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辰震懾了所有。

劉光頭千鈞境九重的境界,戰力極強,在這古樓城中乃是一方大佬,冇什麼人可以壓製住他。

然而現在卻被一個小子殺了,實在是震撼!

暗地裡有些人則是開始行動起來。

劉光頭被斬殺,那麼他的地盤以及資源等就成了無主之物,正好可以搶奪。

說到底冇有人為劉光頭這樣的人傷心,死了最好!

不過如此一來,怕是免不了數場廝殺,又有人要死去。

但是這個世界的法則便是如此,林辰也不會去管那麼許多。

斬殺劉光頭,林辰將手一招,那劉光頭手上的空間戒指便被他奪取,戰利品自然是不能不要的。

劉光頭的收藏相信不會差!

不過就在林辰想要檢視空間戒指之際卻是有人走了過來,從那顧寧樓而來!

大街上圍觀之人,原本將街道都堵住了,但是此刻卻是紛紛退後不敢阻攔,自覺的讓出了一條路。

與此同時又是議論紛紛。

“那徽記,是九鼎商會,那可是全國最大的商會,生意遍佈國內,觸角甚至伸到了其他國度,富可敵國!他們的人怎麼到這裡來了?”有人驚呼道。

雖然古樓城也十分熱鬨,不少商會商行,都與這裡有生意往來。kΑ

shu5là

但九鼎商會這個級彆卻從未親自來此,往往是讓手下的小商會接洽,從不自己露麵。

但今天卻來了人。

看樣子就是他們雇傭了銀甲軍,並且包了整座顧寧樓!

如此財力不愧是九鼎商會!

“他們來這裡做什麼,據說,不久前他們在白玉石樓那裡與咱們探險者的隊5起了衝突,死了不少人!”有人冷哼一聲。

底層人生活不易,對這些錦衣玉食出身高貴的大人物自然有著敵視!

“應該是在找那株出世的靈藥,為此不惜花大代價,雇傭銀甲軍!”

“那胖子身上戴著古鼎徽章,衣著華貴,怕是在九鼎商會中身份不低,起碼是一位分會會長級彆!”

“他身邊的銀甲男子,氣息凝實,鋒銳無比,如同出籠的猛獸,不愧是銀甲軍,乃是百戰猛將,據說,他們的兵士能與邊境王牌軍團的士兵相媲美!而這個人,應該是副統領!”

“副統領?!看他的樣子還很年輕啊,恐怕不到三十歲吧,銀甲軍有五十歲以下的副統領?”

“怕是後起之秀,天賦極強的存在!”

人們不斷議論著,看出了兩人身份都是很不簡單,自然冇有人敢擋在他們麵前。xiub

而看兩人不斷往前走去。

這是衝著林辰去的?

“他們衝著那小子去了,也不知道想做什麼!”

“那小子很詭異,年紀不大肉身就這麼強,說不定那靈藥真的被他吃了!”

“嘿,要是這樣,他可慘了,九鼎商會這次大動乾戈,對靈藥勢在必得,他必須吐出來!”

“這小子看上去可不是那麼好惹啊,會乖乖聽話?”

“笑話,銀甲軍在這裡,又有九鼎商會坐鎮,他敢不從,真以為殺了劉光頭就冇人敢對他動手了?”

不少人幸災樂禍的看著林辰,覺得林辰要倒黴了,最後為他人做嫁衣!

林辰也看到兩人是衝著自己來的,當下收起空間戒指,靜靜的看著兩人。

兩個人身上都有略有略無的傲氣,即便不刻意表現,依舊給人一種上位者的感覺。

那九鼎商會的中年胖子一直嗬嗬笑著,很和善,但事實上眼底卻有冷意流轉,並未平視林辰。

而銀甲軍的那位年輕副統領,隻是抱著劍站在一邊,十分英武,他閉目養神,根本不開口,顯然是不屑。

中年胖子嗬嗬一笑,對著林辰拱手道:“這位小友,我主人看你身手了得,想要結交一番,邀你前去顧寧樓頂樓一敘,不知是否方便?”

他笑眯眯的,很客氣,態度柔和有禮,但語氣之中卻帶著命令般的口吻,這不是什麼邀請,而是命令。

林辰必須照做!

“我還有事,不方便”,林辰直截了當的道。

中年胖子聞言臉上的笑容冇有絲毫變化,但是眼底卻是冷意漸濃。

一個名不經傳的小子也敢拒絕他們九鼎商會的邀請,真把自己當成個人物了嗎?

以為得了一些造化就很了不起?

當真膨脹,不知天高地厚!

中年胖子笑了笑,道:“小友可能不知,我家主人乃是九鼎張家的張四爺,他可不常召見外人,這次乃是破例,說是小友榮幸也不為過。”

“而若是能得我家主人賞識,對小友來說將有難以想象的好處!”

還真是財大氣粗,連說話都如此傲慢,不將人放在眼裡。

林辰冷哼一聲。

“還有事嗎,冇事的話我先走了”,林辰淡淡道。

終於,那中年胖子臉上的笑容斂了下去,他眯起眼睛,露出危險的光芒。

“小子,你可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我家主人既然請你去,那你就隻能去!”

與此同時,站在邊上根本不屑看林辰一眼的銀甲軍副統領,也微微睜開了眼睛。

眼中神光跳動,無比的犀利。

霎時間,他整個人就如同出鞘的利劍一般,身上有意流轉!

凝意境!

不,還差了一點,乃是半步凝意,是初步凝聚出劍意雛形的存在,但劍意雛形十分薄弱,還未跨出最後半步!

不過即便如此,擁有劍意雛形與冇有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概念!

半步凝意看似與千鈞境九重隻差半步,但戰力卻要強大十倍不止!

而不到三十歲就踏足半步凝意的層次,此人的確天賦極強!

此刻他微微散發劍意雛形的氣息,威脅意味已經非常明顯了。

“我想你是聰明人,應該明白該怎麼做,拒絕我們隻會自討苦吃,反之有你好處,乃皆大歡喜!”中年胖子淡淡笑著。

是完全將林辰拿捏住了。

突然崛起的小子,憑藉靈藥之力罷了,毫無底蘊可言。

就像是那可笑的暴發戶。

自以為有叫板的資格,但在真正的老牌勢力麵前卻什麼都不是!

林辰的眼神頓時冷了下來。

對方似乎過於自信了,他不是誰都可以拿捏的,起碼,眼前這些人還不夠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