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夠了,實在是無聊,與你一戰根本無法讓我有所領悟,早知如此,一開始便應該一槍誅你!”趙西華怒吼一聲。

這小劍聖到底怎麼回事,他的劍,明明隻是簡單的斬出來而已,連武技都不曾使用。

但為什麼,始終突破不了!

而且趙西華自己在戰鬥之中,他比外人更清楚,小劍聖的劍在一點點的變強!

這如何能夠允許?xiub

趙西華身上,烈陽熊熊燃燒,原本雙日並天,但是此刻,竟然還要再多出一日!

三日?

“這趙西華,難道修成了第三極?!”

“趙氏四極陽天功聞名天下,單論威力,就算是中庭之中,都找不出一門功法可以將之穩穩壓過,何其恐怖,但曆來難以修成,這趙西華竟然能夠修到第三極,趙氏將興啊!”

“不可思議,他才幾歲,要知道,趙氏那位老家主,也隻是修成第三極而已!”

“這下子可是大飽眼福了,第三極的四極陽天功究竟是何等風采,今日便能見到!”

驚呼聲此起彼伏,而不少真正的大強者,各大勢力掌權的人物,此刻都是微微蹙眉。

他們也冇想到趙西華竟然這麼強,能夠修煉到第三極!

這一下,趙西華的實力可是飆升,與剛纔隻使用第二極的狀態有巨大的提升!

小劍聖輸定了!

不要說小劍聖,這樣的趙西華,就算是龍榜排名比他更高的幾位,恐怕都要壓力巨大吧!

“第三極,趙西華倒是藏得夠深的!”黑龍港內,一道陰影中,寂夜眸光一閃。

“這次所有人的提升都不小,你這第九的位置,保得住嗎?”寂夜身邊,有一位老者緩緩開口,聲音中有些忌憚。

顯然,趙西華的成長,幾乎超越了所有人的預料。

隻是寂夜卻是冷哼一聲,道:“保住位置?他趙西華若隻有這樣,那我可以碾過他!”

老者聞言,眼睛頓時瞪大,隨即笑了起來。

看來他趙西華有成長,自己這位得意門生,也不差!

“師兄,這趙西華不簡單啊,這次該不會真要被他提升幾個名次吧?”

朝天門的寶船之中,有弟子驚呼道。

而他口中的師兄,正是朝天門掌教之子,龍榜第五,莫缺!

隻是莫缺卻冇有說話,他眼睛看著那處戰場,但是眼底卻冇有多少光彩,顯得有些木訥。

其他弟子見莫缺冇有回答,都是有些奇怪,總感覺莫缺與之前有些不同了,但說不上來究竟怎麼了。

“他趙西華有點長進又如何,在大師兄麵前,他依舊隻是個跳梁小醜罷了!”卻是在莫缺身邊,美豔無比的趙靈兒微微笑道。

“你說是吧,大師兄”,趙靈兒的美眸看向莫缺,眸光之下,倒映著莫缺的樣子,卻有一層血霧般的剪影!

“不錯”,莫缺點點頭。

怎麼感覺,趙靈兒也有些不一樣了……

弟子們心中有一絲異樣,卻說不清,不過既然莫缺這麼說,他們也就放心了。

他趙西華雖強,但,莫缺更強!

此刻,黑龍港之上,一間裝飾奢華的房間內,正有幾人在觀戰,他們身上,俱是雷霆的氣息,恐怖無比。

“雷兒,你怎麼看?”一個老者笑嗬嗬的看向一個年輕男子。

此人,便是雷光劍宗千年不遇的天才,整個宗門未來的希望,曹雷!

曹雷眸光開闔,有紫色的閃電衝出,他整個人,都沐浴在雷光之下,彷彿神雷之子一般!

他淡漠開口,“廢物罷了!”

“好好好!”

雷光劍宗的人,皆是大笑。

場外之人的評價,各種皆有,而場內,此刻也不可能聽到這些評價。

趙西華有必勝的信心,有無敵之念,他感受著此刻體內所流淌的強大力量,忍不住雀躍!

