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辰聞言,心頭有些意外。dfy

不過也不算太驚訝,畢竟也曾想過類似的可能性。

“怎麼,不願意走嗎,是心裡害怕了吧,你難道還想要違抗上使之命不成?”另一人冷冷道。

他們倒是巴不得林辰反抗。

要是過去,林辰還真要考慮一下,必鬚根本拿捏不清對方的意圖,不過現在,卻是無懼什麼。

當下道:“好。”

如此,林辰跟著三人離開,然後被送入了天空中的飛行寶船之內。

飛行寶船內,眾人等候多時了,心中皆是有隱隱期待著,想要近距離看看林辰究竟是怎樣的傢夥。

究竟是不是真的有著剛纔所見那種戰力!

走進大廳,林辰第一眼便看到了主座之上的司空雲濤,感知即刻震動起來,本能的就感覺到了危險!

不需要介紹,林辰就明白此人便是來自龍隕州,負責這次預選戰的上使!

好強!

這氣血狂暴如怒海,是林辰從未見過的,超越在場眾人太多了!

龍隕州中庭不愧是整個大州的武道中心,果然厲害,就算是少見的煉體一側,也有了不得的高手!

而在這位上使的下首處,不需要介紹,林辰也知道誰是王家之人。

那中年人眼神冰冷至極,盯著林辰,幾欲將林辰活剝了,毫無疑問,就是王家強者,甚至是家主。

當然,林辰直接無視了,畢竟眼神可殺不了人。

“小子林辰,見過上使,各位前輩”,林辰抱拳行禮,對著各家家主示意。

當然,避開了王城主。

王城主眼角抖了抖,怒火上湧,他騰地站起來,強大的威勢直接壓迫而出,整個大廳都被震懾,微微的顫動起來。

這是武聖威壓,自然是極為可怕的,不到武聖,根本扛不住,將直接跪倒在地上!

顯然,王城主要先發製人,以武聖之威,壓迫林辰的戰心,讓他屈服,下跪!

用心險惡!kΑ

shu5là

司空雲濤隻是喝了口茶,完全冇有阻止的意思。

“小子,你來參加預選戰,卻動用外力殺人,你可知罪!”王城主大喝一聲,聲音如同洪鐘大呂,直接震在了林辰魂海與血肉之上!

好厲害!

這就是武聖的手段嗎?

隻是一聲大喝,音波竟然就能夠衝擊身體各處,如果是弱小之輩,經絡骨骼都可能因此被廢,或者埋下隱患!

另外,靈魂也在刺痛著,像是被一**的狂浪席捲,有種被撕裂的感覺!

林辰眼睛眯了起來,這老東西,不講武德啊,好歹是個大人物,此刻卻是臉都不要了,陰損無比。wΑp

“為了那個王騰嗎?”林辰心頭微動。

看來,隻要林辰表現出足夠強大的戰力,不需要他對王家出手,對方也不會放過他。

武聖威壓之中,預想中的跪下或艱難支撐並冇有出現,林辰回望王城主,譏諷道:“做得這麼難看,不嫌丟人嗎?”

好傢夥!

眾人都是倒吸一口氣,肉眼可見的狂啊!

當著王城主的麵,頂著武聖威壓也敢這麼說,也太囂張了一點,年輕人是不是太不知天高地厚了?

果然,王城主臉色頓時陰沉了下來,他往前踏出一步,恐怖的威勢化作狂瀾,直衝林辰。

一個武聖,這樣壓迫一個小輩?

隻是林辰卻無懼,依舊站在那裡,身體如同標槍一般筆直,彆說下跪了,就是彎腰都不可能!

竟然完全扛住了嗎?

眾人忍不住色變,不少人更是情不自禁的站起來,震驚的看著林辰。

王城主咬牙,他如何甘心就這樣算了,當下厲喝道:“看來,你是動用了某種符籙,事先施加了增幅,否則你一個不到武聖的小子,怎麼可能抵擋本座的威壓?”

“上使大人,此子十分可疑,還需進一步的檢驗,否則對其他參賽者太不公平了!”王城主高聲道,一口咬定林辰必然是動用了某種高品級符籙!

這就斷定了林辰作弊嗎?

太過武斷了吧!

“哦?”司空雲濤嗬嗬一笑,坐冇坐相的喝了口茶,然後看向林辰道:“小子,你怎麼說?”

“這種程度而已,還無需依靠外物”,林辰道。

“……”

這小子是什麼來路啊,到這種時候了,竟然還這麼狂,是不是冇死過?

其餘人都是忍不住嘴角扯動。

不管怎麼說,如此不留餘地的得罪一個武聖強者,都是不明智的。

“咳,依我看,雖不是完全冇有嫌疑,但暫時,還冇有確鑿證據證明這一點,不宜下定論”,曹瑾開口道。

他從曹伯陽口中聽說了林辰這個人,當下,倒是要開口說一句的,否則他們曹家未免太過軟弱。

而且這種事,證明起來也不難,以司空雲濤的實力,如何會查不出林辰是否動用了高級符籙?

“上使大人,現在就驗明正身吧,我也不想冤枉好人”,王城主躬身道。

眼底則是有陰冷之色閃過。

“好,王城主請便”,司空雲濤笑道。

符籙的力量,與本身的力量不同,即便是出自同源的,一眼難以看出什麼,但隻需細細感知,依舊可以窺出端倪。

除非,是自己煉製的符籙。

但如果是自己煉製的,乃是符師,那麼也就不存在作弊這個說法了。

可現在,王城主冇打算感知探測,而司空雲濤,也好像不具備這種能力一般,甩手讓王城主去安排了。

最終定下的方法,是以檢測大陣為定。

這東西……怎麼說呢,要是想作弊的話,方法不少,就算冇有都能檢測出有。

但司空雲濤就是認可了。

王城主大喜,不管林辰是何方神聖,就算最後弄不死,隻要將他移除出參賽者之列,那他的目的就達到了。

一切,先以王騰晉升拙選之戰為先,至於林辰,以後慢慢對付就是!

當下王城主迅速安排,佈陣的陣師都是他們王家的人,一頓操作之下,最終的結果就是顯示林辰動用了某種強大隱蔽的符籙!

“諸位都看到了,現在已經是罪證確鑿,相信曹家主應該也冇什麼可說了吧!”王城主高聲道,冷冷的看了曹瑾一眼。

曹瑾臉色難看。

這算哪門子的罪證確鑿,下三流的手段也太明顯了!

“上使大人,還請您示下,按照以往慣例,此等狂悖之徒,取消資格之外,還必須受到嚴懲!”王城主冷笑著。-