喜慶之狀。

數不清的王府仆人在忙碌著。

一個個,都是小心無比,生怕出錯。

畢竟在這個王府,一旦出錯,被抓出來,就會被活活打死!

誰都不想死。

而在王府的喜慶之下。

是比往日更為戒備森嚴的部署。

除開原本的王府守衛之外,兗州的大將來了足足六位!

當年,林瀾斬掉了兗州一十二位鎮守大將,這六人,便是那之後被提拔上來的。

原本,他們應該在兗州各方鎮守,但這次卻都被調遣了回來。

隻因為兗州王得到了訊息,皇室禁衛冇能殺死林辰!

不過一次性召喚回六位鎮守大將,可見此人不僅殘忍、卑劣、狡猾,同時也無比的小心謹慎!

六位大將在王府中。

很隨意。

他們自然不用擔心什麼。

林辰若是敢來,就讓他死!

正好洗刷當年林瀾隻身入兗州,連殺大將的恥辱!

此刻,王府之中,一座已經被完全裝扮完畢的庭院中。

這次婚禮的主角,林婉兒,站在簷下看著遠處的天空。

她的皮膚很白,如羊脂玉般,但往日是充滿了活力與青春氣息的,可現在,卻有種病態,白得近乎紙。

林婉兒的氣息有些虛弱,狀態很不好。

不過林婉兒對此卻並不在意。

畢竟,她本就不會讓自己活過今日!

原本,林婉兒準備在婚禮之上,刺殺兗州王,若能同歸於儘最好,若是不能,她也絕不會讓自己活下去!wΑp

她會死在婚禮上!

這是她所能做的複仇!

但後來,她得知,林辰救下了族人,欣喜的同時,卻也擔憂。

她瞭解林辰的脾氣,林辰絕不會放棄她的。

為了她,肯定會獨闖這龍潭虎穴!

那是林婉兒絕對不願意看到的!

她一直相信著林辰,相信林辰一定可以為林家報仇!

也隻有林辰,才能夠為族人洗刷冤屈!

所以,林辰不可以死在這裡,更不可以為她而死!

因為,應該是她為林辰而死纔對!

所以林婉兒將刺殺的時間提前了,她等不到明天,她擔心明天林辰會殺進來。

所以今天,她就必須出手,不管結果如何,起碼要斷掉林辰涉險的理由!

“阿辰,我相信你,相信你會為我報仇!”林婉兒低語道。

她手中,有一枚燼燃血丹!

是一種極為邪門的丹藥,服用之後,將燃燒自身精血,以換取遠超自身的力量!

但代價。

是死亡!

“小姐,這是王爺為你挑選的嫁衣,一共十種樣式,請您挑選出最喜歡的”,有一隊侍女走了過來,每個人都是捧著一件嫁衣。

嫁衣華麗無比,每一件,都是出自大師剪裁。

侍女們看著林婉兒,心中都是忍不住讚歎。

難以想象,林婉兒這樣出塵的美人,穿上嫁衣,該是何等的美麗!

“去請王爺過來,我試給他看,看他喜歡哪一件!”林婉兒清冷的道。

“是”,有侍女恭敬回答,然後快步離開。

“做個了斷吧!”

林婉兒眼神堅定,秘密服下了燼燃血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