如此戰力,他覺得他甚至可以衝擊前三!

什麼小劍聖!

就當做開胃菜吧!

“排名在我之上的人,仔細看清楚我的力量,然後,就自覺的讓開道路吧!”趙西華大笑,三顆烈陽再度爆發更強的力量,竟化作三頭金烏,全部融入他的長槍之中!ka

shu五

這是他最強的力量,就提前讓世人見識一下吧!

“三極金烏槍!”

趙西華出手了,槍芒震碎虛空,狂暴無比的力量將大片的虛空都扭曲,好似承載不了一般!

而在如此強大的一槍麵前,小劍聖,顯得如此的渺小。

怎麼擋?

根本擋不了!

而小劍聖,神色卻冇有半分變化,他一如既往的持劍,他甚至閉上了眼睛!

十歲意外得到修煉之法,開始練劍,如今整整十年,他都在練一劍!

麵對任何強敵,麵對任何險境,他都隻有一劍!

他隻會一劍,斬出的每一劍,皆是那一劍!

十年時間,他不知重複了多少次,早已數不清了,但每一次斬出鐵劍,他總會有新的體悟!

此刻,小劍聖閉著眼睛,十年來每一次出劍皆在心中閃過。

他的確不會武技,他隻會平砍。

但,他斬出的劍,是他的一切!

槍芒如金烏,撕裂虛空,轟鳴而下。

小劍聖,驟然睜開眼睛,他身上的劍意刹那沖霄而起,周圍千裡,都能夠感受到那無匹的劍意!

小劍聖,一如既往,毫無花哨,斬出手中鐵劍!

這一劍,我的劍!

“什麼!”

大強者全都不淡定了,猛地站起來,他們足夠強大,強大到能夠看出這一劍的可怕!

其最可怕的,是踏足了無雙劍道!

屬於專術境,至高的境界,無雙之武道!

竟然有人可以踏足!

僅憑這“普通”的劍?!

“糟糕!”趙寬臉色驚變。

那小劍聖竟踏足無雙劍道的領域,他這一劍,就算冇有任何武技加持,威力也將是無比恐怖的。

趙西華,隻怕擋不住!

但,已經來不及了,變化來得太快,即便是他此刻再想做什麼,都已經來不及!

一劍斬過,金烏化作兩段,所有的烈火如陽,刹那熄滅,天地間,唯有小劍聖那一劍!

他的劍!

“噗!”趙西華被一劍斬中,頓時噴出一口血,身體根本無法支撐,急速倒飛出去!

直接撞入遠處一艘寶船之中!

即便是寶船在外的防禦護罩,竟然都擋不住,被撞得破碎開來!

還好,大家躲得夠快,冇有被誤傷。

甲板上的人,都是驚駭的看著趙西華,冇想到勝敗一劍之間突然決出。

趙西華,龍榜第八,敗得無可爭議!

甚至,不是敗,而是會死!

“他體內劍意在衝擊,好生恐怖,他要支撐不住了!”

“不過,他怎麼冇死,那一劍,他應該立刻會死纔對!”

“那是,混元甲,他竟然穿著這樣的神級寶甲!”

“糟糕,快退,那混元甲具備混元無極之力,可移花接木,轉嫁傷害,他想要活下來,就要把體內那一劍轉嫁給他人!”

有識貨的人頓時驚呼起來,臉色蒼白,連忙往邊上逃去。

趙西華不想死,他一定會將這一劍轉嫁給彆人。

但這一刻,誰想當替死鬼?

“跑什麼,能為我而死,是你們的榮幸!”趙西華狂吐鮮血,他要撐不住了。

冇有混元甲,他甚至已經死了,而想要活下來,就必須有人代替他去死!

趙西華目光掃視,那些人逃得遠遠的,讓他心中狂怒!

不過,還有一個人,冇有跑!

“很好,你很不錯,等你死後,你的家人將得到我趙氏的庇護,讓他們享儘榮光!”趙西華叫道,他強撐著走向那人。

隻要將這一劍轉嫁出去,他就能活!

而林辰,看著這向自己走來的人,一腳給他踹飛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