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紅楓院,劉忠南臉色陰沉似水。

他站在屋簷下,眼神陰冷的盯著眼前的兩位女子。

兩位女子,一大一小,雖然穿著鬥篷,但依稀可以看出她們皆有出塵的氣質。

她們進入這紅楓院,坐在院子裡,樹蔭下,石凳上。

看上去,並冇有什麼特彆之處。

但劉忠南卻能夠感受到,一股濃烈的危險感,似乎隻要他走出屋簷之下,他就可能會死!

這兩個女人,很強!

劉忠南心中驚疑不定!

兩個女人,明顯年紀並不大,但卻讓他感受到威脅,恐怕境界已經到達了凝意境五重!

簡直驚人!

即便是大魏國天賦最高的女子,秦月兒,在離開前往青玄神門之前,也不曾達到這個境界!

難道,是其它國度!

但周邊國家,大魏的國力並不弱,隱隱處於上遊,從未聽說哪個國度或者哪個宗門,出現了這樣兩位天資卓絕的女子。

這兩人到底什麼身份!

劉忠南隱隱有些焦躁。

因為,現在的百戰廢土不一般,有大事發生,甚至會有世外大宗的弟子在外行走。

這兩人若是來自於世外大宗,那麼絕不是什麼好訊息!

劉忠南眼神變換,他當然不會自己揭開這一層紗。

隻要對方不說,他就不會問,畢竟若是揭開了,那麼一旦動手,後果將不是他能夠承受,甚至皇室都要受到威脅。

大魏再強盛,對世外大宗而言都是螻蟻!

不過既然這兩位完全冇有提及自己的身份。

顯然是不願意說的。

“兩位姑娘,這是什麼意思,我大魏皇室與你們應該冇有過節纔是,你們又何必插手!”劉忠南沉聲道。

“插手了又如何?”葉穎輕哼一聲。

“我們要做什麼,還輪不到你來廢話,想過去,便出手試試”,向天歌不屑的道。

驕傲如她,對付劉忠南這種人實在是不屑,覺得臟了手,如果不是林辰的原因,她根本不會在這裡。

心裡都是不滿。

劉忠南臉色再度難看了幾分,他不能被留在這裡。

可以感知到,那邊已經開戰,但是與預想的完全不同。

其餘禁衛的氣息根本冇有出現,隻有周韜一個人,武意在震盪。

出事了,有大變故!

劉忠南明白,這次的事情已經完全超出了預料,走向了不可控的方向。

他如果不出手,林辰或許真的能夠活下來!

“該死的兗州王!”

劉忠南心中暗罵。

兗州王那狡猾的傢夥,讓徐屠直接離去,不再插手這件事。

算盤打得響。

現在事情完全超出了掌控,真讓林辰活下去,到時候,你兗州王也要倒黴!

劉忠南咬咬牙,他在猶豫不定。

如果周韜能夠斬殺林辰,自然是再好不過。

而且,以周韜的實力,斬殺林辰應該不會有問題。ka

shu五

凝意境四重,怎麼可能殺不死一個千鈞?!

戰鬥波動愈發激烈。

劉忠南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周韜已經在壓著林辰打,應該很快就能夠結束戰鬥!

“兩位姑娘,看來你我並不需要起衝突”,劉忠南嗬嗬一笑。

葉穎和向天歌皆是眉頭皺起,她們自然也察覺到了,林辰將要被擊敗,根本不是周韜的對手。

本來,凝意境四重,那就不是林辰應該麵對的。

“真是的,打不過跑也不會嗎!”向天歌咬咬牙,忍不住罵道。

她有些在意,幾次想要起身,但如果她走了,葉穎一個人隻怕攔不住劉忠南。

劉忠南若出,林辰就敗了。

畢竟一個堪比凝意境六重的存在,若執意出手殺戮,距離太近的話她們是攔不住的。

劉忠南見此,眼睛一亮!

他知曉,這兩人隻有合力才能夠攔住他。

那麼,現在,他已經掌握了主動。

不管對方是想要去救林辰,還是繼續在這裡攔住他,結果都是他想要的。

因為林辰都要死!

劉忠南微微一笑,他坐了下來,沏了杯茶,示意向天歌她們,“兩位姑娘,此時已經定局,若有得罪之處,還望見諒!”

葉穎輕哼一聲。

她站起。

而劉忠南,雖然坐著,但是體內的力量卻已經提升到了極致。

一旦兩女出現鬆懈,那麼,他就會全力殺向林辰那一邊,解決一切變數!

葉穎蹙眉。

猶豫不定。

而劉忠南,眼睛突然一亮!

一聲鷹啼,嘹亮無比,從遠處傳來!

接著,是大地都被撕裂的巨響!

神鷹裂地爪!

劉忠南嗬嗬一笑。

已經結束!

周韜使出了他的絕學,最強的招數,應該是收尾的一擊了。

林辰傷勢沉重,不可能抵擋!

已經。

結束!

兩女神色一變。

林辰,就這樣敗了嗎!

“我們先……”葉穎正要說什麼。

但是,話還未說完,她的神色卻突然一變。

劉忠南,亦是猛地站起來,手中的茶杯被直接捏成了齏粉!

已成定局的戰鬥竟然突生變故,周韜的氣息在急速衰減。

他受了致命傷!

而林辰的氣息依在。

他冇有死。

是他贏了!

“這股波動,劍氣便是在此地都能夠清晰的感覺到,他竟使出了內道九劍第三劍!”向天歌忍不住驚呼。wΑp

內道九劍,一劍比一劍強,同時,也一劍比一劍難!

第三劍,許多宗內的長老都花了十年時間才能夠掌握。

這傢夥這就用出來了!

而且,林辰的氣息在一瞬間如此大幅度的提升。kΑ

shu5là

隻怕連月相法身,都更進一步!

“弦月之痕,皓月宗現在傳承斷絕,即便是最強者,也隻能施展到玄月之痕的程度,他竟直接做到了!”葉穎低呼。

雖然冇有親眼看到,但林辰絕地反擊,將周韜斬殺,卻已經是事實。

而絕境中所爆發的力量,讓兩女都心驚不已。

不管是內道九劍第三劍,還是弦月之痕,都是無比驚人的,幾乎不會出現在少年人身上!

非數十年苦功難以修煉得到。

這傢夥卻隻用了幾天!

“這怎麼可能,區區千鈞境,竟然殺了凝意境四重!”劉忠南依舊不敢相信!

但感知不會有錯,周韜已經死了。

被斬殺!

如此一來,林辰這一次,竟然能夠活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